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嗜血妖灵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嗜血妖灵

    “蓬!”

    寒澈、冰晖过来的黑洞,在灿灿碎光中,化为了灰烬。

    对峙着的各方异族强者,在那黑洞爆碎以后,终有所觉。

    一束束刺目的光芒,顷刻间聚集向那片黑洞区,看到一缕冰蓝色的光线,正迅速往回收缩。

    “那是……”阿萨德率先反应过来,一脸惊异地问道:“秦烈?”

    深蓝抿嘴一笑,轻轻点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他怎会回来的。”

    “咻!”

    秦烈的身影,突然从冰蓝色光线回缩的洞口冒出,堂而皇之地又一次现身。

    “诸位好!”他咧嘴嘿嘿笑道。

    这时候,他已通过星门将伊诺丝送回了寒寂深渊,毁掉和灵域连通的黑洞以后,他此行的目的已达成。

    只要他愿意,他现在可以瞬息间返回寒寂深渊,亦或者擎天城,包括炎日深渊。

    人在深渊通道内,他又全力激发了时空妖灵的血脉能量,只要他想走,他相信就算是阿萨德和寒澈这种级别的强者,也拿他无可奈何。

    就是确信能从容而退了,他才敢大大方方地现身,不怕和这些星河间的巅峰强者会面。

    “连通灵域的黑洞,是因为我的不慎而凝结形成,我专门进入深渊通道,就是要摧毁那个黑洞。”他真正镇定下来,悠然说道:“如今那黑洞已被摧毁,各位如果还想前往灵域,就只能横跨漫长的星海了。嘿,即便是以神族星空巨舰的高速。全力以赴驰骋。也至少需要两年的时间。才能进入灵域的天地。而魂族、灵族和恶魔,离灵域的星河路程更加遥远,你们恐怕需要更长的时间。”

    此言一出,汇聚于此的各大异族强者,都是脸色沉重。

    尤其是寒澈,他已面如寒冰,眼中透射的寒意,似乎将附近的天地都给冰冻。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明明身怀烈焰家族的血脉。本源始界时,烈焰家族也将你视为族人看待,你为何要背叛我们?”寒澈冷声道。

    一众异族强者都目显疑惑。

    他们中的很多人,包括阿萨德和纳尔森在内,其实对秦烈都不太了解。

    如果不是秦烈在本源始界现身,在各大异族七阶血脉族人的手中,最终夺取了本源晶面,他们到现在也不会注意到秦烈。

    此刻,出现在他们面前的秦烈,一身的奇异气息。逐渐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在浩瀚星海中,全部都是有头有脸的各族血脉强者。如今都对秦烈起了强烈的好奇心。

    他们好奇为什么不是恶魔的秦烈,能够将本源始界衍变为炎日深渊,好奇为什么秦烈身上流逸出时空妖灵的气息,好奇秦烈和神族的关系……

    “我是灵域人族的族人,我不希望灵域被你们破坏殆尽,不想看到灵域生灵涂炭。”秦烈沉吟了一下,神情认真地看向寒澈,道:“我也不想和神族为敌,如果你们能老实待在域外,不想着侵入灵域的话,我们当然可以相安无事。至于米雅,还有那些玄冰家族的族人,要是你承诺玄冰家族退出对灵域的征伐,我可以想办法送他们从碎冰域离开。”

    “我要是不同意呢?”寒澈冷声道。

    秦烈想了想,说道:“米雅,我不会拿她怎么样。但那些如今被困碎冰域的玄冰家族的族人,在失去你和冰晖以后,将面临灵域百族的联合攻击。就我所知的,我们人族的三帝,都拥有和你相当的实力。真要是那样……那些还在碎冰域的玄冰家族族人,有多少能存活下来,我也无法保证。”

    “你会冷眼旁观?”寒澈道。

    秦烈点头,“我至多不插手。”

    寒澈冷森道:“我倒要看看灵域各族,有没有本事将我玄冰家族那些族人灭掉!”

    这句话一开口,就表明他拒绝了秦烈的条件。

    秦烈脸色也阴沉下来。

    他好言相劝,希望得到寒澈的一句承诺,承诺玄冰家族不参与神族侵入灵域的行动。

    只要寒澈承诺了,他会想办法说服冰帝,然后送那些碎冰域的玄冰家族的族人,通过泊罗界和寒寂深渊连通的域界之门,将那些玄冰家族的族人弄到寒寂深渊,从那儿的深渊通道返回神族。

    这样一来,至少玄冰家族不会再次踏入灵域。

    他深知神族五大家族的实力,有多么的恐怖可怕,不到万不得已,他并不想和神族撕破脸。

    他想尽可能避免神族和灵域的殊死一战,就算最终不能避免,他也希望神族力量减弱一些,希望能够为灵域百族多争取一点时间。

    通过秦业的说法,他知道只要能够多一点时间,秦家的一个计划,就能令灵域百族多出许多域始境和十阶血脉强者。

    每多为灵域争取一点时间,等神族真正到来以后,灵域百族的实力就会强大一分。

    或许,在三五年以后,神族浩浩荡荡而来,发现灵域百族有近百个域始境和十阶血脉强者以后,会宣布中止侵入灵域的计划。

    他希望神族能够和当年一样,认定轰击灵域将会损失惨痛,从而再次选择离开。

    可惜,如今寒澈明确拒绝了他的好意。

    “秦烈,要不了太久,族内就会在如何处置你一事上达成一致。”寒澈眯着眼,道:“到了那时,自然会有人被安排专门擒拿你。除非你永远缩在那个由你缔造的炎日深渊,一直不出来,否则自然会有人找到你。哦,不对,就算你在炎日深渊,族内也会安排和你血脉相当者进入,你好自为之吧。”

