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 再见索姆尔

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 再见索姆尔

    “原来是你。”

    听着特鲁西的这番话,秦烈完全明白了过来,知道为什么刚刚会对特鲁西感到熟悉了。

    因为那是索姆尔。

    本源始界时,索姆尔和灵族的奥克坦联合,一边挑拨恶魔和神族的关系,一边让奥克坦追杀深蓝。

    很长一段时间内,索姆尔都牢牢掌控着局面,将所有进入的天才玩弄于股掌之间。

    后来,他隐隐听说索姆尔进入本源始界的,仅仅只是其中一个分魂。

    那时,他就知道有一天他会重新见到索姆尔,只是他没有料到会是以这么一种方式。

    “秦烈,你夺取了本该属于我的一切!”

    索姆尔碧幽的眼瞳,冒着怨毒的光芒,“如果不是你,我在本源始界已经得到我想要的一切。不是你,深蓝早已死去,奥克坦和赛多利斯家族将会成为灵族的新兴势力。”

    “而我,也将成为八层炼狱,一位新的恶魔君主!”

    他的每一句话,都充满了强烈的恨意。

    “另一个魂族族人……”

    先前还犹豫不决的巴狄,看到一簇簇来自于索姆尔的魂印,竟然令秦烈施加的烙印,给逐渐消融以后,终于明白了。

    他终于相信了莫罗的承诺。

    “咻!”

    本来站在秦烈身后的他,血脉力量一动,倏地飞向一旁。

    “抱歉了,既然能恢复自由之身,谁又会想成为魂奴呢?”巴狄感受着秦烈的灵魂影响,越来越微弱。他狰狞怪笑,“主人,你不会怪我吧?”

    “巴狄,只要我们能在骨族完成首领的命令,我们就可以返回三眼族!”莫罗道。

    他在讲话的时候。另外通过三眼族的血脉秘术,将他到来的意图向巴狄透露。

    他看出来了,在索姆尔的帮助下,巴狄利用自身对魂印的抵御力,渐渐消弱了秦烈的影响。

    巴狄的解脱,让他愈发自信。

    他还注意到。随着巴狄的脱身,坤罗、辛达和提亚,在战斗时也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坤罗和辛达是地魔族的族人,提亚乃羽族族人,他们并不是骨族。

    只有骨族的古塔斯。如今是真真没有二心,在全力出手帮秦烈去战斗。

    坤罗、辛达和提亚,眼看巴狄解脱了秦烈的灵魂控制,也时不时地瞄向了索姆尔。

    似乎,只要索姆尔表露出,他有能力助他们也解脱的意思,他们也会跟随巴狄反叛。

    他们成为魂奴,跟随秦烈的时间很短暂。秦烈的魂印,对他们造成的影响力,也没有达到那种根深蒂固的程度。

    他们自然有异心。

    如修罗族柯蒂斯那样的魂奴。跟随秦烈的暗魂兽分身已经有数千年时间,魂印慢慢形成的影响,已改变了柯蒂斯他们的自主意识。

    这使得不论柯蒂斯遭受怎样的诱惑,都会对秦烈忠心耿耿,几乎不可能背叛。

    魂族奇特的灵魂烙印,会随着时间的推衍。慢慢加深影响力。

    到了后来,那些魂奴就会永远效忠于主人。连背叛的念头都不会有。

    可惜,巴狄这些家伙成为魂奴的时间太短暂了。植入他们灵魂的魂印,还没有能够渗透到他们的思想。

    所以,一看到有机会解脱,他们立即就生出了异心。

    “主人!那三个家伙也有了别的想法!”

    骨族的古塔斯,敏锐注意到坤罗、辛达和提亚的神情变化,猜测出了他们的想法。

    他急忙大声提醒。

    这时候,秦烈也感到局势变得棘手了,巴狄、坤罗、辛达和提亚,都是十阶血脉的强者。

    他们如果忠心耿耿,此战……他还有把握。

    如果四人全部背叛,那就只有古塔斯一人忠心,他们将要面对的威胁,瞬间就强大了数倍。

    “必须杀鸡儆猴!”

    本欲对索姆尔和莫罗动手的他,马上改变了主意,将目标对向了巴狄。

    他感觉到,他和巴狄之间,还存在着微弱的联系。

    索姆尔的灵魂秘术,还没有能够完完全全地消除他植入巴狄灵魂的印记,这使得他还有一丝希望杀死巴狄。

    血魂兽庞大的躯体,突然转过来,冷冷看向了巴狄。

    巴狄在他的注视下,一开始还稍稍有些胆怯,不过巴狄迅速镇定了下来,还笑着说道:“主人,这种脱离掌控的感觉……是不是让你感到无力?”

    “你还没有完全脱离。”秦烈漠然道。

    血魂兽碧幽的眼瞳中,骤然浮现出一丝死意,凭借着分魂和主魂之间的联系,他尝试着动用一点卡斯托尔的死魂力量。

    因为,那些死亡的骨族族人,死魂的力量散落在附近。

    他感觉到了,就在这个时候,他那在炎日炼狱的本体,在领悟来自于卡斯托尔的死魂力量奥义。

    分魂和主魂互通,主魂对死魂力量奥义的领悟,他分魂也能感悟其奥妙。

    他通过主魂的领悟,试着以分魂十阶的灵魂力,去聚集死去的骨族族人的残碎死魂。

    许多肉眼不可见的魂影,随着他分魂的呼喊聚集,突地间飞向了血魂兽。

    此时,血魂兽和巴狄之间,还存在着微弱的灵魂联系。

    在他和巴狄之间,那条无形的连接线,并没有被扯断。

    “去!”

    他心中念头一动,那些看不见的死魂幽影,通过他和巴狄的连接线,瞬间没入了巴狄的脑海。

    “嗤嗤!”

    巴狄的第三眼,如被绿焰点燃,冒出了汹涌火焰。

    从那些火焰之中,传来了死魂的气息……

    “不!不要!”

    刚刚还狞笑的巴狄,突然就发现他的灵魂,被秦烈那快要消失的魂印个点燃。

    索姆尔也猛地发现,他赋予巴狄的灵魂烙印,竟然被隔绝在巴狄的灵魂之外。

    被一种罕见的死魂气息……

    “呼呼!”

    巴狄的另外两只眼睛,也冒出了绿幽幽的鬼火,他的灵魂如没油的油灯,渐渐熄灭。

    “你真以为你可以保护他?”秦烈讥讽地看着索姆尔。

    “索姆尔!你答应我的!”莫罗怒喝。

    坤罗和辛达,还有羽族的提亚,一看反叛的巴狄,竟然在索姆尔的庇护之下惨死。

    本心不在焉的他们,犹如被泼了一盆冰水,瞬间变得精神抖擞。

    ——他们都不想成为下一个巴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