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如坐针毡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如坐针毡

    “深蓝!”

    伊诺丝轻声低呼,知道深蓝既然在此,她和秦烈的身份恐怕没办法隐藏。

    本源始界时,深蓝和秦烈交往密切,明显关系匪浅,就算秦烈如今激发了恶魔血脉,以高阶恶魔的形象示人,也绝对瞒不过深蓝。

    她认为深蓝会第一时间揭穿秦烈的身份。

    然而,深蓝只是远远看了秦烈一眼,视线就旋即挪移向赛多利斯家族的纳尔森身上。

    之后,深蓝再没有看向她和秦烈,仿佛压根不认识他们。

    伊诺丝愣了一下,忽地意味过来,对秦烈说道:“看来你和深蓝的关系,比我所想的还要亲密一点,她居然会在这儿装作不认识你。”

    秦烈也是一脸讶然。

    深蓝知道他夺取了那一块本源晶面,自然能猜测出刚刚形成的炎日深渊,十有因他而起。

    身为炎日深渊的缔造者,众多的八阶、九阶甚至十阶的恶魔,都将他视为了猎物来看待。

    只要深蓝将他的身份揭穿,他和伊诺丝身旁的那些八阶、九阶的恶魔,必会第一时间扑上来。

    击杀他,吞吃了他的恶魔心脏,那些恶魔就能成为炎日深渊的新主人。

    九阶和十阶恶︾,ww↓w.魔受深渊规则的限制,不能经过深渊通道进入炎日深渊的时候,在外面将他斩杀,取代他成为炎日深渊的新主,无疑是最直接简单的办法。

    一个新深渊的主人,这个诱惑……没几个恶魔能抵挡住。

    就算是深蓝和那些灵族的族人,面对一层深渊的诱惑。也恐怕会眼红心动。

    深蓝明明认出了他。只要和她外公阿萨德知会一声。就能轻易将他擒拿斩杀,将他拥有的一切夺取,却偏偏没有那么做,还假装不认识他。

    也难怪伊诺丝说他和深蓝关系匪浅。

    隔着一个个恶魔,还有那些灵族的族人,他和很多异族强者一样,将视线投射到深蓝身上。

    一身天蓝色套裙的深蓝,衣裙边角缀满了宝石。那一颗颗宝石不但璀璨动人,还释放出一阵阵汹涌的能量波动,显然都不是凡物。

    生的如瓷娃娃般精美的深蓝,如今似渐渐长大,显得不再是那么稚嫩,稍稍有了点少女的青春风情。

    她的衣裙和身上的服饰,都是精美绝伦,将她衬托的如降下凡尘的蓝衣仙女。

    在她身旁的那些灵族强者,都是九阶和十阶的级别,此时却都小心翼翼呵护着她。分明将她的安全看作是首要目标。

    本就极美的深蓝,又被众多灵族强者。众星捧月般的侍奉着,令她愈发显得高贵动人。

    众多高阶恶魔,还有骨族和羽族等其他种族的族人,一边暗暗观察着她,一边小声议论。

    “那个少女就是灵族的超级灵种,身怀时间、空间、命运和生命四大属性,是灵族史上从未有过的变态存在!”

    “她是阿萨德的外孙女,以前一直被藏着掖着,如果不是她参加了黑暗深渊的历练,在本源始界内展现出血脉天赋出来,现在都没人知道灵族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一个异类!”

    “赛多利斯家族嫉妒她的超强血脉天赋,所以才安排奥克坦也进入本源始界,试图将她杀死。可惜奥克坦没有成功,事情败露以后,赛多利斯家族被迫迁移出灵族的所属域界。”

    “他们是无处可去了,才想起前往灵域避难,结果还被天启大贤者算计了。”

    各大异族强者,悄悄观察着深蓝,轻声议论。

    “天启大贤者的算计……”

    秦烈眉头一动,暗暗猜出“天弃大师”赠送他的一滴十阶时空妖灵的鲜血,会不会也是刻意为之?

    难道,一切都在天启大贤者的计划中?

