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祸乱源头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祸乱源头

    “奥斯顿……”秦烈轻轻皱眉。

    有黄泉君主格罗姆的先例在,使得他对八层炼狱的恶魔君主,并没有太多的好感。

    格罗姆为了尽早领悟死魂力量奥义,不惜残害自己的血脉后裔,当得知神族来犯后,更是安排麾下把他的那些后裔逐个击杀。

    就连罗顿,也在最后的时候,因为相信他,被他给当成了进补的对象。

    这样自私自利,一切都是为了强大自己的恶魔君主,令秦烈极其反感。

    他担心奥斯顿也是这样的一位恶魔君主。

    奥斯顿真要是这样的恶魔,他不认为奥斯顿会乐意帮助凌语诗,真心助幽冥城那些角魔族、暗影族的恶魔。

    更何况,如今在幽冥城的,还有从灵域而来的众多人族强者。

    奥斯顿会接受那些域外来客?

    “以你我的力量,想要破开天启缔结的空间壁障,根本就不现实。”凌语诗看出了他的担忧,说道:“你不用担心,他……还算是不错的,而且他主要的敌人是灵族。”

    “希望如此。”秦烈无奈道。

    刚刚他已经尝试过,即便是他这个暗魂兽的分身,拥有着十阶的魂族魂脉,可还是很难冲破那空间壁障。

    除非……他舍弃魂兽之身,以纯粹灵魂的形态,穿过那结界。

    纯灵魂形态的他,就算越过了结界,也不能发挥出全部的实力,很难在幽冥城的战斗中发挥出作用。

    这时候,他突然后悔了。后悔不该将道森那些大恶魔,给带到离幽冥城太远的僻静区域。

    要是道森那些大恶魔在,他或许可以说服道森,让那些从其它层面而来的大恶魔,把幽冥城的灵族视为敌人。

    可惜……

    “给我一点时间。”凌语诗轻声道。

    一团团紫色魂云。围绕着她,如莲台,又像是奇特的魂坛。

    秦烈注意到,从她的眼瞳之中,不断地释放出神秘的印记。

    那些印记随着她的呼吸,似乎在通过她的血脉。传递着消息。

    不久后,一股令人感到无比压抑的气息,由他头顶的天穹缓缓地滋生。

    他霍然抬头。

    一个模糊的魔影,似由散魂一点点聚集着,逐渐的成形。

    “呼!”

    那魔影忽地下坠。变得只有常人一般大小,就在凌语诗身旁停住。

    原本模糊的魔影,下落时,迅速变得清晰。

    在他仔细去看时,那魔影变成了一个看起来虚幻的高阶恶魔。

    这个高阶恶魔身高在两米左右,深紫色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上,相貌英俊,眼瞳中似蕴藏着无尽魔力。

    他立即明白眼前的魔影。乃是九幽君主奥斯顿凝聚的一个幽魂,奥斯顿的主身此时并未到来。

    “父亲。”

    一看到魔影凝聚成形,凌语诗立即恭敬行礼。而且神态显得很真诚。

    秦烈相信她是发自真心,这意味着她在九幽的短短时间,已真正把奥斯顿视为了亲人长辈。

    “他是?”

    以幽魂形态到来的奥斯顿,好奇地打量着秦烈,一束束暗紫色光线,似忽地缠绕在秦烈身上。

    这一刻。秦烈突然生出,自己变成透明的可怕感。

    “十阶的魂脉。不过……却仅仅只是分魂而已。”奥斯顿深邃的魔眼中,闪烁着惊异的光芒。“你是谁?单单分魂就有这样的等阶,你的主魂必然更加可怕!”

    奥斯顿警惕起来。

    “父亲,他,他叫……秦烈,我和你说过的。”凌语诗忙道。

    “秦烈?”奥斯顿微微变色,“就是夺取了本源始界,将其衍变为炎日深渊的那家伙?”

    “就是他。”凌语诗微笑。

    奥斯顿愈发惊异,“那家伙不是神族‘完美之血’的成功实验品吗?既然拥有了神族的完美之血,还融入了恶魔的血统,为何还会有魂族的十阶分魂?他身上……究竟还有多大的秘密?”

    身为一层炼狱的恶魔君主,奥斯顿对于发生在星河内,最为震撼的那些消息,自然都有所耳闻。

    而拥有“完美之血”的秦烈,因为同样得到了恶魔血统,且已经成为炎日深渊的缔造者,他更加是用心关注着。

    他还知道,秦烈和他承认为后裔的凌语诗,还有着微妙的情愫……

    这使得他还刻意打听了秦烈的来历,对于秦烈,还有炎日深渊,他其实了解的挺多。

    只是,他仍然不知道,秦烈居然还另有魂族的分身。

    “奥斯顿大人,你可知就在不久前,已经有别的层面的大恶魔踏入九幽。”秦烈问道。

    “知道。”奥斯顿点头,“我正想要联系他们,问问是怎么一回事,因为他们不是从深渊通道而来。”

    “是我送他们进来的。”秦烈道。

    “你?”奥斯顿一惊。

    “确切地说……是我的本体,借助于时空妖灵一族的星空镜,将他们送入了九幽,我是希望他们能帮助九幽的恶魔,来对付来犯的灵族族人。”秦烈苦涩一笑,有些尴尬地继续说道:“不过,九幽炼狱的深渊通道,解封后,又被重新关闭,也是因为我。天启让赛多利斯家族的族人,强行霸占了幽冥城,又拿幽冥城我的那些故人和挚友来威胁我,我只能乖乖就范……”

    “卡斯托尔的分身,因星空镜重铸,分别从黄泉和九幽的冥河苏醒。”

    “黄泉炼狱那边,格罗姆已死,黄泉炼狱也处于崩灭状态……”

    “我相信卡斯托尔的另一具分身,如今就在九幽,正在通过捕食强大的恶魔,来恢复力量。”

    “当他这一具分身,积累到差不多的力量以后,他势必会找上你。”

    “……”

    秦烈将他所知的,发生在九幽、黄泉的一连串事情,毫无保留地阐述清楚。

    也不知为何,他本能地感觉到奥斯顿和格罗姆不同,而且他也知道奥斯顿会将卡斯托尔的另一具分身,视为自己的心腹大患。

    同样的,奥斯顿把灵族也视为了敌人。

    这意味着短时间内,他和奥斯顿有着两个共同的敌人,他觉得双方可以携手合作。

    “什么?!”凌语诗大惊失色,“你得到了卡斯托尔的死魂奥义?你的炎日深渊,如今在取代黄泉炼狱?你,你……即将成为新的恶魔君主?”

    她被秦烈的一番话,给震惊的失了神,万万没有料到在这段时间内,发生在深渊的惊天之变,背后都有着秦烈的影子。

    甚至可以说,就是因为秦烈进入了黄泉炼狱,才引发了一连串的变故。

    秦烈可以说是一切祸乱的起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