    丢下这番话以后,寒澈竟然没有继续逗留。而是化为一道冰光突地消失。

    另外四大家族的族长。之前通过血肉丰碑。要求他决不可杀死秦烈。

    他也知道,在深渊通道内的秦烈,一旦被惊动了,立即就会通过星门遁离。

    在意识到他没办法拿秦烈怎样以后,寒澈冷静下来,选择从深渊通道返回族内,和其余四大家族的族长,还有那些族老。就秦烈一事仔细商谈一番。

    他于是第一个离开。

    寒澈一走,他释放出来的极寒之力,像是拥有灵魂意识,竟也纷纷消失。

    众多被极寒之力冰冻的八阶恶魔,魔躯重新有了温度,那些苦苦抵御的九阶恶魔,狰狞的神情,也逐渐变的放松。

    八阶和九阶的恶魔,因寒澈的离开而解脱,他们嗜血暴戾的眼瞳。突地盯上了秦烈。

    “炎日深渊的缔造者!”

    恶魔们呼吸变得急促,恶魔心脏的跳动声。也如雷轰般响亮。

    一团团深紫色的深渊魔气,夹杂着他们的血脉能量,如璀璨焰火爆炸,从他们的位置绚烂炸开。

    “嗷嚎!”

    嗜血的恶魔,疯狂地朝着秦烈扑杀,试图第一个吞吃秦烈的心脏,取代秦烈成为炎日深渊的新主人。

    灵族的阿萨德,纳尔森,还有魂族的两个皇子,包括羽族、骨族的族人,此时都静观其变。

    他们似知道秦烈随时都会离开。

    没有人认为那些八阶和九阶的深渊恶魔,能够在深渊通道内,将秦烈给瞬间斩杀。

    尤其在秦烈分明可以动用时空妖灵血脉秘术的特殊情况下。

    “没有一个达到十阶的深渊大领主,就想要在这片奇地将我撕碎吞食,恐怕没有那么容易。”秦烈摇头一笑。

    他眼中突地绽放出一道道冰蓝色碎光。

    一缕缕冰蓝色丝线,从他体内飙射向八方,刺入众多大小不等的黑洞。

    以他为中心,一束束冰蓝色丝线,犹如孔雀开屏散开。

    被冰蓝色丝线渗入的黑洞,突然间,竟猛地飞动开来。

    霎那间,那些如死寂万年的黑洞,呼呼地飞旋着,像是一张张择人而噬的魔口,竟反朝着众多恶魔张开。

    从那数百个诡异黑洞内,传来阵阵强猛的吸吮力,阿萨德和纳尔森等灵族十阶血脉战士,从那些黑洞之中隐隐可以窥探到无数末日磁暴。

    即便是灵族的族长阿萨德,脸皮子都忍不住抽搐了一下,似不忍目睹恶魔即将遭遇的残酷死亡。

    “惨……”纳尔森也摇了摇头。

    身为灵族的十阶血脉战士,他们都知道当年为了擒拿时空妖灵一族,为了将那些时空妖灵带回祖地,灵族曾付出多么惨痛的代价。

    他们对时空妖灵一族的认识,要超过所有的域外强者,远远超过恶魔。

    他们知道时空妖灵在深渊通道能造成怎样的毁灭杀伤力。

    一个个八阶、九阶的恶魔,疯狂冲杀向那片黑洞区以后,都突然不受控制地被吸入那些活动的黑洞。

    “喀嚓!喀喀喀!”

    从那些被冰蓝色丝线牵引的黑洞内,只传来微弱的,却令人毛骨悚然的骨骼爆碎声。

    然后,从那些恶魔穿过的黑洞口,也能隐隐看到一团团巨大的身影瞬间化为血雾。

    下一刻,一股股浓稠至极的恶魔鲜血,顺着那一根根冰蓝色丝线,被秦烈从众多黑洞内,一一给抽离出来。

    如江河溪流般的恶魔鲜血,快要汇入秦烈体内时,从他体内飞出一块血肉丰碑。

    所有的恶魔鲜血,于是都消失于那块血肉丰碑,被炼化为精纯的血肉精气。

    “血肉丰碑!”

    “烈焰家族遗失的那块血肉丰碑!”

    “竟然在他手中!”

    冷眼旁观者为之沸腾。

    短短一瞬间,数十个八阶和九阶的深渊恶魔,永远地消失在恐怖黑洞内。

    他们的鲜血,则是被时空妖灵的血线抽出,化为了血肉丰碑内的能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