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血脉暴动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血脉暴动

    黎昕和梅特奇娜离开许久以后。

    “呼呼!”

    三道身影,突然凭空出现,就在原属于罗顿那座宫殿的废墟上空。

    “有一名大恶魔来过。”

    玄冰家垩族的族长寒澈,嗅了一口气,判断出了梅特奇娜的恶魔气息。

    “嗯,另有一人,应该是……烈焰鸢的麾下,一个叫黎昕的异域者。”烈焰昭说道。

    “秦烈的气息在对岸。”黑暗家垩族的暗昊皱眉。

    寒澈,烈焰昭,暗昊,这趟急匆匆过来,是为了寻找秦烈。

    神族内部,经过一番商议,决定先把秦烈带回。

    一方面,他们需要弄清楚秦烈血脉的异常,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保护秦烈,以免他被炼狱的恶魔杀死。

    寒澈已打听清楚,在秦烈蜕变为完全体的恶魔领主以后,弄出了巨大的动静。

    很多九阶的恶魔,都被发狂的秦烈击杀,被剥离了恶魔心脏。

    他们不知道死魂力量的奥秘,但他们知道秦烈即便是深渊恶魔的身份,胆敢在炼狱乱来,也会被那些大恶魔盯上。

    事实上,梅特奇娜也确实寻了上来,如果不是因为血帝和她达成了默契,或许秦烈已被杀死。

    “你上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什么地方?”暗昊询问。

    寒澈脸色沉重,道:“肯定不在对岸。”

    此言一出,烈焰昭倏地反应过来,动容道:“他越过了冥河?”

    三人之中,只有烈焰昭没有血肉丰碑,他不能确切地感知到秦烈的存在。

    可他却知道,八层炼狱的冥河,有多么的诡异神秘。

    据他所知,就算是炼狱本土的十阶大恶魔,也不敢轻易越过冥河。

    九阶血脉的领主,一旦在冥河结界没有撤销时误闯,十有八垩九要魂灭。

    “不错,他越过了冥河,而且……他还活着,活动好好的。”暗昊深吸一口气,脸色阴晴不定,“就算他蜕变为完全体的恶魔领主,也不应该能跨过冥河。他能跨过冥河而不死,只有一种可能性……”

    “什么?”烈焰昭奇道。

    “你应该知道冥河是什么,是如何形成的吧?”暗昊道。

    烈焰昭轰然一震,道:“你是说?”

    “冥河,乃是深渊之主湮灭后,血肉之躯所衍变而成。那个深渊之主即便死了,他不灭的意志力,依然通过冥河传承了下来。”暗昊眼瞳深渊,“秦烈不是初代恶魔,却在血脉突破到九阶时,能蜕变为完全体的恶魔领主。就算他拥有恶魔血脉,也不应该是这样子,除非……他恶魔血脉中蕴含的核心天赋力量,和眼前的冥河息息相关。”

    “冥河,就是死去的那个深渊之主!”寒澈喝道。

    “这么说,他领悟了深渊之主的血脉力量?”烈焰昭大惊失色。

    “他体内的恶魔血脉,能压制住我族的血脉,一定是因为这样!”暗昊脸色深沉,“毕竟,你们烈焰家垩族的那块血肉丰碑,一直都在他的身上。血肉丰碑在身,他都蜕变成了完全体的恶魔领主,可见那恶魔的血脉有多么的可怕。”

    烈焰昭和寒澈突然沉默了。

    许久以后,暗昊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走吧。”

    “什么?”烈焰昭变色。

    “我们不是恶魔,贸然穿越冥河风险太大了。”暗昊似想通了,说道:“一切都要看他自己,下一次我们再见他的时候,如果他体内只剩下恶魔血脉,我们就只好当他是恶魔了。”

    “那就是敌人?”寒澈意味过了。

    “不错,那么霸道的恶魔血脉,如果不能抑制,会将其余血脉都给抹杀,包括被血肉丰碑滋养的神族血脉。但是,如果他能控制体内的恶魔血脉,如果他还将自己视为我们的一部分,如果神族的血脉没有消亡,而是依然存在他体内……”

    “那么,他才是我们这边的人。”

