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熟人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熟人

    蜥蜴始祖穿掠星门而来。

    “十阶血脉者!”

    韩茜俏脸一变,禁不住失声尖叫,突然觉得局势超出了掌控。

    她不知道蜥蜴始祖,究竟是通过什么方法,从域外踏入磐殃界。

    但她敢肯定,她请人修复的那座破旧传送阵,绝不可能允许十阶血脉的异族到来。

    这意味着蜥蜴始祖,还有秦烈,另有他法能进入磐殃界。

    一个十阶血脉者,实力堪比域始境初期的黄渺,这马上令局势变得复杂难明了。

    单单一个黄渺,已没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将眼前的敌人吃定。

    她神情立即凝重了。

    然而,更加令她心惊胆颤的,乃是黄渺后面的反应。

    “老蜥蜴!”黄渺猛地怪叫起来,“怎么会是你?”

    “黄渺!”蜥蜴始祖也大吃一惊。

    剑拔弩张的局势,因两个家伙的惊呼,忽然变得耐人寻味起来。

    “你认识他?”秦烈皱眉。

    “主人。”蜥蜴始祖先冲着秦烈恭敬一礼,然后才介绍道:“黄渺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我们蜥蜴族域界,向来和人族,还有别的种族不对路,也没有什么交情。黄渺,只是人族的一个散修,因为他脾性不佳,没有宗门愿意接纳他,所以他时常活动在域外星河。因为一些原因,我和他有些交情,关系还不错,我没有料到……对方请的会是他。”

    “主人?”黄渺满脸古怪,“老蜥蜴,你什么时候投靠的秦家?”

    “不是投靠秦家。”蜥蜴始祖哼了一声,有些不情不愿地说道:“我,我是侍奉秦烈为主,和秦家没有什么关系。”

    “侍奉他为主?你老糊涂了吧?”黄渺嘲讽道。

    “我……”蜥蜴始祖欲言又止。

    他会变成秦烈的魂奴。其中的情况确实比较复杂,他也并不是心甘情愿。

    可是,在成为秦烈的魂奴以后。他从秦烈那儿也得到不少修炼灵魂的秘术。

    最近一段时间,随着他对秦烈的了解加深。他才意识到秦烈是多么的独特。

    神族血脉,魂族之魂,时空妖灵血脉,连通深渊……

    在秦烈身上潜藏的秘密,如果被曝光出来,足以惊天动地。

    他是在成为了魂奴以后,通过柯蒂斯等人,还有他的暗中观察。加秦烈的一部分灵魂馈赠,才渐渐摸索到其中的玄奥。

    他对秦烈的认识,每加深一层,他对魂奴身份的抗拒,就会弱一分。

    到了现在,他其实已认可了自己的身份,已经不觉得身为秦烈的魂奴,就是一件耻辱的事情了。

    他还想通过秦烈,去接触更加广阔的世界,想为整个蜥蜴族谋取利益。

    他知道作为魂奴。他以后能够从秦烈的身上,得到什么。

    “黄老!你在干什么?”韩茜一看蜥蜴始祖到来后,黄渺立即停下御动魂坛。开始和那头巨蜥闲聊了,马上感到形势不妙。

    她急着催促黄渺动手。

    “少啰嗦!”黄渺回头,冷冷看了她一眼,道:“我和朋友讲话时,你最好少插嘴!”

    只有一层魂坛,境界在不灭境初期的韩茜,其实他并未看在眼里。

    如果不是韩茜拥有海族血脉,修炼水之力量,又和九重天有关的话。他更加不会把韩茜当一回事。

    “你记得答应过我什么!”韩茜叫嚷道。

    “我说了!你给我少啰嗦!”黄渺烦躁道。

    “有趣,还真是有趣呢。”梵妮莎咯咯娇笑。

    秦烈摸着下巴。看看蜥蜴始祖,又看了看黄渺。倒是神情自若。

    在他眼中,局势已经在掌握之中,不论黄渺如何折腾,他都可以从容应对。

    “你如果不能搞定黄渺,我会安排其他人过来。”他神态懒散地看着蜥蜴始祖,以灵魂传讯,“黄渺只要敢动手,他就非死不可。你也知道,只要我想,不需要动用秦家的力量,巨人族的班德拉斯,就足以将黄渺生吞活剥了。更何况,我还可以随时安排古兽族的兽王过来,擎天城的那些秦家强者,也能通过星门,在任何时间踏入磐殃界。”

