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戴上枷锁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戴上枷锁

    秦烈和陈霖众人的到来,对蜥蜴始祖而言,简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一看到陈霖闪现,将那座传送阵掌控,随后更多秦家武者蜂拥而至,他就知道他之前的预感没有错——蜥蜴族整个族群都要遭受灭族之灾。

    “你这头老蜥蜴,还真是不知死活,你难道不知道泊罗界目前的主人,乃是秦家的小少爷?”

    一道异光闪过,之前威势覆盖坤寰界的七层魂坛强者单元庆,突然间现身。

    单元庆一过来,看了蜥蜴始祖一眼,便失望地摇了摇头,说道:“你以前也和秦家合作过,怎么会突然想不开,要和轮回教他们走到一块儿?”

    蜥蜴始祖本就面如死灰,在单元庆一来后,他更是绝望至极。

    一个域始境的陈霖,就足以令他玩不出什么花样出来,再加上同为域始境的单元庆,他知道这趟恐怕真是凶多吉少了。

    随着一个个秦家强者的到来,此地众多蜥蜴族的族人,皆是惊恐不安,都突然丧失了斗志。

    轮回教的房奇松,在陈霖和秦烈现身以后,也是快要绝望了。

    当他看到竟然连单元庆,也从那一座传送阵出来,他知道不但坤寰界完蛋了,他们所有进入蜥蜴族域界的强者,也将无人可以幸免于难。

    房奇松和那些六大势力武者,突然沉默下来,连抵抗的念头都没有了。

    “这一头老蜥蜴,还曾经和我们合作过?”秦烈一脸讶然,扭头看向单元庆。道:“单叔。这是怎么一回事?”

    七层魂坛的单元庆。乃秦家域始境初期强者,不过他是最近三百年铸造的第七层魂坛。

    三百年前,秦家和六大势力血战时,他也只是虚空境后期,不如今天这般强大。

    秦家潜入茫茫域外以后,用了三百年的时间韬光养晦,利用这三百年时间,许多秦家武者。还有依附强者的强者,个人的境界都提升了一大截。

    单元庆,就是利用这段时间,从虚空境踏入了域始境。

    “我们虽然没有在灵域活动,但是在域外星河,众多的异族域界,都和我们有着来往。”单元庆目显傲然之意,说道:“我们淬炼出来的灵器,依然是灵域最佳的品质,还能为别的种族强者。度身定制特殊的器物。”

    话到这儿,他瞥了一眼蜥蜴始祖。“蜥蜴族的族人,也曾请求我们淬炼适合他们族人使用的灵器,这一头老蜥蜴,还曾经亲自出马求过我们。”

    “说说看,为什么要和轮回教走到一起?你应该知道泊罗界,和我们秦家存在的关系,对吧?”

    蜥蜴始祖垂着头,道:“因为我的族人,被那一头暗魂兽杀死了不少,我知道暗魂兽受你们秦家御动。另外,六大势力最近在星海中,四处对秦家动手的时候,你们并不敢正面一战,我觉得……他们会最终灭掉你们。”

    这是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近期,灵域人族六大黄金级势力,实在是劲头正盛,给人一种无人可挡的感觉。

    而秦家,因为种种原因,始终不敢正面现身,只是一味地潜藏躲避。

    在蜥蜴始祖来看,秦家显然是惧怕六大势力的恐怖力量,他觉得要不了太久,六大势力就会在星海深处将秦家老巢攻陷。

    他觉得秦家注定要灭亡,所以才会接受六大势力的邀请,准备对泊罗界动手。

    他是想要从中为蜥蜴族谋取一些利益。

    “原来是不看好我们。”单元庆嘿嘿一笑,说道:“也难怪,不仅仅是你,还有别的一些家伙,以前和我们合作无间,但是当六大势力开始在域外星空对付我们的时候,他们也都立即同我们撇清干系。”

    “也只有在危难时刻,才能知道谁是可以信赖的盟友,谁会是落井下石者。”

    单元庆感叹了一番,别头看向陈霖,说道:“陈老大,此事……你怎么说?”

