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灵魂壳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灵魂壳

    镇魂珠,第四层空间。

    六大虚浑之灵,在这一层空间安静蛰伏着,很久都没有出来进食。

    许许多多晶莹透亮的气泡,荡漾在这层空间,每一个气泡都犹如独立的域界天地,内部藏有神秘的古阵图。

    秦烈的灵魂意识,化为一道幽影,慢慢在这一层空间显现。

    麦考姆和拉蒂夫被炼化成的魂珠,如两颗灰暗的星辰,悬浮在这层空间一动不动。

    咒祖的灵魂,呈一团暗光,内部初始还涌动着思想和意识。

    一丝丝魂线,从咒祖的灵魂光团内,一点点飞逸出去,消泯在这层空间。

    咒祖的灵魂能量,迅速流逝着,变得越来越弱。

    秦烈所化的灵魂幽影,注视着咒祖的灵魂,很快发现那暗光内,竟然慢慢只剩下纯粹的记忆。

    咒祖的意识,似乎随着魂力的抽离,也消失在这层空间。

    他心神一动,从他所化的幽影内,分出一束魂光。

    魂光如针线刺在咒祖的灵魂光团。

    霎那间,无数闪烁的光影,凝为一幕幕记忆,如海般席卷而来。

    他的灵魂,似畅翔在咒祖的记忆世界,似在经历咒祖所经历的一切……

    他看到咒祖年幼的时候,就时常蹲在古树下,看着树叶上的树纹,一看就是一整天。

    有时,咒祖拿着一块龟壳,将上面的纹线,以树枝刻画在地上。

    他看到咒祖望着自己的掌心,将掌心的纹理,仔仔细细刻在书卷上。

    所有存在天然纹理的事物。咒祖从小就喜欢,可以看上几天几夜而不知疲惫。

    有一天,咒祖得到一个古朴的龟壳,将上面细纹画在自己手臂上的时候,突然发现那些神秘的纹线。不断牵引着天地灵气,通过他手臂的纹线涌入他体内。

    他从此懂得了修炼之术,他的人生,也因此翻开了全新的一页。

    一幕幕画面,随着秦烈的灵魂渗透,都清晰地浮现。

    咒祖通过天然的纹络。悟透力量真谛,从而领悟到密咒的奥妙,踏上了修炼之路。

    他最终成为咒之始祖的艰辛过程,慢慢和血祖、巫祖、尸祖,成为人族五祖之一的经历。还有他和魂祖等人合力,将暴乱之地深海,那连接深渊通道入口封死的行动,都一一显现。

    秦烈的灵魂意识,通过阅览咒祖的记忆,像是陪着咒祖重新活了一遍。

    一幕幕记忆画面,最终定格到擎天城。

    “咻!”

    秦烈和咒祖灵魂光团连接的魂线,突然收回。他心神惊讶了。

    通过查阅咒祖的记忆,他甚至知道咒祖给予雷帝的回归路径,是将雷帝误引向阴影暗界。让雷帝在阴影暗界迷失。

    可咒祖和灵族天启大贤者来往的一切记忆,居然完全不存在!

    仿佛,咒祖压根没有和天启大贤者来往过,不认识天启大贤者。

    可他通过咒祖的那番话,又知道咒祖和天启大贤者明明关系密切,知道就是因为天启大贤者的诱使。咒祖才背弃了人族。

    “厉害,竟然能够抹掉咒祖和他来往的所有灵魂记忆……”

    秦烈深思了一番。渐渐明悟,知道灵族的天启大贤者。必然是通过他所不能理解的手段,也不知在什么时候,将咒祖的一部分记忆抹除了。

    所有咒祖的记忆,都没有和天启大贤者来往的记录,这足以证明一定是天启大贤者动的手脚。

    在咒祖记忆内游荡了一番,他平复灵魂波动,又重新看向咒祖的那一团暗光。

    暗光内,只剩下咒祖一生的记忆,似乎连自主的意识和思想,都慢慢被镇魂珠给融合。

    他有种感觉,只要他稍稍用力一点,似乎就能将咒祖的一切都抹除。

    那样,咒祖就彻底死亡了,将什么都不剩。

    他暗暗犹豫。

    “天启大贤者,既然可以抹除你的一部分灵魂记忆,说明他或许在你的灵魂之中,都动了手脚。这样的你,就算我给你找寻传承者,都存在一定的风险,所以……我只能彻底抹杀你的灵魂。”

    他心神一动。

    “蓬!”

