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带来希望!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带来希望!

    深渊通道口。

    秦烈脸色沉静地看着黄泉君主格罗姆,默默等候嗜血家族的族长旷绝,向格罗姆发动最猛烈的攻击。

    到了这时候,他已坚信不论再来多少恶魔,都不可能突破星空镜缔结的“禁闭之门”。

    这意味着,只要神族当真不顾一切地杀下去,很有可能在付出大量伤亡以后,将眼前所有的恶魔杀死。

    只是……那样是否真的值得?

    他暗中估量了一下双方的战力,看着神族战士和恶魔的伤亡,忽然意识到,如今每过一秒,每两个恶魔死亡,都至少有一个同阶的神族战士同样被杀。

    神族,如果想要将黄泉炼狱所有恶魔杀死,付出的代价,很可能是一半的伤亡。

    他不确定这真的就是寒澈那些人想要的结果。

    “咻!”

    他始终隐没在深渊通道的魔体,陡然飞出,瞬间融入了恶魔群中。

    他相信,在格罗姆和旷绝针锋相对的时刻,应该没有闲暇去理会他。

    而且,他如今的形态,也是如假包换的高阶恶魔。

    “杀!杀杀杀!”

    “撕碎他们!”

    一离开深渊通道,真正处于这片激斗的战场,他瞬间被厮杀的双方所感染。

    有那么一刻,他也想纵情于战斗,像之前击杀一头头深渊领主一样,和眼前的恶魔疯狂斗下去。

    不过,只是一霎那。他就冷静下来。

    “喀喀!”

    随着血脉的变幻。他骨骼传来脆响,三米高的高阶恶魔体型,一点点收缩。

    他御动烈焰血脉,眼瞳和头发变成赤红色,并刻意施展“炎界”。

    短短数秒时间,他化为了一名神族战士。

    离他最近的一头恶魔,本来当他是同类。可那恶魔只是一个分神,就发现他竟然成为了一个神族战士。

    “嗷!”

    那头八阶血脉的金甲战魔,捶胸顿足,发出愤怒的嘶吼,猛地冲击而来。

    一道道金色的棱刺,从这头金甲战魔体内飞出,如金色闪电,狠狠刺向他胸腔。

    “铿锵!”

    一声声金铁交击过后,那些金色的棱刺。全部落地。

    他看也没看胸口,平静地从那头金甲战魔身旁飞过,似浑然不觉已受到攻击。

    他的血脉,虽然是依仗着恶魔血脉体系突破到九阶,但在突破的那一霎,他全身的骨骼和皮肉。却是真真切切地被重新淬炼过一番。

    即便是没有变身为恶魔。他这具躯体,依然不是八阶金甲战魔的区区一击可以伤害到。

    不久前,一头头在这层炼狱享誉盛名的九阶深渊领主,都被他逐个击杀,以“噬魔”炼化了恶魔心脏。

    如此实力,或许还不如真正的十阶大恶魔,但也就那些十阶大恶魔,才能真的对他造成威胁。

    他如今连九阶的恶魔,都没有放在眼里,何况是八阶的?

    “呼呼!”

    犹如一团炽烈的火焰。他从一头头八阶恶魔之间呼啸而过,压根不理会这种级别的攻击。

    “秦烈!”

    “那不是秦烈吗?”

    “是他!”

    乾煋、流漾和米雅等小一辈的神族战士,眼看一团炽烈火焰横飞而来,凝神一看,都惊叫起来。

    尤其是乾煋和流漾,他们兴奋无比,还连声呼唤长辈。

    只不过,这时候的烈焰昭和寒澈、暗昊,都各自承受着十阶大恶魔的压力,并没有听到他们的呼喊。

    但在烈焰家族那边,辈分极大的族老烈焰戈,却注意到疾驰而来的秦烈。

    曾经,他也是烈焰家族至强的十阶血脉战士。

    但是在一场血战中,他受了重伤,之后再也没有恢复到巅峰。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不需要去对付十阶的大恶魔,而是以主心骨的身份,留在那些和八阶、九阶恶魔战斗的族群中。

    “你就是秦烈?”

    烈焰戈倏然而至,眼中闪烁着精光,神情肃然凝重。

    “是我,您老是?”秦烈疑惑道。

    “我叫烈焰戈,你的外公烈焰鸢都是我的晚辈。”烈焰戈老气横秋地自我介绍了一下,旋即说道:“我听寒澈说了,你……蜕变为一个真正的深渊领主了,可有此事?”

    秦烈点头,“没错。”

    “什么,你,你变成了深渊领主?秦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乾煋急道。

    流漾嚷嚷道:“不可能啊,你现在身上的气息,没有一丁点恶魔的味道啊。”

    “杀杀杀!”

    他们讲话时,还有很多恶魔疯狂冲杀过来,如一头头饥饿的凶兽。

    烈焰戈眉头一皱,将秦烈带入烈焰家族族群内部,其余烈焰家族的战士,同样是咆哮着,迎上了那些恶魔。

    “在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烈焰戈沉声询问。

    秦烈眉头一皱,说道:“我没有时间解释太多,我只能告诉你,我暂时将黄泉炼狱的深渊通道重新封闭了。在这个期间,你们可以对这层炼狱的恶魔大开杀戒,我也可以助你们离开这层炼狱!”

    “什么?你说什么?!”烈焰戈轰然一震。

    “我说我暂时封闭了深渊通道!”秦烈吼道。

    他们处在战场,周边都是恶魔和神族战士的嘶吼,他们也需要大喊大叫,才能听见彼此的声音。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封住深渊通道,你凭什么啊?”烈焰戈暴喝。

    “星空镜!”秦烈喝道。

    “星空镜……”烈焰戈愣了一下,霍地反应过来,“时空妖灵一族的圣器?”

    秦烈重重点头。

    烈焰戈眼中突然涌现出狂喜之色,兴奋的瞬间手舞足蹈起来,“星空镜!竟然是星空镜!哈哈哈!天佑吾族!”

    一秒前,他还在担心神族的未来,觉得这趟涌入黄泉炼狱太过于冲动。

    在深渊通道突破解开封禁时,连他在内,所有的神族强者都全部惶惶不安。

    他们对局势有着极其准确的判断,他们很清楚,以他们的力量吃下黄泉炼狱没问题,但绝无可能和整个深渊恶魔种族为敌。

    深渊通道开启,意味着不仅仅其它炼狱层面的恶魔会进来,就连上面一百层的恶魔,也都会疯狂冲杀向黄泉和九幽炼狱。

    他们又不能短时间离开,那就意味着,他们将会在黄泉炼狱,和无穷无尽的疯狂恶魔为敌。

    唯一的办法,就是在恶魔涌入之前,赶紧离开这鬼地方。

    所以他们才会不惜一切代价冲击深渊通道。

    但,即便是这条看似明智的路,在格罗姆说出鬼祭炼狱的恶魔即将到来以后,他也觉得行不通了。

    他本来都快要绝望了,突然秦烈出现,说以星空镜将深渊通道重新封闭了。

    再没有什么话语,比这一句,更能给他带来希望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