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脱困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脱困

    姬家。

    巨大的域界之门口,秦烈的那具暗魂兽分身,焦急如焚。

    “不行!朱雀界的域界之门处于封闭状态,没办法连接那边啊!”姬媛喝道。

    陈霖、单元庆和缪怡姿,如今都聚集在此,都在等候和朱雀界连通。

    发生在朱雀界的巨变,他们如今也都已知晓,都想尽快踏入朱雀界。

    “那些灵族的家伙,怎会知道你在朱雀界?”缪怡姿不解道。

    “鬼知道怎么一回事。”秦烈这具分身脸色阴沉的可怕。

    “朱雀界离灵域也颇为遥远,不能通过域界之门前往的话,短时间我们无法赶到。”陈霖急躁道。

    与此同时。

    泊罗界。

    黄金巨人班德拉斯,也在那一扇域界之门口,和秦烈的血魂兽分身一道儿。

    他们也试图通过泊罗界的域界之门,瞬间赶到朱雀界,好帮助秦烈本体来抵御纳尔森的威胁。

    可这边的结果,和姬家完全一样,域界之门都无法和朱雀界达成连通。

    秦烈这具血魂兽分身,和黄金巨人也是焦躁无比。

    “怎么了?”

    突然间,炎帝的声音,从七灵岛的方向传来。

    秦烈凝神一看,发现炎帝就在七灵岛,和唐思琪并肩而立。

    炎帝似看出了他神态的焦急,他身影一晃,横跨了数万米的距离,忽地在他眼前现身。

    “灵族赛多利斯家族的纳尔森,如今在朱雀界现身了,我们的两个分身。都无法通过域界之门前往朱雀界。”秦烈这具血魂兽分身,沉声道:“纳尔森还锁定了朱雀界的空间,使得我还没办法利用其他的方式,在短时间到达。”

    “他奔着你本体而来?”炎帝脸色严峻。

    秦烈点头。

    “朱雀界被关闭,不能通过域界之门过去。这样的话……”炎帝沉吟了一下,道:“我立即通知冰帝!”

    “冰帝?”秦烈一震。

    “他现在应该还在冰凤界,冰凤界离朱雀界不太远,以冰帝的实力,横跨朱雀界和冰凤界的星河,可能也需要点时间。”炎帝脸色严肃。说道:“但应该要不了太久!他可能是最快能赶往朱雀界,并且能阻止纳尔森的人物了!”

    这般说着,炎帝忽地闭眼。

    一股极为隐讳的灵魂波荡,如荡漾开层层空间涟漪,突然隐没向不知名的域外天河。

    炎帝和冰帝。还有雷帝之间,似有着特殊的灵魂联系方式。

    他以那种诡秘的方式,将他的心灵念头,直接传递到冰帝那儿。

    “好了。”炎帝睁眼,道:“冰帝已得知消息,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朱雀界,你尽量拖延一阵子,等冰帝到了朱雀界。一切都好说。”

    “多谢!”

    ……

    “索姆尔竟然还存活于世?”

    朱雀界,秦烈的本体骇然失色,第一次对同阶的家伙。生出如此强烈的不安感。

    在本源始界搅出那么大风浪,差点害死深蓝,将神族、恶魔都给玩弄于鼓掌之间的索姆尔,仅仅只是一个分魂?

    后来又在炎日深渊现身,弄出“烬灭之光”出来,引出了一个阴影生命的索姆尔。也是分魂?

    索姆尔的主魂在何处,究竟有着怎样的神秘。连纳尔森都不知道。

    那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索姆尔没死,可奥克坦却死了!”纳尔森厉声喝道:“他因你而死!”

    一见他动怒。蜥蜴始祖和柯蒂斯,自然而然地挡在秦烈身前。

    纳尔森嘿嘿厉笑,“你们?”

