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注定的命运?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注定的命运?

    “改变深渊格局?”

    秦烈愣愣地看着道森,摇了摇头,面色古怪地笑了起来。

    可道森的表情却极其严肃,脸上没丁点的笑意,而是说道:“传言,当深渊即将诞生新的深渊之主的时候,深渊的古老规则……将会因此而发生变化。”

    “为新的深渊之主而改变?”秦烈微惊。

    道森轻轻点头。

    百丽儿和那些留下来,决心踏入九幽炼狱的众多大恶魔,也是神情凝重。

    “你们到底想说什么?”秦烈奇道。

    百丽儿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一百零八层深渊,并不是每一个时期,都有深渊之主存在。有时候,几百万年的时间内,深渊之主都是空缺状态。”

    “血脉超越十阶,达到终极之境的恶魔,毕竟是少之又少。”

    “但是,每当一个时代,即将有新的深渊之主诞生时,深渊亘古不变的规则,确实都会发生点细微变化。”

    “卡斯托尔在没有突破到十阶血脉之前,深渊的许多规则,也因他而改变了不少。”

    “他是这样,更早之前的那些深渊之主,也有类似的情况发生。”

    “如今,因你的出现,深渊规则也在悄悄变化,这是不是意味着……”

    百丽儿震惊地看向他。

    “或许还是因为卡斯托尔。”拉塞尔插话,他扯了扯嘴角,勉强一笑,补充道:“卡斯托尔毕竟没有死,他只是被暂时镇压而已。他既然还活着。深渊规则因为他,而突显一些变化,不也是很正常吗?”

    “不是那样的。”道森摇头,叹道:“引起深渊规则变化的,是秦烈。而不是卡斯托尔。”

    “什么意思?”拉塞尔费解道。

    “八阶血脉,让本源始界衍变为炎日深渊。如今他在九阶血脉,炎日深渊即将蜕变为炼狱,这些规则的异变,不是发生在卡斯托尔身上,而是在秦烈的身上啊。”道森吸了一口气。道:“当年的卡斯托尔,也是令种种古老的深渊规则,而发生奇变的恶魔。按照血脉中的启示来看,只有自身令深渊规则发生改变的恶魔,才有可能是新的深渊之主!”

    此言一出。拉塞尔彻底震惊,一脸的匪夷所思。

    “一个血脉不纯的家伙,真的……有可能成为新的深渊之主?”一名外域的大恶魔喃喃道。

    秦烈自身轰然一震,道:“卡斯托尔的八具分身,一旦恢复到巅峰之力,将会以我的血肉重生,恢复到被镇压前的至强力量!那样的卡斯托尔,才是真正的深渊之主。才能号令所有深渊层面的恶魔!如果启示是真的,他通过我重生,再一次变化为深渊之主。岂不是也说得过去?”

    “你的意思是?卡斯托尔将以你为根基,再一次成为深渊之主?”百丽儿骇然。

    “这就是他定下的计划。”秦烈道。

    “如果真是这样,也,也……说得过去。”百丽儿道。

    “怪不得你说炎日深渊衍变为一层炼狱,对你未必是好事。”道森苦涩一笑,再看向秦烈的目光。则是带着一些同情的意味。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卡斯托尔的恐怖,他深知一旦卡斯托尔的八具分身逐个苏醒。并且全部恢复到全盛时期的力量,秦烈绝非卡斯托尔的对手。

    即使秦烈突破到十阶血脉。也无法抗衡八个十阶血脉巅峰的卡斯托尔。

    道森突然觉得,秦烈如今种种的努力,似乎都只是为卡斯托尔积蓄力量,是为了在将来成全卡斯托尔。

    他显然不看好秦烈的未来。

    “卡斯托尔的八具分身,想要全部恢复力量,应该需要一段时间。”他叹了一口气,劝慰秦烈道:“这段时间……对你很重要。”

