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君主之争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君主之争

    “炎魔之王的生命结晶?”

    陶洛斯狞笑着,眼看那火焰陨石冲击而来,竟然丝毫不慌,“你毕竟不是他,你又能动用几分他的力量?”

    “嗤嗤!”

    灿灿金光,从陶洛斯巨大魔身上闪耀而出,他手持的巨锤,也变得金光灿灿。

    “咻!”

    只是一霎,陶洛斯那数千米高的魔身,就从火焰陨石旁边穿梭而过。

    他并没有和炎魔之王的生命结晶硬抗。

    “去死吧!”

    陶洛斯一越过那块火焰陨石,就挥舞着金光灿灿的巨锤,轰向秦烈的头颅。

    万道锋利的金芒,金色光箭一般,从那巨锤内飞出。

    那金耀的巨锤陡然消失。

    秦烈抬头一看,发现那万道金芒,竟在强行篡改着炎日炼狱的深渊法则。

    附近浓郁的深渊魔气,在陶洛斯的血脉力量之下,都被转化为灿灿金芒。

    一霎那间,他有种失去对炎日炼狱掌控的感觉,生出被困在陶洛斯的领域,反而被他所制的不妙感。

    就连他灵魂与炎日炼狱的深切联系,在陶洛斯到来,释放出血脉力量后,也仿佛暂时中断。

    这一刻,他好像不再是炎日炼狱的缔造者。

    似乎,深渊的核心规则,在冥冥之中制造着平衡,防止他动用炎日炼狱的力量对付陶洛斯。

    “不能动用炎日炼狱的力量……”

    电光火闪间,秦烈明悟到其中奥妙。立即改变战斗方式。

    “血脉天赋金甲!”

    心神一变。他的恶魔心脏陡然涌现出澎湃的力量,那力量如滚滚光河流动在筋脉内。

    一块块金色鳞甲,瞬间覆盖他全身,让他也变得金耀夺目。

    同为金耀之力,来自于陶洛斯释放的金芒,利箭般射在秦烈的金甲上。

    “哧啦!”

    秦烈巨大的魔身,绽放出点点刺目异芒。

    “唔!”

    秦烈扭动着魔身。从陶洛斯的攻击范围挪移离开,来到那块火焰陨石处。

    “金耀之力!”

    陶洛斯一愣,他巨大的魔手,随意地一抓。

    “蓬!”

    那些飞溅激射的千万金芒,诡异地重聚在一起,又化为那金色巨锤。

    “你血脉太驳杂了,混着太多太多恶魔血统,你这样的家伙,绝对不可能主宰一层炼狱!”陶洛斯暗暗感受了一下。冷哼道。

    从秦烈的体内,他感知到种种不同体系的血脉波荡,而且那些血脉波动……还隐隐存在着冲突。

    即使是秦烈的恶魔之血,也混杂着太多太多恶魔的血脉天赋,这让陶洛斯很是不屑。

    在他来看,太过于驳杂的血脉。会影响主血脉的最终威力。反而不能将一种血脉的终极力量展现出来。

    “什么完美之血,在我来看,只是烈焰鸢弄出来的一个笑话罢了!”陶洛斯咧嘴狞笑。

    “嗤嗤!”

    他持有的金色巨锤,陡然一变,化为了金光耀耀的巨刃。

    “给我裂!”

    陶洛斯挥舞着金色巨刃,从天穹劈砍下来,似乎将炎日炼狱的空间壁障,都给切割成两半。

    “哧啦!”

    一道狭长的金色光束,从天而降,瞬间砍了下来。

    “咻!”

    秦烈不得不挪移离开。

    金色光束斩落后。似乎将本源深海都一分为二,让那本源深海都掀起了巨大波浪。

    这时候,秦烈才注意到,陶洛斯持有的金色巨锤,其实……只是一团炫目的金色光团。

    那金色光团,因为是圆形,所以看起来如圆锤一般。

    可实际感受了,秦烈才知道那金光熠熠的光团,蕴藏着最精纯的金之力量法则!

    那根本就是陶洛斯血脉精华衍变的利刃!

    “金之力量!”

    秦烈心神一动,旋即感知了虚浑之灵中金灵的存在,他看向虚空处一点。

    他视线所在处,一点金光,熠熠闪耀着,化为了九阶血脉的金灵。

    金灵贪婪地望着陶洛斯掌握的金色巨刃,咿咿呀呀地,向秦烈述说着它的渴望。

    “我也想帮你夺取这家伙的血脉精华。”秦烈苦笑。

    陶洛斯乃是十阶巅峰血脉的大恶魔,战力可能仅仅弱于奥斯顿等真正的恶魔君主,陶洛斯另外的金之力量,比他以前获取的金锐之力,足足高了一个级别。

    刚刚,他如果不是先动用同属性的金锐之力,以血脉形成了金甲,或许他已经被千穿百孔了。

    而陶洛斯,在第一次失败后,似乎看出了他金甲蕴藏的金锐之力的奥妙。

    陶洛斯第二次动手,以金色巨刃劈砍而来时,覆盖他身上的金色鳞甲,突然变得炙热难耐。

    他本能地生出一种那金甲都要被陶洛斯所用的不妙感。

    因此,他不得不停止激发金甲血脉,并立即躲避了陶洛斯那金色巨刃的劈砍。

    他已经将陶洛斯当成了最可怕的对手。

    “哧啦!”

    陶洛斯挥舞着巨刃,又一次劈砍下来,并嚣张地吆喝道:“你难道要一直躲避下去?”

    “你相信不相信,我可以用我的血脉力量,将你的炎日炼狱切成一块块?”

    “在我挑战你的时候,你无法动用炎日炼狱的力量,如果任由我在炎日炼狱为所欲为,即使你最后胜过我,炎日炼狱也将遭受重创!”

    “这应该不是你想要看到的结果吧?”

    陶洛斯再次动手时,从心灵上来攻击秦烈,让他不能一味地躲避。

    秦烈也注意到,随着陶洛斯的攻击,炎日炼狱的空间晶壁,似乎都出现了裂痕,大地也即将被分裂成大块。

    他立即明白陶洛斯不是危言耸听。

    如果只是一味地闪避,他或许可以不被陶洛斯的巨刃轰击到,可炎日炼狱……必将被陶洛斯给弄的乱七八糟。

    他乃炎日炼狱的缔造者,他自然不愿意看到炎日炼狱,在刚刚衍变为炼狱以后,就出现如此伤创。

    于是,在陶洛斯这一次巨刃劈砍过来时,炎魔之王的生命结晶,也又一次飞向了陶洛斯。

    “出来!”

    与此同时,烈焰家族那块血肉丰碑,突地呼啸而出,如一面巨盾般挡住了陶洛斯的金色巨刃。

    千万神光,从血肉丰碑上绽放,血肉丰碑在陶洛斯那金色利刃的一击下,毫发无伤。

    “神族神器!”陶洛斯惊叫。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