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不惧挑战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不惧挑战

    或明或暗的众多外来恶魔,都在一瞬不移地注视着秦烈,看着他以“噬魔”将洛克“吃掉”,看着他和鬼祭炼狱而来的重甲恶魔继续血战。︽

    科恩、维塔斯这样的恶魔,这时候都是脸色凝重,对炎日深渊一行担忧起来。

    他们对秦烈旺盛的战斗力感到疑惑。

    一般而言,只有九阶和十阶血脉的恶魔,得到本源始界的认同以后,才能将本源始界衍变为新一层深渊,成为缔造者。

    八阶恶魔成为缔造者的先例,是从秦烈才开始。

    同为八阶的恶魔,他们血脉内的很多奥妙,还没有来得及觉醒。

    他们并不知道深渊缔造者,在他所缔造的深渊,拥有怎样的优势。

    他们也就不知道秦烈在炎日深渊拥有超强的恢复力。

    因此,当秦烈和洛克血战过后,当他们明明知道秦烈和洛克一样,也是消耗巨大,却又瞬间精神抖擞以后,都觉得震惊。

    ——秦烈是不该那么快恢复的。

    身为恶魔,他们都知道即便是“噬魔”,所得到的也只是敌人的血脉奥妙精髓。

    “噬魔”血脉天赋,对血肉能量的补充,其实并不是很快。

    “噬魔”只会慢慢强化血脉。

    眼前的秦烈,“噬魔”应该尚未完成,他肯定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将洛克的血脉精华融入自身。

    可秦烈如今滂湃的血脉能量又是货真价实……

    “奇怪。”科恩摇了摇头了,说道:“不应该这么快恢复的。那家伙和洛克战斗后,明显也是伤痕累累的。可现在……”

    他仔细去看。发现秦烈的肩膀。肘部和膝盖处生成的棱刺,又全部生出,而且同样锋锐无比。

    而之前明明是断裂了很多根的。

    “深蓝小妹,这家伙真的不是一个纯粹的恶魔吗?”贝蒂突然道。

    她也感到万分好奇。

    秦烈和洛克的那一战,她从头到尾都在密切关注,她从秦烈的身上,没有感知到丝毫神族族人的气息。

    深蓝所说的,秦烈另外拥有的一部分灵力之能。她也同样没感知到。

    在她的眼中,和她的感知中,秦烈乃是一个最纯粹的恶魔。

    这和她得来的消息不一样。

    她这趟踏入炎日深渊,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见一见被族内那位老头重点提起的秦烈。

    她对秦烈的了解来自于天启大贤者……

    通过天启大贤者,她知道秦烈的血脉特殊,乃浩瀚星空三大血魂导师之一烈焰鸢的杰作。

    烈焰鸢乃烈焰家族上一任族长,是和天启大贤者同名的奇人,她深知那位神族老人的恐怖之处。

    按照天启大贤者的说法,在秦烈的身上。可以潜藏着各族未来命运的脉络之线……

    可直到现在她也没有看到什么出奇之处。

    “和上一次见面比,他的身上有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深蓝轻声道。

    她所认识的秦烈显然不是这样的。

    “这么说,每隔一段时间,在他的身上都有巨变?”贝蒂明眸一亮。

    深蓝轻轻点头。

    贝蒂神情一动,似重新来了兴趣,微微笑道:“这样才有趣。”

    她和深蓝讲话时,发现鬼祭炼狱而来的重甲恶魔,正在逐个被秦烈所杀。

    同样是八阶的血脉层次,那十几个重甲恶魔,单个的战斗力,显然都不及洛克。

    他们在优势在数量,还有相互间的熟悉,和各种奇异的血脉配合。

    可惜,被一个个小型风暴漩涡裹住的那些重甲恶魔,压根不可能将他们的优势发挥出来。

    似乎……深渊存在的古老规则也不允许。

    这导致他们只能各自为战。

    单对单和秦烈厮杀,他们显然不是对手,在洛克死亡以后,这些扈从也被秦烈逐个斩杀。

    众多恶魔观望者,发现时不时地,秦烈就从对手的胸口,以锋利的指甲挖出一颗恶魔心脏出来。

    那些血淋琳的恶魔心脏,落在秦烈的掌心以后,被他以“噬魔”炼化,一会儿就消失了。

    大概半个时辰后,十几个从鬼祭炼狱而来的重甲恶魔,都被秦烈屠杀殆尽。

    那些分散的风暴漩涡,也重新由散而聚,又化为了一个巨型漩涡。

    秦烈又是伤痕累累,身上的漆黑硬甲,也大片大片的露出血肉模糊的伤口。

    他肩膀的棱刺,手上锋利如刀的指甲,也断裂了不少。

    就连他脸上和脖颈上血迹斑斑。

    重新站在巨大风暴漩涡的秦烈,悬浮在空中,剧烈的喘息着。

    他眼中射出来的光芒都黯然了。

    所有外来者都知道,经历了和那些重甲恶魔的一番血战,秦烈如今又处于过度消耗的状态。

    “身为深渊的缔造者,只要在他所缔造的深渊层面,他的恢复力就会强大数十倍。”就在此时,一个外貌普通的高阶恶魔,忽然从远处冒出来,“每一次战斗过后,他这个深渊缔造者,就能通过那些风暴漩涡内的浓郁深渊魔气迅速恢复。”

    “譬如现在,他就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迅速补充的血脉能量。”

    “哦,对了,十几个鬼祭炼狱的恶魔,被他给撕碎击杀。那些恶魔的血肉能量,也融入了风暴漩涡内,会让他们的恢复速度更快。”

    “如果不能在这个间隙,将他给趁机杀死,过一会儿,他又能以全盛状态面对你们的挑战。”

    那看似普通的恶魔,悬浮在半空,离秦烈远远的,轻描淡写的解释。

    他似对深渊古老的规则知之甚详。

    怀着同样目的而来的那些恶魔,本来都在怀疑,怀疑秦烈通过特殊的方法恢复。

    给他们这么一说,那些恶魔都霍然明白过来,立即把握住了其中关键。

    他们第一时间就相信了这个恶魔的说法。

    “索姆尔!”

    风暴漩涡内,秦烈脸色一沉,冷冷看向这个有着恶魔之身的家伙,“上次没有杀了你,你居然还敢进来!”

    他和索姆尔有过灵魂交锋,他的灵魂也烙印着魂族秘术,索姆尔的灵魂气息已被他深深记住。

    不论索姆尔夺舍了谁,只要他的灵魂本源没有变,秦烈就能立即认出他。

    “嘿嘿,好威风啊,成为深渊缔造者了,竟然还拥有了恶魔之身。”索姆尔怪笑着,说道:“我真的越来越好奇了。”

    “他就是索姆尔?”贝蒂一怔,旋即搜寻四周,不久后便咯咯笑道:“奥克坦还不出来?”

    她觉察到了奥克坦的气息。

    本来还想潜藏一阵子的奥克坦,被迫现身,一脸晦气地看着她,“你来干什么?”

    他显然不想看到贝蒂。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