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混乱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混乱

    寒澈看着众多熟人,也是一头雾水,心中愈发没底。

    他和玄冰家族的族人,最近都在碎冰域,在等候着来自于空间通道的消息。

    可惜他们传递出去的消息,神族另外四大家族的族人,始终没有回讯。

    冰晖按照他的吩咐,前往那来时的空间通道一探知,发现那空间通道的连接之地,变成了一片完全陌生的星空。

    那一刻,冰晖立即意识到他们玄冰家族,提前两年降临碎冰域,恐怕不是一件幸事。

    他预感到这是针对他们的陷阱。

    之后,从那碎冰域的“星渊”中,不断有恶魔冒出。

    那些恶魔一过来,看到守护在“星渊”门前的玄冰家族的强者,立即爆发了冲突。

    低阶的恶魔,面对拥有数名十阶血脉战士的神族强者,自然被一一斩杀。

    而知道被困险境的寒澈,也将注意力瞄向了那“星渊”,连同冰晖一同过来,试图通过深渊通道和其他神族的族人建立联系。

    可他倏一进入深渊通道,猛地看到魂族、灵族和众多的恶魔,还有骨族、羽族的族人,也全部聚集于此,寒澈突然感知到不妙。

    除此之外,秦烈的存在,更加令寒潮疑惑费,ww∷w.解。

    “米雅跟着你一道离开,如今你出现在深渊通道,那米雅呢?”寒澈脸色一冷,目光如冰刀,释放出摄人的寒光,“还有,那条连接到碎冰域的空间通道。你说是你们烈焰家族暗中做的手脚。那现在为什么我们联系不上其他的族人?”

    “小子。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冰晖也神情不善。

    “秦烈?他是秦烈?”灵族的阿萨德一怔。

    纳尔森愣了一下,也突地反应过来,喝道:“从奥克坦手中夺取本源始界的那个家伙!”

    “夺取本源始界的家伙?”一个九阶的恶魔,想了一下,也猛地喝道:“那不就是炎日深渊的缔造者?!”

    随着寒澈的一声“秦烈”,阿萨德和纳尔森率先猜测出秦烈的身份,然后那些恶魔纷纷沸腾了。

    一时间,无数道目光。齐齐聚集在了秦烈的身上。

    “是他……”

    两个魂族的皇子,灵魂剧烈震荡着,魂线如光丝,也向秦烈飘逸而来。

    秦烈为炎日深渊缔造者的身份,因寒澈的一句话,瞬间暴露出来。

    那些想要前往灵域的恶魔,一确定秦烈为炎日深渊的缔造者,几乎都疯狂了。

    “嘿嘿嘿!”

    “嗷嚎!”

    众多八阶和九阶的恶魔,睁大了眼睛,以饿狼看向羊羔般的眼神望向他。

    “糟糕!”秦烈心中大骂。

    “米雅人在何处?”寒澈冷哼一声。突然厉声道:“该死的恶魔,都给我滚开!”

    一片明晃晃的冰芒。遮天盖地的劈砍向秦烈的位置,将所有的恶魔覆盖其中。

    同他一起过来的冰晖,一言不发,如化为一道极寒冰芒,也瞬间刺向那块恶魔聚集地。

    他们一看到秦烈在此,而米雅不在身旁,立即就出离愤怒了。

    他们将秦烈视为了神族的叛徒对待!

    “外公,他是我的……朋友,他在本源始界救过我的性命!”深蓝焦急道。

    阿萨德满脸迷惑,“他是你朋友?”

    “如果不是他,我在那本源始界内,应该已经被奥克坦和索姆尔杀死了!”深蓝一副潸然欲泣的可怜模样,哀求道:“外公,我欠他一个天大的人情呢!”

    灵族的族长阿萨德,本欲将所有的力量,集中起来对付纳尔森和那两个魂族的皇子。

    这时候,听着深蓝的哀求,看着失去冷静的寒澈和冰晖,他忽地犹豫了。

    就在阿萨德犹豫不决时,那些和秦烈、伊诺丝站在一块儿的恶魔,都纷纷遭了殃。

    无数明亮的冰芒,烙印着极寒规则,已劈砍下来。

    被冰芒碰触到的八阶恶魔,只是一刹那,立即化为了晶莹冰雕。

    九阶血脉的恶魔,疯狂咆哮着,全身蒸腾出浓稠的深渊魔气,也只能以血脉力量苦苦支撑。

    “走!”

    秦烈一把扯住伊诺丝,体内的恶魔血脉陡然一变,全身突然溅射出大量的冰蓝色光芒。

    一层蓝色光幕,将他和伊诺丝裹着,犹如一道蓝色电光,竟突然从寒澈和冰晖眼皮子底下飞逝走。

    “咦!”阿萨德一惊,奇道:“好纯净的时空妖灵的气息!”

    赛多利斯家族的纳尔森,还有魂族的两个皇子,看着秦烈一闪而逝,也是突然惊住。

    只有八阶血脉力量的秦烈,在深渊通道内,居然可以快到那种程度,这显然也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是时空妖灵的气息!”纳尔森哼了一声,说道:“这里是深渊通道,也只有时空妖灵一族,可以凭借着血脉天赋,拥有超过我们的惊人高速!”

    “他身上怎会有时空妖灵的气息?”魂族二皇子奇道。

    “根据消息来看,他是灵域人族和神族的混血,应该没有恶魔血脉。可就是这样,那个被他夺取的本源始界,如今竟然衍变为了炎日深渊,你认为这符合常理?”纳尔森反问。

    此言一出,魂族的两个皇子,都沉默了下来。

    他们同时想到,他们魂族的圣器镇魂珠,也不应该被其他种族的族人认可。

    可根据索姆尔的说法,魂族的镇魂珠,如今恰恰就是秦烈的手中。

    能得到镇魂珠的认可,可以令本源始界蜕变为炎日深渊,还拥有时空妖灵的气息……

    在他们的眼中,秦烈的身上已经充斥着太多太多不合常理的地方,这也使得他们对秦烈越来越好奇。

    “冰晖!你去给我找到他!”寒澈喝道。

    十阶血脉的冰晖,抬头看向深渊通道的上方,神情肃然,点头道:“我会的!”

    话罢,他化为一束寒芒,朝着秦烈和伊诺丝离开的方向疾射而去。

    玄冰家族的族长寒澈,则是站在原地,并没有真正失去理智的盯着秦烈狂追,而是突然取出那一块玄冰家族的血肉丰碑,将自己的一丝灵魂本源烙印其中。

    “我是寒澈,我们玄冰家族似被灵域种族陷害,如今被困在灵域。烈焰家族那个叫秦烈的小子,究竟是不是烈焰家族的一部分,我需要烈焰家族那边给我明确的答复!”

    人在深渊通道中,他将他的灵魂讯念,通过血肉丰碑直接传递出去。

    那一缕魂念,以灵魂都不可感知的隐秘方式,准确飘向一个不知名的黑洞,旋即隐没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