    咒祖最后的那些记忆烙印,也在镇魂珠爆碎,最终化为虚无。

    他知道,从今以后咒祖算是彻底死绝了,就算天启大贤者拥有咒祖的躯体,也无法再做些什么。

    他将注意力转移到麦考姆和拉蒂夫的灵魂。

    这两个魂族皇子的灵魂,在第四层空间,像是两颗灰暗星辰。

    丝丝魂光,从他们的魂珠内漂浮着,被镇魂珠吸收着。

    当秦烈试着渗透他们的灵魂时,却突然发现不得而入,然后他注意到麦考姆和拉蒂夫的魂珠外层,竟然有着诡异的“壳”……

    一层灰褐色,布满了神秘魂族秘纹的“壳”,牢牢裹住麦考姆和拉蒂夫的灵魂本源。

    这使得麦考姆和拉蒂夫的灵魂力,虽然始终被镇魂珠抽离着,可他们的意识、思想、记忆这些最为核心的灵魂源头,却分明不受影响。

    麦考姆和拉蒂夫的灵魂,如今就像是两个核桃,他们的思想、意识、记忆乃核桃仁。

    在外层,却有着坚硬无比的核桃壳。

    那一层“壳”的存在,让秦烈无法渗透他们的灵魂内部,镇魂珠也不能将他们完全炼化杀死。

    秦烈炼化过暗魂兽和血魂兽,知道卡达克和梅奥,也是两个魂族的族人。

    但卡达克和梅奥,灵魂之中,都没有类似的“壳”存在。

    他于是搜索魂兽的记忆……

    一会儿后,他从魂之始祖残碎的记忆中,知道了那一层“壳”意味着什么了。

    麦考姆和拉蒂夫,乃魂族御魂大帝的魂脉传承,他们不同于其他魂族族人。

    身为御魂大帝的后裔,他们在灵魂成形的那一刻起,就拥有了那层“壳”——那是御魂大帝给予他们的庇护。

    那层“壳”,可以保住他们的灵魂本源,让他们很难完全被杀死。

    根据魂之始祖残碎的记忆,他知道整个星河内,也没有几样东西,没有几个人物,能破掉御魂大帝在他后裔灵魂内缔结的保护壳。

    同为御魂大帝后裔的魂之始祖,那层壳之所以破碎,是因为他自己敞开了那层壳,以内部的灵魂本源去融合秦家祖先秦天。

    结果,他的灵魂本源,没有能完完全全抹除秦天的灵魂意识,没有能彻底抹掉秦天的魂念。

    他反而遭受了反噬,期间不知发生了什么,使得他似乎最终被秦天取代了。

    “破不掉那层壳,但他们魂力被抽尽,又在镇魂珠内部世界,也无法继续作恶了。”

    秦烈犹豫了一会儿,发现拿麦考姆和拉蒂夫没办法,只能悻悻离开。

    他思量着,或许等镇魂珠吸收了更多的灵魂力,更加强大一点,就能破开那层由御魂大帝缔造的灵魂保护壳了。

    他的灵魂意识从镇魂珠回归。

    走出这座幽暗大殿,他的气息一显露,冰帝、炎帝和他爷爷秦山,都闻讯而来。

    “雷帝怎样?”炎帝急问道。

    “的确是咒祖陷害了他。”秦烈叹了口气,说道:“他被咒祖给引导到了阴影暗界。”

    炎帝、冰帝都瞬间变了脸色。

    千万年来,灵域一直都流传着关于“阴影暗界”的传说,有许多巅峰的强者,自认为无敌于天下,都试着前往“阴影暗界”探索境界的终极。

    结果,那些前往“阴影暗界”者,都永远迷失在其中。

    在灵域漫长的历史上,真正可以从“阴影暗界”走出的,仅仅只有一人——秦浩。

    “秦浩呢?他多久能回擎天城?”冰帝立即问道。

    “不错!秦浩去过阴影暗界,他或许能够帮到雷帝!”炎帝振奋道。

    “他短时间回不来。”秦山苦笑。

    “为什么?”冰帝皱眉。

    “他应该在炼化绝望魔王的恶魔心脏。”秦山道。

    “什么?”炎帝大惊失色,“他真的杀了绝望魔王?”

    冰帝也微微变色,“那恐怖魔王呢?”

    “不知道,好像是脱身后潜隐起来了。”秦山也颇为意外,“现在我也不知道他人在何处,我最后得到的关于他的消息,就是他需要时间将绝望魔王的恶魔心脏炼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