    后面的话,他没有往下说,不过看他的表情,秦烈就知道他想说什么,知道他认为自己已然是个死人了。

    其余的那些恶魔,听到道森和百丽儿的一番话后,脑子似乎也都转变了过来。

    意识到秦烈将来的命运,注定是要被卡斯托尔取代以后,他们再也不羡慕秦烈如今的超级好运了。

    在他们来看,秦烈种种的好运气,都是卡斯托尔蓄意营造的。

    所有的一切,都是卡斯托尔为了在取代秦烈之前,让秦烈拥有足够的力量做支撑。

    “你们准备一下,过一会儿,我会送你们去九幽。”

    秦烈的情绪有些低沉,也懒得继续和这些恶魔多言,丢下这么一句话后,他这具暗魂兽分身就忽然沉默了。

    不远处,跟随道森而来的伊诺丝,静静地望着他,目光也充满了同情。

    一个如此有天赋,并且崛起速度如此之快的超凡者,命运却被早早注定,怎么努力都无法改变,这种打击……足以令人崩溃。

    “实在太可惜了……”伊诺丝暗暗叹息。

    也在此时。

    秦烈的本体,通过星空镜,已经将绝大多数黄泉炼狱的低阶恶魔,送入了寒寂深渊。

    当他准备前往九幽,然后以本体为“门”,送道森等恶魔前往九幽炼狱时,他的灵魂忽有所觉。

    他感应到一个忽而强大,忽而弱小难辨的灵魂,那灵魂……又是如此的熟悉。

    他心神一动,瞬息间,就出现于炎日深渊边沿的一块陆地。

    那块陆地,直径只有万米,只是黄泉炼狱碎裂的极小一块。

    如今,那陆地正在逐步融入炎日深渊,而且要不了太久,就能成为炎日深渊的一部分,继续扩展炎日深渊的疆域。

    蒙蒙血光,从那不起眼的陆地一角传来,血光充满了浓郁的血腥气味,不断扭曲着变小。

    血光内,一个消瘦的身影,端坐于八层血玉般的魂坛上,脸色狰狞,眼瞳中血光熠熠。

    “黎昕!”

    秦烈眉头一皱,飞落向那血光之前,深深看向血光内的血帝。

    自称为血帝的黎昕,似乎在不断催发着鲜血之中的力量,将其灌入血光内。

    然而,一股来自于深渊的古老规则之力,却悄悄施加下来。

    那种力量,挤压着那团血光,血光扭曲着,像是随时都会爆裂。

    似乎,一旦血光爆碎,苦苦支撑的黎昕,也会瞬间死亡。

    之前,连神族的各大家族的族长,都说过在炎日深渊朝着炼狱衍变,在逐步蚕食黄泉炼狱碎片时,深渊古老的规则之力,将会自然而来地汇聚于此。

    那种蕴藏着深渊古老规则的力量,连他们都说必须要动用五块血肉丰碑,才有可能抗衡。

    这足以证明那种力量的可怕。

    黎昕虽强,可是和神族五大家族的族长相比,应该还是稍逊一筹。

    他苦苦以血之灵力凝结的血光,支撑那股力量时,似已消耗的他快要油尽灯枯。

    如果秦烈不寻上来,最多一刻钟,他和那团血光,就会被深渊古老的规则之力挤压成碎芒。

    “秦烈!”

    血光内,黎昕浑身哆嗦着,一滴滴鲜红的血珠,不断地从他皮肉内滚落。

    那一滴滴的血珠,如红艳艳的宝石,一落地,就迅速融入血光内,增强着血光的力量。

    可是,随着那些血珠的流出,黎昕本就消瘦的躯体,显得愈发的枯瘦可怕。

    猛地看去,黎昕就像是一具骷髅,包裹着一层人皮,模样狰狞可怖。

    “你,你怎么会没事?为什么那些深渊的规则之力,对你没有任何的影响?”黎昕低呼道。

    “因为那些深渊规则,是为了保护我而存在,我身为炎日深渊的缔造者,又即将要成为新的恶魔君主了,自然可以不受影响。”秦烈微笑着解释。

    “啊!”黎昕眼珠子微微凸出,这让他的模样,显得愈发骇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