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绝境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绝境

    擎天城。

    急匆匆归来的华天穹和姬旦,在秦山到来以后,立即启动了护城大阵。

    深夜,无数绚烂的光束,从擎天城的天空闪耀而出,将整座城池照耀的灯火辉煌。

    然而,每一个经历过先前战斗的强者,脸上都是阴云密布。

    和阴影生命的战斗,如一场噩梦,缭绕在众人脑海,让众人喘不过气来。

    “呼!”

    古兽族的赤血猿王,通过擎天城的域界之门,突然钻了出来。

    “赤血,你们……那边怎样?”华天穹问道。

    “九尾狐王死了。”以人形模样到来的赤血猿王,眼中满是悲痛,“天青蛇王和暴雷蟒王,也受了重伤,需要时间来恢复。”

    天青蛇王和暴雷蟒王,身上溅射到烬灭之光后,果断撕裂了身上的肉块,这才侥幸活下来。

    而九尾狐王,被烬灭之光溅落到的地方,恰恰是脖颈和头部。

    她最终化为了虚无灰烬。

    “咻!”

    擎天城的那些域界之门,不断闪烁着异芒,后续有更多异族强者到来。

    烈焰鸢对灵域空间的封禁,仅限于灵域和外界的星域互通,譬如和神域,天木界,[白骨界。

    但是,灵域内部的那些小域的来往,则不受变动的空间规则的影响。

    所以,那些分散逃离的各族强者,回到他们的域界后,又急匆匆来到擎天城。

    他们要知道最新的情况。

    “我们海族,有两个新海王牺牲了。”碧娜悲痛道。

    “我们也有一个十阶血脉的族人死亡。”一个巨人族战士道。

    “木族。也死了一个。”

    “黑狱族。牺牲了两个。”

    “灰翼族。也有一人被烬灭之光化为灰烬。”

    “……”

    各大太古强族的族人,到了擎天城以后,都各自说明伤亡。

    他们的眼中,充斥着悲痛和恐惧,站在擎天城都似乎感觉到了不安。

    “六道盟有两个域始境死亡。”

    “敖家一个。”

    “星辰殿一个。”

    “轮回教两个。”

    “……”

    也在此刻,灵域各大黄金级势力的强者,也都纷纷告知众人情况。

    “刚刚一战,灵域众强的力量。至少被消减了四分之一。”

    姬家的老祖姬旦,听完那些强者的述说,深深叹了一口气,不迭摇头。

    “怎么办?”

    “现在该怎么办?”

    “根本不是那些异域者的对手啊。”

    “烬灭之光太可怕了,无法抗衡啊。”

    各族的族人,眼巴巴地看向秦山和华天穹等人,都流露出恐惧不安。

    “秦老爷子,神族的那三位族长,如今人在何处?”赤血问道。

    秦山摇头,“暂时不知。”

    “秦烈呢?”赤血再问。

    秦山脸色凝重。又一次摇头,“也还没有回来。”

    “阴影生命入侵的消息。大家……有没有散播出去?”姬旦突然道。

    他看向各族的强者,发现那些各族的强者,都默然点头。

    “瞒是瞒不住的。”赤血猿王表情苦涩无奈,“但是,惨败的消息……我们古兽族还暂时隐瞒着。”

    “我们也是。”

    “我们也是瞒着。”

    各族强者,都纷纷应和,他们被阴影生命痛击,不得不迅速逃离的事实,都被他们隐瞒了下来。

    此事实在太丢人了。

    “大家都仔细想一想,用什么办法可以抵御烬灭之光,那些阴影生命虽然可怕,但也是可以杀死的。”秦山沉吟了一下,才说道:“只要能克制烬灭之光,我们和阴影生命的战斗,就不会呈现一面倒的败局。”

    话到这儿,他神情凝重地看向昏暗的夜空,说道:“擎天城……也未必就能抵御着烬灭之光。”

    “擎天城都不行,那浩瀚灵域,岂非再无一个安全之地?”姬旦惊道。

    “找不到抵御烬灭之光的办法,灵域……都可能不复存在,众生都会被阴影生命灭绝。”秦山严肃道。

    此言一出,不论是人族各方势力的域始境强者,还是那些太古强族的族人,都突然沉默了。

    他们知道秦山所言非虚。

    真要是抵挡不住阴影生命,灵域,还有灵域的众生,都会被阴影生命化为虚无。

    阴影生命不是神族,他们不需要俘虏,他们要的……乃是众生的灵魂。

    “呼!”

