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黄泉炼狱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黄泉炼狱

    灰暗天幕下,秦烈以魔化后的身躯,没有目的的飞驰着。

    浓郁纯粹的深渊魔气,被他魔化后的躯体,给自然而然地吸入体内。

    他魔化后的躯体,似乎极其适应并享受这一层不知名的炼狱,享受这里的气息。

    他暗暗感受,发现那一颗恶魔心脏的跳动,都似乎比往常要欢快一些。

    “应该没错了,这里就是一层炼狱……”

    保持着魔化后的形态,他四处飞驰了一阵子,并释放出灵魂感应。

    虽然处于魔化的状态,可他的灵魂洞察力和感知力,还是要强过真正的恶魔。

    他灵魂如无形的水,向八方荡漾,慢慢渗透着。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个不算特别强大的灵魂,进入他的感知范围。

    他旋即朝着那个拥有灵魂动静的生灵潜去。

    一刻钟后,他落向一片灌木丛。

    “呼哧,呼哧!”

    一头外形如蝙蝠的恶魔,翅膀沾满鲜血,趴在灌木丛内抽搐着。

    他翅膀一抖一抖的,不时有鲜血迸射出来,明显已经受了重伤。

    “这种血气和灵魂……”

    秦烈略一感知,就知道眼前的恶魔▲■长▲■风▲■文▲■学,≦∽▽t,等阶不会超过七阶。

    不超过七阶的恶魔,在如今他的眼中,属于低阶恶魔。

    他光明正大地现身。

    感应到他刻意释放出来的气息,那头模样如蝙蝠般的恶魔,急忙挣扎着飞了起来。

    一边扑动着翅膀。他一边以恶魔古语询问:“大人。请问你有何事?”

    在他的眼中。即便是魔化以后的秦烈,依然显得优雅高贵,他立即肯定眼前的同类,乃是一个高阶的恶魔。

    高阶血脉的恶魔,往往为强大的初代恶魔的后裔,在深渊有着极其优秀的血统和根基。

    这样的恶魔,出生就和他们不一样,属于恶魔中的贵族。

    “我在深渊通道内迷失了。这是哪一层炼狱?”秦烈同样以恶魔语言问话。

    “这是黄泉炼狱。”蝙蝠外形的恶魔肃然起敬。

    只有那些真正强大的恶魔,才敢在八层炼狱的深渊通道内穿梭,可以在不同的炼狱层面走动。

    一听说秦烈在深渊通道迷失,他马上变得更加的恭敬,急忙道:“大人,你被深渊通道甩出来了?这儿离深渊通道很远,你怎么在这里?”

    秦烈没有回答他,而是继续追问:“深渊通道的方向在何处?”

    “那边,离此地很远,还要穿过冥河。”蝙蝠形状的恶魔。惊讶的看着他,说道:“大人。你是怎么穿过冥河过来的?”

    “冥河!”秦烈脸色一变。

    “你不是穿过冥河来到这儿的?”蝙蝠恶魔愈发惊讶,好奇地问道:“深渊通道的力量,难道将你直接越过了冥河,将你给送到这里?”

    “咻!”

    秦烈没有理会他,而是化为一道紫色电光,朝着他指向的位置飞去。

    他不断疾驰掠动着。

    途中,他也感应到其他一些恶魔的灵魂气息,可那些被他感应到的恶魔,血脉等阶似乎都不是很高。

    那种程度的恶魔,灵魂不够强大,他能感受到他们,恶魔却无法感应到他。

    他得以从容绕过那些恶魔,一直朝着冥河的方向飞驰。

    许久许久之后。

    一条宽阔无比,漆黑如墨汁的蜿蜒长河,霍然在他眼中显现。

    那条漆黑长河的一端,如连接着远方的天穹,似乎是从云霄深处垂落下来。

    长河从远方天空垂落以后,一直蜿蜒延伸到他的位置,然后另一端不知流淌向何处。

    黑糊糊的冥河,宽数千米,河面上阴森幽寒。

    他站在冥河边,以灵魂感应,似乎能听到从冥河内,传来了亿万灵魂的低泣和厉啸魂音。

    他只是略一感知,就感到头晕眼花,精神都有些萎靡。

    冥河的上方,似存在着一种无形的结界,那种结界和希林在天阴谷内缔结出来,让裴德鸿他们魂坛和**分离的结界颇为的相似。

    “希林!”

    秦烈神情一动,身影悄悄潜隐,集中了灵魂意识逸入镇魂珠。

    他的一缕魂念直达镇魂珠第四层空间。

    “希林!”

    他发出魂音,那一簇灵魂幽影,立即落在希林的灵魂树旁。

    纯灵魂树形态的希林,在镇魂珠的第四层空间,似被镇魂珠吸纳了一缕缕的魂力。

    那株属于希林的灵魂树,如今已缩小了五六倍,而且变得极为模糊不清。

    他以灵魂感应,发现希林的自主意识,智慧,记忆,都似乎渐渐湮灭在了镇魂珠。

    就连希林的灵魂本源印记,仿佛也将逐渐消失。

    然而,在希林的灵魂印记内,却另有一点幽光始终闪烁着,竟然没有熄灭的迹象。

    而且,他盯着那一点幽光时,隐隐有一种注视冥河的诡异感。

    “难道是希林在玄阴冥海内领悟的力量?”

    这般想着,他试着以他的灵魂,去触感,去探知其中的奥妙。

    突地,希林那已快要消散的灵魂印记,回光返照般变得强大起来。

    “嘶嘶!”

    一丝丝魂丝,从希林的灵魂印记内冒出,一下子缠绕到他的这簇魂影上。

    “炼狱!你到了炼狱!我嗅到了冥河的气息!”

    “放我出去!你让我出去!我可以给你一切!”

    “快点让我出去!”

    一道道希林的灵魂意志力,朝着他狂轰滥炸,试图让他有一霎的不清醒,从而做出糊涂的决定。

    他有种感觉,只要他有一丝的疏忽,让希林离开了镇魂珠,飞入了那条冥河,希林就能在冥河内重生,还会变得更加难以控制。

    他竭力阻止着。

    “爆灭!”

    他试着动用镇魂珠的力量,要抹杀希林最后的一丝魂印。

    一团奇异的光烁,突地将希林的灵魂印记裹住。

    “蓬!”

    希林最后的一丝残魂意识,瞬间化为虚无,彻彻底底消失。

    可那一点幽光,却从希林爆碎的灵魂内飞出,居然还顽强地留在镇魂珠。

    “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秦烈的灵魂幽影,在希林魂飞魄散以后,又试着去感知。

    “轰!”

    霎那间,无数不知名的流光和杂乱无序的秘纹符号,如潮水般涌入他的灵魂。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