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交易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交易

    黎昕那座参天宝塔形态的八层魂坛,被一条条魔藤缠绕着,拉入了魔藤丛。

    秦烈悬浮冥河上的魔体,下肢也被条条魔藤给捆住。

    那些魔藤,布满了碎小的尖刺,魔藤缠住秦烈两腿的时候,那些尖刺都深深刺入他血肉。

    下一刻,他就感到那些尖刺,像是牙齿在啃噬他的血肉。

    一种酸麻感,从他的腿上传来,似蜿蜒而上,要渗透他脏腑。

    “有毒……”

    秦烈脸色一变,心中念头一转,烈焰血脉的气息从体内涌出。

    旋即,一簇簇赤红色的火焰,像是片片鳞甲,迅速覆盖到他腿部。

    从那些火焰中,释放出不灭之火的气息,朝着魔藤蔓延。

    缠绕在秦烈两腿的魔藤,被不灭之火点燃,开始汹涌燃烧。

    “烈焰血脉!”

    潜藏在魔藤丛的梅特奇娜,闷声一声,似被不灭之火灼伤了。

    “少主!你先离开,暂时不要接触神族的族人!”

    深陷于魔藤丛的黎昕,一边变幻着种种繁琐神妙的灵诀,一边冷静地喝道。

    他那座八层魂坛,虽然已深深落向魔藤丛,可他脸上却没有丝毫惧意。

    “神族的族人,还在为你魔化以后的躯体争论,主人需要时间说服他们。”黎昕补充道。

    秦烈魔化以后,近千米高的庞大身躯,挣脱了那些魔藤的缠绕以后,深深看了黎昕一眼,突然向冥河另一端飞去。

    那片天地。也是罗顿的潜藏之地,中间隔着整整一条冥河。

    罗顿曾说过,在黄泉炼狱只有寥寥几个恶魔,可以完全不受冥河的影响。

    他,戴利。阿芙拉,黄泉君主,然后就是秦烈。

    即便是十阶血脉的大恶魔,要想安然无恙地渡过冥河,也几乎不可能。

    强大如梅特奇娜,也仅仅只是站在冥河的岸边。以血脉力量来影响冥河的河水和结界之力。

    她的真身魔体,始终潜藏在魔藤丛内,并没有真正冲杀到冥河上空。

    似乎,连排名第六的梅特奇娜,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愿意以魔身冲向冥河上的结界。

    意识到这一点,秦烈一摆脱那些魔藤,立即快速飞向对岸。

    他很清楚,他留下来恐怕帮不到血帝黎昕,而且他也相信黎昕的战力。

    他血脉突破到九阶,体内不同的血脉体系,或许在下一刻就会爆发激烈的冲突。

    如今黎昕为他将生命古树带了过来,他需要一段时间将生命古树融入体内。将完美之血的缺陷弥补。

    另外,他还需要将散落在冥河内的死魂奥义,通过那块紫色晶体一一聚拢。

    他相信。当他体内完美之血的缺陷,被生命古树弥补,得到黄泉炼狱冥河内所有残碎的死魂传承以后,他的实力还会获得新一轮的提升。

    那时候的他,再次面对梅特奇娜,才有可能有胜算。

    到时。神族的族人如果因他恶魔的身份有了异心,他也可以凭借着强大的实力从黄泉炼狱逃离。

    他必须要尽快再次将力量攀升!

    “咻!”

    再没有去看黎昕。没有理会梅特奇娜的嘶啸,他飞快地渡过了冥河。在那一方偏僻荒寂天地疾驰。

    魔藤丛。

    在秦烈气息消失以后,那一条条缠绕在黎昕魂坛上的藤条,突然诡异地收回。

    黎昕静坐在八层血玉魂坛上,脸色平静冷漠。

    “咻咻!”

    三百米高的魔藤丛,忽然间相互聚拢,缩在了一个巨大魔藤团。

    那魔藤团蠕动着,又缓缓收缩,最终化为一个娇小的魔影。

    梅特奇娜又以高阶恶魔的形态显现出来。

    她化为高阶恶魔以后,黎昕也将八层魂坛收回,皱眉看向灰暗的天穹,说道:“那家伙的灵魂意识收回了?”

    “嗯,他有伤在身,不可能长时间盯着这边。”梅特奇娜柔媚一笑,旋即伸出手,道:“种子。”

    一点嫩绿色的光烁,像是星点,从黎昕飞向梅特奇娜。

    梅特奇娜伸出舌头,将那绿色星点卷住,迅速吞入腹中,然后满意地说道:“不错,是生命之树的种子。”

    “你早点离开吧,说不定他会将灵魂再一次投入到这里。”黎昕道。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梅特奇娜神情自若,哼了一声,说道:“如果不是因为他受了重伤,你以为我敢违背他的命令,为了一枚生命之树的种子,就对他的命令阳奉阴违?我很好奇,你的主人促使神族涌入黄泉炼狱,究竟是为了什么?他们应该明白,神族即便是攻下这一层炼狱,也绝无法长时间逗留的。”

    “只要神族离开,这一层炼狱在百万年以后,又会恢复原样。”

    “没有任何生命,没有任何种族,可以改变炼狱。除非……有新的深渊之主诞生。”

    梅特奇娜说道。

    “主人想什么我无法测度。”黎昕淡淡道。

    “你主人是为了黄泉君主的死魂力量?为了散落在冥河的那些东西?”梅特奇娜沉吟了一下,望着秦烈消失的方向,道:“难道,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造就他?”

    “我说了我不知道主人想什么,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黎昕又道。

    梅特奇娜突然神情一变,似想起什么,骇然道:“他难道想要培养那小子成为新的深渊之主?!”

    “我不清楚。”黎昕道。

    “不可能,应该不可能,那家伙体内还流淌着神族血脉。除此之外,还另有其它驳杂血脉,他恶魔的血脉不够纯正,不可能成为深渊之主。”梅特奇娜喃喃自语,“不对,如果血脉不存在,那个本源始界怎么会衍变为炎日深渊?那块记载着死魂力量奥义的东西,能融入他的灵魂,也需要极为纯正的血脉,可他明明拥有不同的血脉体系……”

    梅特奇娜一头乱麻,越想越觉得头大,似乎捕捉到什么关键,可仔细去想又明显不合理。

    “你不走,我先走了。”黎昕喝道。

    梅特奇娜霍然从迷乱中醒来,她看着黎昕深思了一会儿,说道:“我没有杀死他,埃文纳多会接手。那家伙已经从和暗昊的战斗中恢复,他和我不同,他对君主绝对的忠诚,愿意付出一定的代价去助君主达成目的。”

    “谢谢你这个消息,主人会安排的。”黎昕道。

    “这个消息不是免费的,记着,这是一个人情,你们欠我的。”梅特奇娜道。

    “好。”黎昕回应。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