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格杀勿论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格杀勿论

    拉蒙特的喝声,令所有七阶恶魔都惊住。

    也在此时,魔化以后的秦烈,身影才真正变得清晰。

    “咦!这是,这是一个高阶恶魔?”

    “高阶恶魔怎会在这一边?”

    “奇怪!”

    众多七阶的恶魔,一个个凝神注意着秦烈,立即惊叫起来。

    他们所处的区域,几乎不可能出现纯粹的高阶恶魔,因为强大的高阶恶魔,血脉的源头往往来源于恶魔领主和大领主。

    这种级别的恶魔后裔,从出生起,就应该在冥河的对岸。

    即便是达比尼特,还有如今的拉蒙特,也是由低阶恶魔一步步进化,才拥有如今的血脉等阶。

    可就算是拉蒙特,也是高十来米,乃是由飓风蛟魔慢慢蜕变而成。

    然而,魔化以后的秦烈,仅仅只有三米多高。

    深紫色的眼瞳,头发,覆盖全身的硬甲,肘部和膝部的利刺,这统统都是高阶恶魔才有的特征。

    一名本该在冥河对岸的高阶恶魔,骤然在他们这边出现,让所有聚集于此的恶魔都疑惑重重。

    “就是他!”

    冥河对岸,黄泉君主的后裔卡普斯,一见秦烈突然现身,猛地尖叫。

    “什么?高阶恶魔?怎么会有高阶恶魔在对岸?”巨蝎魔嚷嚷道。

    “三位少主,那是一个高阶恶魔,为什么他在对岸?”金甲战魔也惊奇了。

    “鬼知道!”卡普斯脸色森冷,道:“不管他怎么在对岸的,反正等冥河上空的结界一消失,你们就给我杀了他。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巨蝎魔答道。

    他不敢违背卡普斯的命令,因为卡普斯乃黄泉君主的血脉后裔,而黄泉君主才是这层炼狱的最强统治者。

    就算秦烈和卡普斯一样是高阶恶魔,在他们来看,秦烈的身份也绝对没有卡普斯的高贵。

    而且。秦烈也恰恰在冥河的对岸,将冥河对岸所有试图过河者击杀,本来就是他们过来的任务。

    “我从来没有在这里见过你!”

    本为飓风蛟魔的拉蒙特,摇动着恶魔翅膀,带动起飓风,一边朝着秦烈接近。一边厉声说道:“我在这里已经有五千多年了,所有强大的家伙,我全部都认识!你如果在我们这一方天地,我绝对不可能没有见过你!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突然在我们这边出现,你是如何提前越过冥河。从对岸过来的?”

    “不错!他肯定是从对岸来的家伙!”

    “不管他怎么来的,先杀了他!”

    “杀死他!”

    那些急着渡河的恶魔,群情激奋,眼中凶光熠熠,嘴角都分泌出兴奋的唾液。

    一头由寒狱岩魔进化而成的七阶恶魔,咆哮着,第一个冲了过来。

    “血脉!石化!”

    这头身高近十米,石灰色的魔躯。闪烁着冷硬光芒的恶魔,瞬间激发了血脉天赋。

    秦烈眼睛直视着他,突地感到一股血脉能量。从他的眼睛汹涌而来。

    “喀喀!”

    突然间,秦烈感到他浑身的骨头都变得僵硬,指头像是迅速朝着石块衍化。

    “七阶的家伙……”

    他在心中冷哼一声,并没有第一时间发力,而是沉静地看着那头恶魔持续增强着血脉力量。

    当他没有动作时,那头从寒狱岩魔蜕变而来的恶魔。更加肆无忌惮地释放血脉天赋。

    “喀喀!”

    一张眼功夫,悬浮在半空的秦烈。大半个身子都被石化。

    “没有经历过血腥的高阶恶魔,居然敢在这个时候出现。根本就是送死的!”

    那头恶魔嘶啸着,巨大的恶魔爪子,狠狠地拍向秦烈的脑壳。

    “嘭!”

    数百道灰褐色光芒,从秦烈半石化的魔躯内溅射开来。

    来自于那头寒狱岩魔的血脉力量,在他恶魔心脏强有力跳动的时候,立即被扫荡一空。

    他那魔化后的躯体,如又猛地拔高了几寸。

    他那指甲如利刃的左手,锋利尖刀般,划过寒狱岩魔的脖颈,寒狱岩魔硕大的头颅旋即飞向天空。

    鲜血溅射时,秦烈来到了另外一头恶魔身旁,肩膀重重撞击在那恶魔心脏处。

    “噗哧!”

    他肩膀上的刀刺,从那头恶魔后心冒出,那头恶魔也马上惨死。

    “血脉天赋,金辉!”

    一道道金耀光芒,从他魔化以后的躯体爆射开来,临近他的另外几个七阶恶魔,被纷纷洞穿了躯体。

    “不对!”

    冥河对岸,那头金甲战魔大声惊叫起来,“他的血脉等阶在八阶!他和我们一样,也是八阶的血脉!”

    此言一出,巨蝎魔明显有些犹豫了。

    一个八阶的高阶恶魔,在冥河的对岸现身,而且还是在如此敏感的时刻,这太过于不同寻常。

    巨蝎魔的血脉,离九阶的恶魔领主并不远,他的智慧已经比大多数恶魔出众。

    他感到有点不对劲。

    “八阶又怎么样?”卡普斯脸色阴沉,冷冷看向那三个恶魔,说道:“你们都是八阶的血脉,你们三个加起来,难道不是他的对手?安排你们过来的那家伙,应该吩咐过你们,要你们完全听我们的命令吧?”

    巨蝎魔无奈点头,道:“大人是这样吩咐的。”

    “那你们只管听话做事就行了。”卡普斯哼了一声,“区区一个不知名的高阶恶魔,难道比我们三个的身份还要高贵不成?你们难道想因为他,得罪我们三个?”

    “不敢。”巨蝎魔惊惧道。

    “我们三个,任何一个血脉突破到八阶,觉醒了父亲的一种主要血脉天赋,就一定可以进阶到领主。”卡普斯仰着头,威胁道:“我们如果进阶到领主,你们应该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吧?”

    “明白了。”巨蝎魔想了一下,道:“等冥河上的结界一消失,我们就会去杀死他。”

    “这就对了。”卡普斯满意道。

    “噗噗噗!”

    冥河对岸,魔化形态的秦烈,以血脉中的金辉天赋,爆射出漫天凌厉金芒。

    一个个聚集于此的七阶恶魔,接连被他击杀。

    “呼!”

    同为八阶血脉的拉蒙特,扇动着翅膀,终于忍不住出手。

    “……还有几分钟,只有尽快解决了你们,我才可以在待会儿有足够的时间,将对岸的家伙全部杀光。”

    “喀嚓!”

    他随手将一头七阶恶魔的脖子拧断,厉啸一声,涌动着浓郁的深渊魔气,轰然撞向拉蒙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