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时空静止!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时空静止!

    所有的灵族族人,都坚信只要给天启拿到命运权杖,他们的劣势局面必将逆转!

    他们对命运权杖的威力无比的自信!

    “呼!”

    从水潭飞出的命运权杖,释放着万丈虹光,陡然落向天启手中。

    这一刻,天地间嘈杂的声音,突然消失。

    天启慢慢从深蓝旁转过身,攥着命运权杖,看着从八方飞来的恶魔,还有炎帝和冰帝等人。

    天启嘴角流露出嘲讽的笑意。

    “大贤者,可……可以了吗?”

    深蓝嘴唇苍白,似耗尽了血脉能量,声音显得很虚弱。

    天启怜惜地看向她,柔声道:“可以了,你好好休息。”

    深蓝旋即缓缓闭上眼。

    “命运权杖,我先借用一段时间。等你的血脉突破到十阶,我会亲自将命运权杖交给你,看着你成为灵族的族长。”天启关切地说道。

    深蓝闭着眼微微一笑,却没有答话。

    “你才是灵族的未来,我……只是为你暂时护航一段时间。”天启以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旋即,天启紧紧攥住了命运权杖,深深吸了一口气。

    一股恐怖的气息,以他为中心,骤然弥漫八方天穹。

    时间,空间,在一霎那停止!

    所有冲向灵族的大恶魔,都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诡异的定格在空中。

    炎帝,冰帝,姬旦和华天穹驾驭的九层魂坛,保持着倾斜飞旋的姿态。也停滞不动。

    每一个灵族的族人,也同样都受到影响,也全部定住。

    就连九幽君主奥斯顿,那庞大的魔躯,也缓慢的。一点点僵硬,最终完全停了下来。

    幽冥城城内,冥枭,秦山,凌语诗,角魔族、鬼目族、暗影族的族人。也都定格不动。

    在顷刻间,方圆千万里的天和地,都永远保持着固定的姿态。

    秦烈的那具暗魂兽分身,也在此刻,受到那种诡异磁场的影响。也动弹不得。

    然而,另有一股异力,似无视九幽空间的阻碍,从他本体灌泄而来。

    他那十阶的分魂,生出强大的抵抗力,不断地抗衡着来自于天启和命运权杖的影响。

    他生出一种,深陷于泥沼之中,在痛苦挣扎的可怕感。

    可至少。他还有感觉,还在努力的抗衡着。

    他注意到,整个天地。所有的生灵在这一刻,不但躯体不动,连心脏的跳动声都停止了。

    甚至,强大如炎帝、冰帝的灵魂,都没有产生灵魂波动……

    这意味着冰帝、炎帝的灵魂都被定格!

    他心神骇然,被这诡异的场景震撼到。随后感应到灵魂的抵抗力,逐渐的增强。

    他的暗魂兽分身。依然动弹不得,但他十阶的魂族灵魂。那一株灵魂树,却从魂兽眼中漂浮而出。

    他静静地观察着天地,看着所有定格的生灵,看向天启的方向,心中渐渐被一种恐惧感侵蚀。

    他万万没有想到,在天启握着命运权杖以后,竟然获得如此强大的力量增幅。

    天启拥有命运、时间、空间三种血脉属性,精通着三种力量奥义,可命运权杖……明明只是和命运有关。

    天启拿到命运权杖的霎那,时间和空间全部定住,难道命运权杖对时间和空间都有恐怖的影响力?

    他感到难以置信。

    然后,就在下一刻,他发现他以魂族的“感魂术”,又看到了不同的风光。

    他注意到,所有被定住的生灵,灵魂之中都有奇异的光线永无休止地变幻着。

    他能透过血肉看到最近冥枭的灵魂,他看到冥枭的灵魂之中,只有丝丝光线扭动着,似永远都在变化。

    那算是冥枭躯体,和灵魂之中,唯一还在活动变幻之物。

    那些深藏于灵魂之中的丝丝光线,似乎和一个生灵的命运相关,关乎着生灵不可改的过去,和不可知的未来。

    不可变的过去,永远不可知的未来,与时间、空间有着密切的关系,也是命运的核心。

    突然间,秦烈意识到命运秘术,和奇妙的时间、空间,都有着深刻联系。

    他也忽地明白,那些永远都在扭曲变幻的光线,就是灵魂中的命运之线!

    掌御命运权杖的天启,透过命运权杖的力量,和自身的血脉,已完全掌控了这一方天地!

    连身为九幽君主的奥斯顿,面对着天启的命运、时间、空间三种神奇的力量秘术,都失去了对自身的控制!

    “咻!”

    突然,有亿万碎小的冰蓝色幽光,从那命运权杖内溅射开来。

    那些幽光,雨点一般洒落到每一个生灵身上,并瞬间融入生灵血肉。

    秦烈注意到,每一个被幽光碰触的生灵,灵魂之中的命运之线,运行的轨迹,似乎都稍稍为之一变。

    天启,借用命运权杖的力量,似强行改变了不可知的命运!

    “呼!”

    一个巨大的血肉团,倏地从远方飘飞而来,又在幽冥城空中停住。

    “卡斯托尔!”

    秦烈十阶的魂族灵魂,敏锐注意到那血肉团,心神又是一惊。

    这时候,出现于他视线中的所有生灵,不论是强大如奥斯顿的恶魔,还是道森,亦或者炎帝,冰帝,他父亲秦浩,都处于静止不动的状态。

    所有生命都受到天启和命运权杖的影响和掌控。

    而已经爆灭过一回的卡斯托尔,却在这个时候,突然间飞了回来。

    “天启,你比命运权杖的上一任持有者还要强大。那家伙,如果有你这样强,他当年也不会被奥斯汀临死前给毁去。”

    从那血肉团内,传来了卡斯托尔的声音,血肉团慢慢变幻着,重新凝成了卡斯托尔的形态。

    “不愧是曾经跨越十阶血脉门槛的深渊之主,我已竭尽全力了,都无法短暂影响你的命运轨迹。”

    天启握着命运权杖,抬头看着卡斯托尔,也生出一丝敬意。

    “我毕竟踏入过终极之境,看过最奇妙的风景。”卡斯托尔森然怪笑着,视线突然落向幽冥城,道:“他呢?除了你我之外,他为何也不受你命运之力的束缚影响?”

    “我也正感到奇怪。”天启也说道。

    他也飞向天空,和卡斯托尔处于同一高度,也好奇地看向秦烈所化的那株灵魂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