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寒澈的心思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寒澈的心思

    碎冰域。…

    以寒澈为首的玄冰家族族人,没有理会灵域各族弄出来的动静,而是一门心思扑在秦烈身上。

    “冰晖,你去星空巨舰处,试着联系我族那些一生钻研血脉奥妙的长者。”寒澈吩咐。

    秦烈体内的血脉异常,以寒澈的见识都无法理会,他如今心神震撼,想借助神族长者对血脉的认识,来知晓秦烈血脉为什么能觉醒“绝对零度”这个血脉天赋。

    “好!”冰晖化为一道冰光离开。

    此刻,秦烈悬浮在一块块炸碎的冰岩中,还在平复着八阶的血脉,眼睛也紧闭着。

    同样有着八阶血脉的米雅和玄珞,则是站在寒澈的身旁,眼神熠熠地看着秦烈,一瞬不移。

    在冰晖离开以后。玄冰家族现任族长寒澈,突然道:“目前家族有希望在九阶血脉,觉醒绝对零度血脉天赋的,只有你们两人。”

    米雅和玄珞神情一震。

    “刚刚,在秦烈体内血脉涌现动静时,你们是怎样的感觉?”寒澈肃然询问。

    “绝对零度”这个玄冰家族的血脉天赋,往常都是玄冰家族的族人,血脉突破到九阶以后才真正觉醒,之前不会有任何预兆。

    但在寒澈来看,同样有希望在九阶血脉觉醒“绝对零度”的米雅和玄珞,此时就在秦烈的身旁,还亲眼看到秦烈的血脉觉醒。

    他认为如果米雅和玄珞,当真有潜力在未来觉醒“绝对零度”,这时候多少会有些异常感应。

    他于是一脸期待地看着米雅和玄珞。

    然而。在米雅和玄珞的两人。脸上竟然只有茫然。

    “没。没特别的感觉。”米雅颓丧道。

    玄珞则是木然摇头。

    寒澈心中颇为失望,说道:“绝对零度之间,应该……会相互有所感觉。秦烈体内的那血脉天赋倏一觉醒,我立即就感觉到了,你们两个没有特别感应力,这意味着在你们突破到九阶血脉时,觉醒‘绝对零度’的可能性也不大。”

    此话一出,米雅和玄珞两人都眼神黯然。也是极其失望。

    觉醒“绝对零度”的玄冰家族族人,会被理所当然地视为未来玄冰家族的掌舵者,而寒澈一直以来都寄希望在米雅和玄珞身上,认为他们两人未来最有希望,在九阶血脉时觉醒“绝对零度”。

    可现在,他对米雅和玄珞也不抱有太大的期望了。

    离开了一时的冰晖,突然又闪现出来,对寒澈说道:“我已经让他们传讯了,族内那些精通血脉奥妙的长者,不久后。应该会和其他家族的族人,一同降临碎冰域。秦烈身上的奇妙。当他们到来以后,应该会有一个正确的解释。”

    “很好。”寒澈点了点头,忽然轻叹一声,道“米雅和玄珞,突破到九阶血脉时,未必能觉醒‘绝对零度’。在先前秦烈血脉觉醒的时候,他们两个……没有特别的感觉。除了米雅和玄珞,我看不出家族还有谁能够在九阶血脉时,觉醒‘绝对零度’。”

    冰晖眼神闪烁,他看了看黯然失望的米雅,又看了一眼闭目稳固血脉的秦烈。

    冰晖的眼中,突显一丝异彩,他轻咳一声,忽然以秘术向寒澈传音,“米雅会被你认为有希望觉醒‘绝对零度’,一方面是米雅自身血脉天赋不错,但更多还是因为米雅是你的孩子,她体内流淌的玄冰家族血脉属于你。”

    “而你,是觉醒过‘绝对零度’的人物。”

    “同样的,你认为玄珞有希望在将来觉醒‘绝对零度’,也是因为在玄珞的先辈中,曾经有人和你一样,也觉醒了‘绝对零度’,并且成为了玄冰家族的族长。”

    “这说明你自己也认为,如果先祖之中,有人觉醒了‘绝对零度’,那么,后裔能觉醒这个天赋的可能性就会变大,可是这样?”

    寒澈轻轻点头。

    “你一直尽心撮合玄珞和米雅,也是希望他们能结合,觉得他们孕育的孩子,更加有希望觉醒那个血脉天赋?”冰晖继续传音询问。

    寒澈再次点头。

    “可惜,玄珞和米雅两人,始终未能建立起恋人一般的关系。”冰晖停顿了一下,道:“如果玄珞和米雅的确不和,我觉得现在另有一个选择,而且可能会是一个更好的选择。”这般说着,他看向了秦烈。

    寒澈的眼中,骤然爆射出耀眼的神光,他看向秦烈的眼神,也突然变得意味深长。

    “秦烈已觉醒‘绝对零度’,米雅又有你的血脉,他们若是结合,下一代十有八九能拥有‘绝对零度’!”冰晖继续传音,道:“而且,还不单单如此!你也知道秦烈的血脉,如今还兼有烈焰家族的属性,他的血脉为‘完美之血’,他能给他的孩子更多的东西!”

    此言一出,玄冰家族族长寒澈的眼神,渐渐变得炽热起来。

    到了这时候,冰晖也就不再多言,他相信寒澈已经完全明白了他的意思,也相信以寒澈的高瞻远瞩,势必会想办法去促成此事。

    “冰晖,关于秦烈血脉特殊一事,你让他们只通知我们玄冰家族的那些长者。”寒澈也传音道。

    冰晖愣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道:“我知道了。”

    “我想烈焰家族一直隐瞒秦烈血脉一事,恐怕是另有想法了,我们既然发现了这个秘密,也不要急着告知嗜血、光明和黑暗三大家族。那三大家族要是知道秦烈血脉的特别之处,或许……会产生和我们一样的想法。”寒澈沉吟了一下,又道:“目前秦烈在我们这儿,这是我们的优势,我们要擅用这个优势!”

    “我赶紧阻止他们!”冰晖电闪而去。

    他要去星空巨舰那边重新安排了

    米雅和玄珞两人,神情茫然,完全不知寒澈和冰晖两人已暗中交流过,他们只看着冰晖过来以后,和寒澈三言两语后,长时间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又急匆匆离开。

    “米雅,这片区域我会设下玄冰禁制,我们还需要应付灵域各族,不能长时间逗留此地。”寒澈脸色淡然,道:“等一会,你留下来看护秦烈,我和玄珞就先回去了。”

    “哦。”米雅毫无所觉地答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