    他就欲动手击杀。

    “你难道没有感觉到朱雀界的不同?”秦烈突地说道。

    纳尔森一愣。

    “在如今的朱雀界,有没有炎日深渊的气息?”秦烈询问。

    “我又没有去过炎日深渊。”纳尔森冷哼。

    秦烈点头,微笑道:“前辈,我需要告诉你一件事。”

    “何事?”纳尔森一脸不耐,“你以为拖延时间就有用吗?我老实告诉你,朱雀界的域界之门,已经被我麾下牢牢控制住,任何人都休想通过域界之门来救你。你所在的空间,也被我的血脉力量禁锢,你无法利用时空妖灵的血脉天赋,将你的两个魂族的分身弄来。这意味着,不论你通过什么方法,你都无法逃出我的手掌心。”

    他语气斩钉截铁,显得极为有自信。

    “是么?”秦烈哑然失笑,“你难道忘记我是炎日深渊的缔造者了?这个朱雀界,如今和炎日深渊为连通的关系,你真以为你可以杀死我?”

    “炎日深渊和此界互通?怎么可能?!”纳尔森惊喝。

    “怎么不可能?”秦烈反问。

    “一个域外的天地,想要和一层深渊连通,需要的条件太苛刻了,几乎不可能实现!”纳尔森了解其中的隐秘。

    “没什么不可能的。”秦烈咧嘴怪笑。

    “轰隆隆!”

    他所在的火山底,传来疯狂的震动声,一道道如火焰巨龙般的岩浆,疯狂地喷涌而出。

    “呼!”

    他的那座一层魂坛,从他脑海内倏地飞出,就悬浮在他眼前。

    一个个繁琐奇妙的火焰图纹,由那晶莹的魂坛内,慢慢地浮现出来。

    那些火焰图纹缓缓涌动着,似牵引着火焰规则的脉络,在对火焰真谛进行着改变。

    与此同时,两个神秘古老的深渊文字,也从那魂坛内呈现出来——炎日!

    “你感受一下,朱雀界的这一方火焰天地,是不是在发生着变化?”秦烈微微一笑。

    纳尔森脸色一变。

    “我或许还不能将你锁定的空间,以我浅陋的火焰知识撕碎,不能以时空妖灵的血脉凝炼星门。”秦烈忽然放松下来,“可是,如果我仅仅只是想要从朱雀界,返回我缔造的炎日深渊,你又能拿什么阻拦我?”

    无数跳动的火焰,从他全身毛孔内飞逸出来,将他化为一个火人。

    从那一簇簇火焰内,纳尔森竟感知到深渊的气息,这意味着秦烈身为炎日深渊的缔造者,真的可以轻易离开。

    纳尔森忽然明白他失策了。

    他也知道如果一方天地,和一层深渊有了互通的关系,那身为缔造者的恶魔,在两个天地间可以不受任何阻碍的随意进出。

    “呼!”

    秦烈的身影,在他的注视下,瞬间消失。

    纳尔森覆盖十万里的灵魂意识,没有搜查到丝毫秦烈的灵魂气息,他旋即意识到秦烈已回到炎日深渊。

    他立即相信秦烈所言非虚。

    又是一霎,秦烈刚刚消失的身影,又突兀闪现出来。

    秦烈笑眯眯地看着他。

    他脸色阴沉,道:“你是通过何种方式,将炎日深渊和这朱雀界互通的?”

    “无可奉告。”秦烈摇头,随后突然问道:“那两个魂族的皇子,是不是也知道我本体带着那件圣器,从灵域消失了,才会潜入姬家和敖家?”

    纳尔森脸色阴沉,也道:“无可奉告!”

    秦烈沉吟了一下,神情一冷,再问:“你是如何得知我人在朱雀界的?消息是不是来自于天弃大师?”

    “你知道我是灵族的罪人。”纳尔森哼了一声。

    “天启大贤者在灵域经营多年,他以天弃大师的身份,在灵域也不知弄了多少眼线。”秦烈想了想,“也只有他,才能对灵域各类事情了若指掌,也只可能是他,知道我如今在朱雀界。不管你是不是灵族罪人,他如果觉得你还有利用的价值,就可能会将消息传递到你这儿。我甚至认为,你们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来到灵域,也是因为他的帮助。”

    “小子想法很多,至于对错嘛,我不会给你答案。”纳尔森哼道。

    也在此时,一道耀目冰光,从天外疾驰而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