    听到他灵魂传讯后,蜥蜴始祖巨大的眼珠子,骨碌碌转动了一下。

    “黄渺,我要和你单独谈一谈。”蜥蜴始祖打眼色道。

    黄渺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勉为其难地说道:“老蜥蜴,你别让我太为难啊,我毕竟答应人家的。”

    “为难?”蜥蜴始祖哼了一声,率先往外飞去。

    黄渺暗骂了一句,也向蜥蜴始祖的方向冲去,两人一会儿功夫,就到了另外几座秃山处。

    他们离秦烈的位置,有百里远,双方都隐隐可以看到对方。

    他们离开以后,秦烈这边和那飞行灵器上的韩茜一方,都没有轻举妄动。

    十阶血脉的蜥蜴始祖,和七层魂坛的黄渺,乃如今磐殃界最强的力量。

    他们可以决定局势的走向。

    在他们没有一个明确的意见前,韩茜只能暂时隐忍,不敢第一时间挑衅。

    秦烈倒是老神在在,眼睛放肆地在韩茜的玲珑身姿上游弋着,一边看,还一边啧啧称奇。

    或许是感知到他的想法,梵妮莎低低一笑,又紧紧贴了上来。

    她继续以饱满的双峰去蹭秦烈的肩膀。

    韩茜看着她和秦烈,眼睛几欲喷涌出愤怒的火焰,银牙咬的嘎嘣直响,心中不断怒骂“贱人”,恨不得立即杀上去,将碍眼的两人千刀万剐。

    秦烈本来对梵妮莎并没有什么想法,但是在看到韩茜要吃人般的仇视目光后,突然改变了主意。

    他先是冲着韩茜嘿嘿怪笑了两声,然后他的大手,就顺势按在梵妮莎浑圆的臀部。

    那一刻,他清晰的感觉到,梵妮莎柔软的身子,突然变得僵硬。

    他那落在梵妮莎丰臀的手,也忽地停下,没有做额外的举动。

    梵妮莎身子,初始非常僵硬,但在过了一会儿后,她似放松了下来。

    她还鼓励似的轻轻扭动了一下腰肢,令她那丰满的臀部,在秦烈手掌下微微一颤。

    秦烈立即感知到了惊人的弹性。

    他迟疑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梵妮莎,发现梵妮莎柔媚地吃吃一笑,似忽然变得开始享用他的轻抚。

    他立即明白过来,随后不再有所顾忌,而是当着韩茜的面,大手放肆地在梵妮莎腰臀间来回摩挲。

    时不时地,他还挑衅地看韩茜一眼,嘴角洋溢着古怪笑意。

    韩茜脸蛋涨红,眼中火焰熊熊,不断地喘息,似在苦苦压制着愤怒。

    她似随时都会爆炸开来。

    “你们会死的很惨,一定会!贱人!不知廉耻的贱人!”她在心中咒骂。

    “嘿嘿!”秦烈一边轻笑着,一边搂着艳光四射的梵妮莎,大手在她弹性惊人的丰臀活动着。

    他渐渐感到,怀内的梵妮莎,体温在一点点升高。

    梵妮莎在她女儿韩茜的灼灼目光下,吃吃轻笑,也不知内心想着什么,身子似变得越来越敏感。

    秦烈的大手,在她臀下活动时,明显感到她臀沟已变得湿滑。

    本来只是为了那她刺激韩茜的秦烈,察觉到她的异常后,心中也不由一荡。

    他内心也如猴抓一样,有些心猿意马,注意力都集中不起来了。

    “唔……”梵妮莎低呼一声,突用力咬着嘴唇,艳丽的脸上,红润的如要沁出血来。

    秦烈愣了一下,将湿润的那只手,从梵妮莎臀下抽出。

    他眼中满是讶然。

    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这女人,在她女儿杀人般的目光下,竟然……

    “不要脸的东西!”韩茜终忍不住叫骂出声。

    也在此时,蜥蜴始祖和黄渺,从远方飞了回来。

    黄渺冲着秦烈微微鞠身,垂着头,歉意道:“我会马上离开磐殃界。”

    “哦。”秦烈淡然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