    这般想着,他下意识地四处张望,生出天启大贤者就在暗处,在暗中窥探着他一举一动的诡异感。

    “阿萨德!你最好不要阻拦我前往灵域!”多利斯家族的族长纳尔森,冷哼一声,道:“你为了你的外孙女默默铺路,一心助她成为灵族的下一任族长,我为我孙子奥克坦谋划,又有什么问题?”

    他阴恻恻的目光,在深蓝的身上扫了一眼,道:“而且,我并不认为多拥有一种血脉天赋,就必须是灵族的下一任族长!那丫头性格太软弱,又是一个女娃,就算她血脉属性惊人,我也不认为她有足够的智慧,可以率领我族走向新的辉煌!”

    “你不认为,不代表别人和你的想法一样。”阿萨德身后,一个十阶的血脉强者,冷冷说道:“另外,就算你不那么认为,也万万不该安排奥克坦进入本源始界杀她!”

    “你对我族灵种动手,才是我们最无法容忍的!”又一个灵族十阶血脉战士喝道。

    加阿萨德在内,一共十名灵族的血脉战士,齐齐在黑洞口现身,摆明了是不准备让赛多利斯家族安然踏入灵域。

    赛多利斯家族那边,连纳尔森在内,也只有两个十阶的血脉强者。

    他们的整体实力,从明面上来看,也是不及阿萨德一行来人。

    “阿萨德,你想怎么样?”纳尔森道。

    “你们束手就擒,同我们返回祖地,以你们的精血来饲养魔宠,我可以为赛多利斯家族保持血脉的延续,承诺不会对你们家族八阶以下的族人动手。”阿萨德沉声道。

    “原来是想要以我们的力量来增强魔宠的等阶和血脉能量!”纳尔森嘿嘿怪笑,突然回头道:“魂族的朋友你们怎么看?”

    赛多利斯家族后方,那片漆黑的云团,倏地漂浮而来。

    从那黑魆魆的云团之中,渐渐浮现出两头魂兽出来,那两头魂兽的体型,比秦烈的两具魂兽分身还要巨大。

    十阶的魂兽!

    魂兽的眼瞳内,两团碧焰般的鬼火,逐渐变得明亮。

    一只魂兽的眉心部位,一簇鬼火飞逸而出,幻化为一缕绿焰般的幽影,“阿萨德,如果加上我们两兄弟,你还认为你们可以稳稳制住纳尔森么?”

    “魂族的二皇子和三皇子!”阿萨德神情一变。

    “竟然是御魂大帝的两个儿子!”一些恶魔也是大惊失色。

    同样的,潜藏于恶魔之中的秦烈,也猛然一震。

    在那两个魂族的族人,以十阶魂兽为血肉傀儡,从那黑色云团走出以后,他眉心的镇魂珠,骤然变得炽热难耐。

    灵族族长,魂族两个皇子,众多的恶魔,骨族、羽族等异族强者……

    忽然间,这个通往灵域的黑洞口,似一下子成为了星河间最凶险之地。

    这一个个强大的异族,如果通过那由他血脉凝结的黑洞,全部涌入了灵域,那后果他简直不敢想象。

    就算是人族的三帝,面对众多强大的外来者,恐怕也无能为力吧?

    秦烈突然头疼万分。

    他也暗暗懊悔,不该那么肆无忌惮的乱来,令深渊通道和碎冰域有了直接的联系,弄出了这么多是非来。

    “咻咻!”

    也在此刻,从那通往灵域的黑洞中,突然闪现出两道身影。

    “寒澈!冰晖!”羽族的老者惊呼。

    “该死的神族也来了!”恶魔怒喝。

    阿萨德和纳尔森,包括两个魂族的皇子,眼见从黑洞内冒出了寒澈和冰晖,也是猛地怔住。

    一道道视线,在这一刻,都汇聚在寒澈和冰晖身上。

    从碎冰域过来,试图和神族其他四大建立联系的寒澈和冰晖,一过来,看到众多的老朋友齐聚一堂,也是轰然一震。

    “发生了什么?你们这些家伙,为什么都在这里?”寒澈茫然道。

    他愣了一下,瞄到了躲在恶魔之中,慢慢往后缩的秦烈,道:“秦烈,你怎么也在这里?还有,米雅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