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暴露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暴露

    从深蓝的口中,秦烈一得知天启的意图,心神瞬间一乱。

    为了能分辨出深蓝、凌语诗灵魂讯念的含义,他离暗血峡谷已太过于接近,他的心神大乱,令他潜隐的灵魂波动,忽地变得明显。

    “是谁?!”

    凌语诗身旁,一个身形匀称,衣着极为讲究的高阶恶魔,霍然抬头。

    他直勾勾盯着空中,深紫色的魔瞳中,电光乍现。

    “谁在上面?”

    更多的恶魔和灵族的战士,也先后察觉到异常,纷纷抬头看天。

    秦烈暗叫不妙,旋即再次隐匿气息,并径直向幽冥城飞去。

    “嘭!”

    他突然感觉到,他狠狠地撞击到一个无形的空间结界,潜隐的身影,被反弹后蓦地显形。

    凌语诗和深蓝,也都凝神看着天空,在他显形以后,她们都明显一愣。

    “结界!空间结界!”

    秦烈在空中定住以后,才注意到在他和幽冥城之间的空中,存在着结界。

    心思一动,他就明白幽冥城附近的天空,已经被天启大贤者,亦或者灵族那些擅长空间力量的血脉战士封禁。

    他也旋即明白,为何凌语诗带领着那些恶魔,没有选择破空飞行,而是从下方的暗血峡谷赶向幽冥城。

    原来,天空……是被封住了。

    “这气息……”最先感觉到秦烈存在的那个高阶恶魔,冷冷盯着秦烈。脸色一变。道:“魂兽的气息!是一个魂族的族人!”

    “魂族!魂族怎么在此?”又有一个恶魔叫道。

    “难道灵族和魂族一同涌入了九幽?”更多恶魔惊慌起来。

    “不!我们没有和魂族一起进入!”有灵族的战士喝道。

    “没有?”那个高阶恶魔愣了愣,突然道:“先抓住这家伙!”

    灵族的那些战士,对于突然冒出的魂族族人,也都流露出恶意,“逮住他!看看他想干什么,问清楚他是怎么过来的?”

    忽然间,因秦烈的不谨慎。他成为了众矢之的。

    不论是恶魔,还是那些灵族的战士,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把他当成了心腹大患。

    “等一下!”

    “等等!”

    凌语诗和深蓝,一前一后高呼,阻止了那些恶魔和灵族血脉战士的行动。

    “妹妹,怎么一回事?”最早察觉到秦烈的高阶恶魔,一脸疑惑地问道。

    这个高阶恶魔名叫亚伦,乃是九幽君主奥斯顿的第二个儿子。拥有九阶的恶魔血脉,已经是一名强大的深渊领主。

    九幽君主奥斯顿和黄泉君主格罗姆不同,他一共只有七个儿子,三个女儿,在他承认了凌语诗为血脉后裔以后,凌语诗才算是他第四个女儿。

    格罗姆的子女。从出生起。就在相互厮杀,以期望能成为如戴利、罗顿、阿芙拉一样被他认可的继承者。

    这是因为格罗姆从始至终,也没有将他的那些子女,真的当一回事。

    他甚至没有将自己最核心的力量天赋,给烙印在子女的血脉之中,反而将他得自卡斯托尔的部分死魂力量,给分散到子女体内。

    九幽君主奥斯顿则不同。

    他极其在意自己的后裔,而且真的是用心培养,并且严禁子女间私斗。

    在他的教导下,他的七子三女。相互间的关系非常的和睦,手足之情的概念很深很深。

    当他承认了凌语诗的血脉身份,将凌语诗带入九幽以后,一开始凌语诗并不被他的七子三女认可,觉得凌语诗血脉不纯。

    然而,随着最近的一场场战斗,还有凌语诗来到九幽的表现,她逐渐得到了一些人的认可。

    奥斯顿的第二子亚伦,就是最先对凌语诗表露出善意,开始视她为妹的恶魔。

    “我认识他。”凌语诗犹豫了一下,道:“交给我,我和他谈谈。”

    亚伦讶然,“你怎么认识魂族族人?”

    “一时半会说不清。”凌语诗急切道。

    亚伦深深看向她,点了点头,说道:“大家先安静一下。”

    跟随凌语诗而来的那些恶魔,都是九幽炼狱本土的,他们真正听命的都是亚伦。

    听到亚伦的命令以后,原本想要冲天而起,对秦烈动手的他们,都老实了下来。

    “你小心一点,那家伙……给我的感觉很危险。”亚伦轻轻吸了一口气,“我感觉,他至少是九阶的魂族族人,甚至有可能……”

    他的感觉很敏锐,秦烈虽然以暗魂血脉天赋,刻意潜隐了气息,可他还是隐隐觉得不安。

    这让他明白,那个在天空露出来的魂族族人,绝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角色。

    “我知道,他不会伤害到我的,你放心吧。”凌语诗道。

    话罢,她驾驭着朵朵紫色魂云,从暗血峡谷飞向天。

    “小主人,那家伙是谁?”一名灵族的血脉战士,好奇地看向深蓝。

    深蓝轻轻摆手,对他们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冰蓝色的眼眸,一瞬不移地看向空中。

    一股不太明显的灵魂波动,就从她的眼瞳之中,向秦烈荡漾而来。

    “你私自带了其它层面的恶魔过来,他发现了,要对幽冥城动手。我,我毕竟是灵族的族人……”

    秦烈低头一看,就感觉到了深蓝的魂念波动,也以灵魂密语询问:“幽冥城那边怎样了?”

    “我族很多强大的血脉战士,在他的召唤下,都在赶往幽冥城。”深蓝回应。

    秦烈脸色一变。

    也在此刻,凌语诗驾驭着朵朵魂云,已飞掠到他身旁。

    “嗤嗤!”

    一条条紫色闪电,从凌语诗那朵朵魂云内飞射而出,将他和下方暗血峡谷隔绝。

    突然间,底下的那些恶魔和灵族的血脉战士,都已看不见他和凌语诗。

    他和深蓝的交流,也在顷刻间,被强行截断。

    “她是灵族的灵种,以后会是灵族的族长,你不要相信她。”凌语诗道。

    “天空被天启和灵族的强者,以空间结界隔绝了。”秦烈脸色深沉,说道:“我父亲,爷爷,还有很多灵域的强者,如今都在幽冥城。不久前,凌峰还有鲁兹,都被天启所杀。我希望能扭曲局面,将一些大恶魔带入了九幽,没料到……”

    他匆忙将局势解释了一遍,还说到了卡斯托尔的一具分身,已经从冥河醒来。

    “竟然,竟然是这样一回事!”凌语诗听完以后,显得极为震撼,急忙道:“我立即和他说明缘由,让他安排十阶的大恶魔前来助战!”

    “他?”

    “就是我名义上的父亲,这层炼狱的君主奥斯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