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故人来见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故人来见

    黎昕一走,秦烈的本体,就通过星门破空而来。

    那具血魂兽分身,在面对着生命古树时,体内魂兽的血脉都变得无比活跃。

    他本体一过来,站在生命古树底下,更是生出强烈十倍的感应!

    他抬头看向那株生命古树,只觉得体内的血脉,如压抑万年的火山,像是在下一刻就会喷涌出来。

    他神色大变。

    苗风天、血厉、将岸等人,包括姜铸哲,都惊异地看向他过来的本体。

    “沙沙!”

    那株生命古树,在他本体到来以后,枝叶突然剧烈摇曳。

    似乎,在他的本体和生命古树之间,存在着某种神异的紧密联系。

    他们都觉察到秦烈体内血脉变得急躁而汹涌!

    “呼!”

    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强行压抑着几欲疯狂的*,一步步远离那一株生命古树。

    “主人?”苗风天轻喝询问。

    “这东西对我血脉的诱惑太大了。”他一边退,一边向苗风天解释,“但我并不确定,这一株生命古树,一旦炼入我血脉后,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而且,依照黎昕的说法,就算是要将其炼化,也不应该是现在。”

    话罢,他重新借助于星门,本体从寒寂深渊离开。

    不久后,他重新来到秦山的面前。

    “爷爷,我那个神族的外公,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他对我……到底是好意,还是恶意?”

    秦山先前通过他本体的转述,已经知道在寒寂深渊发生了什么,也知道了黎昕的存在。

    他踏入寒寂深渊时,秦山也在思考这件事。似知道他会忍不住询问。

    “说实话,我和那个人没有接触过,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想干什么。”秦山犹豫了一下。道:“你父亲在域外天河内,那些年的经历。我也曾反复追问,可你父亲一直不愿意细说。他只说,你母亲是个好女人,也是他唯一爱过的女人。但是,他带着你从域外回到灵域时,并没有将那女人一并带过来。而且,他回来时还身负重伤。”

    “……至于那个人,你父亲似乎并不是很喜欢。我怀疑你父亲的受伤,也和那个人有关。”

    “我想,那个人应该是想要你留在他身边,而你父亲不愿意,才会爆发冲突。”

    “那个人应该颇为看重你,而不是我们秦家,也不是你父亲。”

    “他或许对你没有恶意,但是,对秦家,对灵域。那就说不准了。”

    听秦山如此一说,秦烈惊讶了,“连爷爷您也不知道具体情况?”

    秦山苦涩摇头。“只有你父亲才明白。”

    “他还要多久才回来?”

    “应该会在处理好恐怖魔王和绝望魔王的麻烦以后。”

    “小烈,外面有人找你!”秦业的声音,从殿外传来。

    秦烈愣了一下,道:“谁?”

    “一个女孩。”秦业微笑道。

    秦烈想了想,发现短时间内,也理不清和烈焰鸢的关系,就暂且不再继续追问。

    他于是走向殿外。

    一个冰肌玉骨,相貌清冷秀丽的女子,俏生生站在殿外。

    看到他出来后。那女子黛眉微蹙,道:“现在见你一面可真难。”

    “林凉儿。你怎会在此?你不是也在寒寂深渊修炼吗?”秦烈惊奇道。

    几年前,林凉儿从墟地的寒冰岛离开。通过泊罗界的域界之门,也前往寒寂深渊征战。

    寒寂深渊的环境,对寒冰凤凰一族来说,算是非常的适合。

    之后,她似乎就一直和朱雀童嫣待在一起,都在泊罗界和深渊恶魔厮杀,通过深渊恶魔来强大自己。

    时隔数年,秦烈一眼看出如今的林凉儿,寒冰凤凰的血脉等阶,已经处于八阶巅峰。

    她似乎离突破到九阶的血脉,只有一线之隔了,身上涌动的极寒气浪,也让他魂坛内的寒冰意境图生出微妙的反应。

    “寒冰意境图,冰帝……”

    秦烈陡然反应过来,眼睛一眯,笑着说:“是不是因为冰帝来擎天城的?”

    “你还不算笨。”林凉儿白了他一眼。

    林凉儿的名字,就是冰帝所取,她母亲以前乃冰帝的坐骑,和冰帝间的关系极为紧密。

    冰帝遗留在墟地寒冰岛的地底冰晶宫殿,也是被她身上的冰帝传承印记所开启,也是因为这一点,她才和秦烈熟识。

    如今,消失了两万多年的冰帝,已正式在灵域的擎天城现身,林凉儿得知这个消息以后,会过来面见冰帝,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冰帝人呢?”林凉儿问道。

    “暂时不在擎天城,不过我想要不了太久,他就会回到擎天城。”秦烈笑着解释。

    “不带我逛逛擎天城么?”林凉儿眼中满是好奇,“听说擎天城乃灵域中央世界,人族最为雄阔奇特的城池,我以前都没有来过灵域的中央世界。”

    “好,我陪你在城内走在。”秦烈笑道。

    虽然魂族的两个皇子,还有灵族赛多利斯家族的族人,都在逐渐逼近擎天城。

    虽然他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可林凉儿既然提出了这个要求,他还是答应了下来。

    他想起了和林凉儿在墟地寒冰岛经历的那些往事。

    当年,他被困于寒冰岛,被林凉儿以极寒之力冰冻,化为了一具冰雕在地底宫殿。

    因他修习了寒冰诀,在那极寒冰冻之下,他没有死亡,不但能看,还能思维……

    他相当于和林凉儿在地底的冰晶宫殿内同处了数月。

    那段时间,他一直暗暗观察着林凉儿的一举一动,看着她华丽的变幻为寒冰凤凰,看着她蜕变为美丽的人族少女……

    “我快要突破到九阶血脉了,到时候,你能不能帮我护法?”林凉儿忽然道。

    秦烈一笑,道:“愿意为你护法的人,应该有不少吧?朱雀童嫣,一定愿意,或许连冰帝……也都愿意。”

    “我想要你帮我护法!”林凉儿道。

    秦烈愣了一下,点了点头,道:“可以。”

    “我要在我们寒冰凤凰的域界去突破血脉。”林凉儿又道。

    秦烈一惊,“你们的那个域界……如今是怎么一个情况?”

    “在六道盟的掌控下!”林凉儿恨恨道。

    秦烈眼中异光一闪,马上明白了林凉儿的真实目的,知道她是想借助于自己的力量,帮寒冰凤凰一族夺取那个域界。

    “我帮你在那个域界护法突破。”他再次点头。

    林凉儿眼角显出喜色,道:“算我没看错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