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回归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回归

    暴乱之地,炎日岛。

    时隔多年以后,炎日岛已经成为暴乱之地,最为瞩目的一个奇地。

    暴乱之地各方白银级势力,经过泊罗界的巨变,又在寒寂深渊征战过后,全部都发生了蜕变。

    寂灭宗,天剑山,天器宗,万兽山,黑巫教等势力,都从白银级,进阶到了次一级的黄金级。

    因为,在这些势力之中,已经开始大量出现虚空境的强者。

    虚空境,乃是黄金级势力的标志。

    咒之始祖对暴乱之地的诅咒,在秦烈的插手下,早已消失。

    越来越多的不灭境武者,在冲击虚空境的时候,成功的突破。

    如今,在各大势力当中,都有数名虚空境的武者坐镇。

    而且以前战乱不休的暴乱之地,因秦烈和炎日岛的存在,变得极其团结有秩序。

    “秦烈回炎日岛了。”

    “他终于回来了。”

    “一眨眼,又是很多年了,还以为他在域外出了事呢。”

    炎日岛上,一座大型空间传送阵,不断地闪烁着异芒。

    许多暴乱之地的强者,一从那些传送阵出来,都熟络的交谈着。

    寂灭宗的南正天,雷阎,楚离,还有天剑山的燕白衣、洛尘,天器宗的冯毅和罗翰、罗可馨,幻魔宗的雨凌薇,血煞宗的沫灵夜,雪蓦炎等等,全部闻讯而来。

    这些人,以前都是暴乱之地的一方霸主。相互间并不和睦。

    秦烈的到来。还有三大鬼族的入侵,令这些势力最终联合对外。

    后来,秦烈前往泊罗界,也将他们一并带入。

    再往后,他们又跟随着秦烈去了寒寂深渊,又开始和深渊恶魔战斗。

    不知不觉间,他们已将秦烈视为了主心骨。也都知道他们的命运,都因秦烈而改变。

    他们如今虽然在暴乱之地,可他们因为有着泊罗界,方便于出没于寒寂深渊,让他们获得的资源,其实不比中央世界的势力少。

    而且,在灵域其它的疆域,很多势力的武者,也都悄悄往暴乱之地迁移。

    暴乱之地。已经成为除中央世界以为,最吸引强者磨砺和苦修的奇地。

    “很多老朋友都来了。”

    炎日岛上,那座最为宏伟的宫殿内,秦烈微笑着说道。

    殿内,宋婷玉和唐思琪两女,一左一右伴随在他身旁。

    从擎天城回来后。他们就在此地静静地呆着。听秦烈讲述在深渊炼狱惊心动魄的战斗。

    因为知道眼前的秦烈,并非本体,而是以暗魂兽分身变化而成,所以她们并没有和秦烈有肌肤之亲。

    两女始终认为,只有秦烈的本体,才是真正的秦烈。

    秦烈自觉亏欠她们太多太多,这趟回归以后,没有去插手神族和擎天城结盟的细节,而是陪同她们回到了炎日岛。

    他本想是将所有的时间,都用来陪同两女的。却不知道谁走漏了消息。

    结果,所有暴乱之地有头有脸的人物,都闻讯而来,已经占满了炎日岛。

    他在宫殿上,一眼看去,都是曾经熟悉的旧友,其中很多人以前和他还是敌人,后来随着局势的变幻,渐渐成为了他身旁的战友。

    譬如万兽山的祁阳,天器宗的冯毅、罗翰等人。

    “暴乱之地自从解除咒之始祖的密咒后,以前那些不灭境的,都在冲击虚空境的时候,变得很顺利。”宋婷玉淡然一笑,又说道:“我们和幽冥界,和泊罗界,和寒寂深渊,如今和巨人族,修罗族,还有龙界那边,都有着密切的往来。各种琳琅满目的灵材,通过我们的渠道,被输送到暴乱之地。铸造魂坛需要的材料,几乎都可以在我们暴乱之地找到。”

    停顿了一下,她神色有些傲然,又道:“即使是中央世界,在很多灵材上,都未必有我们全。”

    “都是婷姐的功劳。”唐思琪甜笑道。

    “辛苦你了。”秦烈轻声道。

    “没,没有。”宋婷玉鼻子一酸,低声说道:“以前在赤澜大陆时,我天赋还算是出众,可是到了暴乱之地,我就知道我的修炼天赋其实一般。我又不能像思琪一样,在炼器方面帮到你,只能在别的方面努力了……”

    这些年来,她其实一直感到自卑。

    虽然有着源源不断的资源倾斜,可她修炼的进境始终缓慢,她又不懂得炼器,觉得自己很没用,帮不到秦烈太多。

    到了后面,她每一次再见秦烈,都知道秦烈一直突飞猛进,在整个灵域的影响力变得越来越大。

    她的压力,也与日俱增,认为自己和秦烈的差距变得太大太大。

    她只能在她擅长的方面极尽努力。

    于是,她便一手造就了炎日岛的繁华鼎盛,让暴乱之地都渐渐成为了灵域的焦点,吸引着众多强大的武者来暴乱之地磨砺修炼。

    在她的努力下,暴乱之地在某些方面,比中央世界都似乎更加适合武者修炼。

    也是因为这样,秦山几次暗示她们可以回擎天城,她都拒绝了。

    她要将炎日岛,打造成另外一个擎天城,要让暴乱之地,有朝一日超过中央世界,成为灵域的中心。

    “岛主,大家都来了,你是不是也该从温柔乡出来了?”这时候,冯蓉笑吟吟地走了过来。

    “见见那些老朋友吧。”唐思琪说道。

    “血煞宗的沫灵夜想要问问你,血厉那老家伙,被你弄到哪儿去了?”冯蓉道。

    秦烈一拍头,道:“忘了这一茬了。”

    血厉,苗风天和将岸,都在他本体熔炼炎日炼狱时,被直接牵引了过去。

    直到现在,对很多人而言,血厉等人的突然消失,都是一个谜团。

    “走吧。”

    他和宋婷玉,唐思琪,一同从那宫殿内飞出,悠然落向炎日岛那宽阔无边的广场。

    广场上,已聚集了众多暴乱之地的大人物,一看到现身,众人都展露出笑容。

    “秦岛主,你可终于回来了。”

    “别来无恙啊!”

    “好久不见了。”

    “呼!”

    秦烈落在众人之间,淡然一笑,道:“的确很久不见了,我这趟回来,意味着灵域再次掀开新的篇章,我们……可以正式踏进域外星河深处了。”

    众人哗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