    擎天城的其中一个域界之门内,秦烈的暗魂兽分身,以人族形态飞出。

    他面色阴沉如水,来到众人面前后,一言不发。

    “小烈,神族那三位?”秦山轻声问。

    “他们以血肉丰碑,助我们挡住了阴影生命后续的追击,血肉丰碑可以无视烬灭之光的腐蚀。”秦烈看向惊慌失措的众人,道:“你们都是灵域最巅峰的强者,就没有一点对付烬灭之光的办法吗?”

    被他看到的那些人族和异族的强者,都黯然垂头。

    “爷爷,冰帝前辈,炎帝前辈,你们见多识广,连你们……也都没办法?”秦烈又道。

    秦山和过来后始终沉默不语的冰帝、炎帝,都轻轻摇头。

    “抵御不住烬灭之光,我们就没办法和阴影生命正面开战,我们只能永远溃败下去。”秦烈道。

    经历了刚刚的一战,让他知道了阴影生命的两大杀手锏,一是阴影暗界,另一个就是烬灭之光。

    传言,烬灭之光乃是烬灭之海内的异芒,而烬灭之海……乃是阴影暗界内的奇地。

    迄今为止,他们在灵域这边,还没有见到阴影暗界。

    只是阴影暗界内的烬灭之光,就让灵域众生崩溃了,没有一丝一毫的办法。

    他实在不知道后续的战斗如何进行下去。

    烈焰鸢的空间异力,封闭了灵域众多的空间裂缝,让擎天城和神域连通的域界之门爆碎,这导致暗昊等人都被困于此地。

    而此时,烈焰鸢又在神域兴风作浪,卡斯托尔的六具分身,还逐个于炼狱苏醒。

    能够无视烬灭之光的他父亲,漂泊在无尽的空间乱流,也不知何时能找到回归的星路。

    他的本体,则是在蜕变的关键时刻,一旦提前苏醒,他以前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

    如今星海的祸乱,又似乎无穷无尽,灵域的众生,恐怕只能自求多福了。

    “呼呼!”

    暗昊,烈焰昭和寒澈,忽地从域界之门飞出。

    神族三大家族的族长,身上都是衣衫褴褛,胸腔血迹斑斑,眼神也不再摄人夺目。

    他们显然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

    “多谢三位的相助!”秦山鞠身感激。

    没有暗昊三人断后,没有两块血肉丰碑对烬灭之光的阻碍,阴影生命可以尽情追杀过来。

    如果那样,他相信灵域众生的死亡数字,还会扩大。

    而那些惨死者,都是人族和各方太古强者的巅峰战力,每死一个,对灵域都是重创。

    “不用客气。”暗昊嘴角有血迹逸出,他只是看向秦烈,说道:“请不要辜负我们的期望。”

    秦烈一震。

    暗昊眼神一黯,道:“实话实话,烈焰鸢那家伙……极有可能在不久后踏入终极之境,到了那时,我族再无人可以与他抗衡。”

    “也唯有你,当完美之血展现出真正威力,蜕变为恶魔君主以后,才有希望超越我们,和他一样踏入终极之境。”

    “我族的未来,要么赌在你身上,要么……就赌在他的身上了。”

    “我们更希望执掌我族未来的,是你,而不是他。”

    秦烈沉声道:“为什么不选择他,如果你们现在就选他,承认他神王的身份,不就没那么多事情了?”

    “因为他是个疯子,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自己,从不为整个族群考虑。”烈焰昭冷哼,“你根本不知道,为了造就完美之血,他牺牲了多少族人的性命!我当初反叛他,将他的事情告知族老,就是因为不想看到烈焰家族的年青一代,仅仅因为他的一个计划,全部被他给牺牲掉!”

    “我告诉你,如果有一个选择,让他踏入终极之境,代价是杀光我们所有的族人。”

    “他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