    暗昊道。

    寒澈和烈焰昭沉吟了一会儿,都默默点头,不再争执什么。

    站在冥河的岸边,他们望着对岸,许久后,他们也都由此消失。

    ……

    对岸。

    一片片沼泽地,秦烈巨大的魔身,一点点地收缩着。

    他从蜕变的状态,慢慢缩小,最终又化为正常形态。

    此地深渊魔气稀薄,他以庞大的灵魂覆盖周边数百里,所感应到的恶魔,都是五阶以下。

    “罗顿那家伙,倒是潜藏的很远……”

    他知道,罗顿和他一样,也在这一方天地潜隐着。

    这时,罗顿应该正在借用阿芙拉、戴利的核心血脉,还有那几个恶魔领主的心脏,试图突破到十阶血脉。

    罗顿必然担心在血脉突破时,他有可能出现,所以才会躲的远远的。

    方圆数百里,都感知不到罗顿的气息,他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和罗顿一样,也想趁着生命古树到手,将完美之血的缺陷弥补。

    这期间,罗顿不想遇到他,他也同样不想遇到罗顿。

    “呼!”

    那一方草坪,忽地漂浮出来,草坪上的那一株生命古树释放出浓郁的生机。

    “咿呀,咿呀咿呀……”

    就在此时,在他试图以血脉融合生命古树时,他听到镇魂珠内木灵的欢呼声。

    不等他做出反应,一束绿幽幽的光芒,从他眉心飞逸而出。

    小树形态的木灵,倏一闪现,就雀跃地落在那一方草坪。

    那株植入草坪的生命古树,对木灵一点不排斥,小小的枝叶摇曳着,鲜活如灵蛇。

    “咦?”

    秦烈神情一变,突然觉得有些蹊跷。

    不久前,这一株生命古树植根在寒寂深渊时,他也在生命古树下站过一段时间。

    可那时木灵并没有异常举动。

    这一次,生命古树被黎昕以特殊的方法带入黄泉炼狱,交给他炼化入血脉之时,木灵却突然飞出。

    他隐隐知道,木灵和那一株生命古树有着渊源,生命古树又被木族的族人视为母神,木族能诞生似乎就因为这一株生命古树。

    “你回来,这东西我有用。”秦烈看到木灵说道。

    他知道木灵能理解他的意思。

    “咿呀,咿呀呀!”

    木灵唧唧喳喳怪叫着,小树形态的木灵以一根根树枝比划着,述说着。

    秦烈认真聆听,凝神感悟,渐渐明白了木灵的意思。

    木灵,要他将这一株生命古树,植入炎日深渊。

    依照木灵的说法,生命古树只要在炎日深渊扎根,可以改变炎日深渊的生机,给炎日深渊带来莫大的好处。

    他是炎日深渊的缔造者,炎日深渊如果因生命古树发生神奇的蜕变,他也同样可以受益。

    “不垩行,没有这东西,我血脉可能会爆炸。”秦烈喝道。

    这般说着,他伸手去抓那块湿土草坪,想要把那一株缩小了千万倍的生命古树攥住。

    “咿呀!”从不反抗他的木灵,焦急地嚷嚷着,在劝阻着。

    “没有它,我会死。”秦烈略有些不耐。

    “咻咻咻!”

    火灵,雷灵,水灵,土灵和金灵,也相继从镇魂珠飞出。

    加木灵在内,六个虚浑之灵,同时发出呼叫。

    与此同时,秦烈的体内,被恶魔血脉死死压制的虚浑之灵的血脉,似突然有了异动。

    血脉内,银白色的血脉晶链,骤然爆发出眩目奇光。

    虚浑之灵的血脉,像是导火索,它的异变,引发了秦烈体内更多血脉的暴躁。

    神族血脉,时空妖灵的血脉,也瞬间变得汹涌。

    “嘭嘭!”

    他第二颗心脏,则是传来震耳欲聋的跳动声,最强大的恶魔血脉也旋即爆发。

    只是一霎,秦烈已顾不到和六个虚浑之灵较劲,而是立即喘息着盘坐下来。

    他眼睛死死瞪着那块植入生命古树的湿土草坪。

    似知道了他的想法,六个虚浑之灵拽住那草坪,将其带离他身旁。

    “咿呀,咿呀咿呀……”

    六个虚浑之灵,挥舞着小小的手臂,似在解释着什么。

    可他已被体内爆发的血脉冲突,给震的头晕眼花,已听不清虚浑之灵诉说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