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排名第六的大恶魔!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排名第六的大恶魔!

    冥河中,秦烈以那块紫色晶体,来吸收散落在河内的残碎死魂力量。

    他想要在短时间,把存在冥河内所有死魂奥义聚集,令那块紫色晶体变得更大。

    他大半个身子,浸没在冥河,只堪堪露出头。

    “轰!轰轰轰!”

    极远处的天地,传来恐怖的震动,那震动之强,让他都能清晰感知到。

    他知道,在黄泉炼狱的其它方位,神族的血脉战士,和炼狱的恶魔正在血战。

    从那种震动的程度来看,他猜测厮杀的两方,应该是十阶血脉的巅峰存在。

    十阶的神族战士,十阶的大恶魔,那种级别的战斗,不论发生在何处,深渊强大的生命都能有所察觉。

    他意识到神族和炼狱恶魔的冲突,不但没有平息,而且愈发的激烈。

    “嗯?”

    突地,一种强烈的危机感,从他灵魂内生出。

    他浸没在冥河内的身子,都似微微一颤,感到了不安。

    他瞬间停止了对冥河死魂力量的牵引吸收。

    他将精神意识集中,慢慢感应,很快锁定了目标。

    “哗啦!”

    他从冥河飞出,凌空漂浮着,逐渐逼近冥河岸边。

    河岸上,之前属于罗顿的那座城堡,站着一道身影。

    他知道罗顿早已去了冥河的另一端,而且短时间内,绝不会回来。

    他躯体漂在冥河上,皱眉看向那道身影。脸色深沉。

    “不会是黄泉君主吧?”他暗暗想。

    “我不是他。”立在城堡上的身影。以悦耳轻柔的声音说道。

    声音一起,她那本模糊的身影,一点点变得清晰。

    仿佛在她开口讲话的那一霎,她才从某个未知的空间,突然鲜活地走出。

    那是一个身材婀娜,面容精致的美丽女子,那女子初看似乎只有二十来岁。再看的时候,仿佛有三十来岁。

    然而,当秦烈盯着她的眼睛,一瞬不移地继续看下去,觉得她的岁数似在逐渐的增进。

    这是一种极其玄妙的感觉。

    似乎,只要秦烈盯着她看,不移开目光,那女人的年龄就能持续增长下去。

    “呼!”

    秦烈深吸一口气,霍然将目光从她眼中挪开。脸色竟变得有些苍白。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秦烈发现他体内的浓郁生机,竟在迅速流逝。

    似乎,他的寿命和生命精华,在注视那女人的时候,被其诡异地吸收入体。

    “好恐怖的血脉天赋!”他骇然失色。

    直到这时。他才注意到那美丽的女子。紫发紫眸,乃是一个高阶恶魔。

    他闭上眼,以灵魂感知,试图判断出那女子血脉的等阶。

    可在他闭上眼以后,他发现那美丽女子似凭空消失了,没有一丝血脉气息外露。

    “不用白费心机了。”那美丽的女子轻声一笑,说道:“是黄泉要我来杀你。”

    秦烈悬浮的躯体,突然坠入冥河,只露头在外,警惕道:“你是?”

    “我叫梅特奇娜。在黄泉炼狱排名第六。”美丽的女子柔声道。

    “第六!排名第六的深渊大领主?!”秦烈骇然。

    自报姓名的梅特奇娜,轻轻点头,说道:“那家伙在和嗜血家族的族长旷绝一战中,受了点伤。如今神族大举来犯,他需要更强的死魂力量,而你……有他需要的东西。”

    这般说着,她伸手遥遥抓来。

    在她伸手的那一刻,秦烈轰然一震,感应到一股无比狂暴的血脉波动,从她体内汹涌迸发!

    声音柔媚的梅特奇娜,没有蜕变成大恶魔的形态,可她身上流露的气息,却是如假包换的深渊大恶魔!

    “轰轰轰!”

    秦烈躯体浸没的冥河,霎那间掀起狂风巨浪,一道道粗长水柱拔地而起。

    那粗如擎天柱的水柱,一根根立起以后,突然向秦烈挤压。

    一股可怕的束缚力,从八方涌现,似将他死死地钉在原地。

    “咔嚓!咔嚓!”

    那些粗长的水柱,离他尚有数十米,他几根脆弱的魔骨已承受不住地爆碎。

    单单只是梅特奇娜施加的无形压力,就压的他骨骼断裂,几乎要脏腑爆炸。

    他疯狂催动血脉力量!

    “咻咻咻!”

    一道道密密麻麻的紫色闪电,跳跃在他身上,他低声咆哮着,试图进行魔化。

    与此同时,他体内的神族血脉,也汹涌爆发。

    “呼!”

    那块烈焰家族的血肉丰碑,陡然飞出,迅速融入他血肉。

    被梅特奇娜压抑的血脉力量,终于能释放出威力,他骨骼爆碎时,躯体则是疯狂拔高!

    他试图恢复为千米高的完全体恶魔领主。

    “还真是奇特,恶魔血脉,神族血脉,在一个生灵体内出现……”

    梅特奇娜有些惊诧,对他的血脉异常很好奇,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

    一滴滴深紫色鲜血,从梅特奇娜掌心飞出,那滴滴紫色鲜血,如紫宝石滴溜溜旋转着。

    那些鲜血飞落向秦烈的时候,陡然光芒大盛,从一滴滴鲜血之中,飞逸出无数古老神秘的恶魔印记。

    众多的恶魔印记,犹如一束束璀璨夺目的流星,环绕着秦烈不断膨胀的魔躯飞舞。

    一种神秘的血脉力量,缓缓形成,然后立即笼罩那一方天地,并开始向外沿扩散。

    “呜呜!呜呜呜!”

    冥河千万的阴魂和凶煞,只要在那一方她血脉力量形成的天地,马上凄厉地化为虚无。

    连冥河的河水,都在被迅速蒸发,那块被奇异血脉力量罩住的冥河,似在逐渐变得干涸。

    秦烈浸没在冥河内的魔身,则是完全暴露出来。

    同时,那一根根受她力量凝结而成的漆黑水柱,浩浩荡荡而来,涌出可以碾碎秦烈魔体的恐怖挤压力。

    “嘭!”

    秦烈正在巨大化的魔身,不断爆裂着,血肉横飞。

    在梅特奇娜的血脉力量下,突破到九阶血脉不久的他,似根本无力回击。

    “少主!”

    一道血光从天而来,在他和梅特奇娜间倏然凝炼,化为了血帝黎昕。

    黎昕一点眉心,八层血玉铸造的魂坛,如参天宝塔,猛地显现。

    他的八层魂坛,霎那间射出亿万道血芒。

    “轰!”

    梅特奇娜所在的城堡,一秒钟就崩碎了,化为了漫天石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