    “先把六大势力的人生擒活捉了。”陈霖漠然道。

    单元庆点了点头,微笑看向房奇松等人,道:“是要我亲自动手,还是你们自己束手就擒?”

    以房奇松为首的那些虚空境武者,听他这么一说,一个个都颓然丧气,明显没有战斗。

    “你们看着办吧。”房奇松倒也干脆,直接伸出手,一幅任由宰割的模样。

    单元庆哈哈大笑,“识相就好,只要老老实实的,你们也未必就会被杀,还是可能有活下希望的。”

    这般说着,一幅幅精美的枷锁,从他的空间戒内飞了出来。

    那些枷锁不但有着明显的力量波动,还闪烁着丝丝奇诡的闪电,从那些闪电之中,秦烈感觉到能灼伤灵魂的气息。

    每一幅枷锁,显然都出自秦家的高超炼器师,绘刻着许多美丽花纹。

    以他的眼界来看,那些刻画在枷锁上的花纹,都是一幅幅奇特的灵阵图,那些灵阵图由外到内,将枷锁的禁锢之力给全部激发。

    “嗤嗤!嗤嗤!”

    一幅幅枷锁,一套到房奇松等人身上,立即溅射出丝丝电芒,那些电芒如水一般,慢慢浸入他们体内。

    秦烈以魂兽分身的庞大灵魂感知力,只是略一查探,就发现以房奇松为首的那些虚空境强者,不单血肉躯体,就连一座座魂坛,都在那些电芒涌入以后,被数百种不同的禁制,给封禁的死死的。

    一幅幅绘刻在枷锁上的灵阵图,这时候,闪现于那些人的皮肤表层,还有隐匿体内的魂坛之中。

    短短几十秒后,秦烈再去感知的时候,就发现房奇松等人,身上的灵力和灵魂气息,已经弱的不如一个普通的凡人了。

    他立即知道,这些虚空境的武者,已完全丧失了战斗力。

    “始祖,始祖!我们,我们怎么办啊?”

    那一名蜥蜴族的族人,一看眼前的架势,忽地恸哭涕零,在哀求蜥蜴始祖想想办法。

    单元庆呵呵一笑,将那些人族虚空境武者禁锢以后,视线又落在蜥蜴始祖的身上,张口欲言。

    “我任由你们处置,只求,只求……你们能给我那些子嗣一条活路,不要将整个蜥蜴族族群剿灭。”蜥蜴始祖暗红色的眼瞳中,满是悲凄无奈,他突然跪伏下来,垂头道:“只要你们不将蜥蜴族灭绝,不论你们怎么对待我,我都不会挣扎!”

    单元庆眯着眼,想了一下,突然看向秦烈,“小少爷,你怎么说?”

    陈霖和缪怡姿两人,还有那些众多秦家的武者,也都忽然看向他,似乎很好奇他有什么样的决定。

    “十阶的血脉,任由我们处置,只要不灭绝蜥蜴族……”秦烈摸着下巴,认真的思量此事,不怀好意的目光,始终在蜥蜴始祖的身上晃悠着。

    许久以后,他啧啧一笑,道:“能蜕变到十阶的血脉,实属不易,就这么毁去了,也太可惜了一点。”

    陈霖和单元庆都看着他。

    “这样吧,陈叔,还有单叔,你们帮我看着他,我试着将他变成我的魂奴,你们意下如何?”秦烈道。

    “魂奴?”单元庆一呆。

    他对秦烈的魂兽分身,还有秦烈的魂族灵魂身份,没有什么深刻的了解,他都不知道秦烈这番话的确切含义。

    陈霖因为一直跟随在秦山身旁,对秦烈的状况,有着很清晰的认识。

    他知道秦烈这番话的真实含义。

    他眼神奇光一现,已经将秦烈那一番的真正含义,以隐讳的灵魂之音,告知了单元庆。

    单元庆愣了愣,陡然反应过来,眼睛一亮,连连点头,道:“可以,这样可以,嘿嘿,我也觉得这头老蜥蜴还有存活下来的价值!”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