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未知流光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未知流光

    四个蜥蜴族老者,咬断舌头挥散形成的血雾,似将缪怡姿的六层魂坛给吞没。

    远处的缪怡姿,突然发现她躯体和魂坛之间的联系,如被无情斩断她竟然已感知不到魂坛的存在。

    四名蜥蜴族老者,端坐于地,本就干瘦如材的身子,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变得愈发干瘪。

    他们眼中的精气神,一身的血肉气息,也像是在不断的向外流失。

    短短一会儿功夫,这四个能抵御秦烈魂兽分身“噬魂”血脉天赋的蜥蜴族强者,灵魂力和体内血脉能量,已被消耗了七七八八。

    反倒是他们中央的那一片血雾区,充斥着一种奇异的能量波荡,还隐隐传来阵阵如龙吟般的咆哮。

    “秦烈!”缪怡姿喝道。

    喝声中,她眸中突显一道道空间秘纹,许多绚丽的流光,从她所在的位置激射而出。

    秦烈魂兽分身的眼瞳中,一簇簇碧绿火焰,陡然汹涌燃烧。

    来自于魂兽分身眼中的火焰,如星星之火般燎原,从他的眼瞳中迅速蔓延到魂兽的庞大躯体。

    转眼之间,如山般巨大的魂兽,全身都被碧绿色火焰覆盖。

    这头九阶魂兽的血脉,此刻如被点燃,而从魂兽分身涌现的灵魂波动,却在急剧的暴涨!

    魂兽三大血脉天赋血魂!

    消耗血脉能量,瞬间增强魂兽的灵魂力,令魂兽的“噬魂”变得愈发可怕难以抗衡。

    “呼呼!呼呼!”

    魂兽的眼瞳深处,如滋生出恐怖的风暴。对生命种族的灵魂。产生一种更加强猛的吸吮力。

    四名蜥蜴族的老者。都有着九阶的血脉,实力堪比虚空境初、中期。

    本来,在秦烈的魂兽分身施展“噬魂”时,他们还游刃有余,没有被牵引出灵魂。

    然而,当秦烈以“血魂”来催发“噬魂”以后,他们施展禁术虚弱的灵魂,便再没有了抵抗力。

    柴文和眼睁睁看着四人的灵魂。从他们天灵盖漂浮出来,不受控制地飞向魂兽。

    “咻!”

    一瞬后,四名蜥蜴族老者的灵魂,已隐没于秦烈的魂兽分身。

    秦烈激发“血魂”消耗的血脉能量,得到四个蜥蜴族老者的灵魂补充以后,又快速恢复过来。

    “滚!”

    那一柄巨大的白骨镰刀,绽放出万丈金芒,突然劈砍向柴文和的青木魂坛。

    “哧啦!”

    一束束明熠的空间裂缝,随着白骨镰刀的划动,被无情撕裂开来。

    从那些空间缝隙内。陡然激射出许多不知名的域外流光,带着某种恐怖的腐蚀力。

    柴文和陡然变色。急忙御动着六层青木魂坛撤离,以最快的速度避让从撕裂空间疾射出来的不知名流光。

    “嗤嗤!”

    秦烈魂兽分身执掌的那一柄巨大的白骨镰刀,所释放出来的万丈金芒,被那一丝丝域外流光碰触以后,竟也忽然变得黯淡。

    蕴含着凌厉金之力量的金芒,来源于阿特金斯的独角,锋利无匹。

    可沾上那些未知的域外流光以后,竟然也被腐蚀消融,变得力量锐减,似没了什么威胁性。

    “小心!”缪怡姿尖叫,“不要被那些流光碰触,我师傅当年就是不慎坠入充满这类流光的未知空间缝隙,再也没有能回来!”

    给她这么一喝,不单单秦烈惊骇莫名,急忙收敛白骨镰刀的锋刃,以免撕裂更多的空间缝隙。

    柴文和也是恐惧无比,厉叫一声后,如白日见鬼般,离那片区域远远的。

    缪怡姿和陈霖的师傅商牟,乃是达到域始境层次的强者,而且擅长的还恰恰是空间秘术。

    这种高度的巅峰强者,不慎坠入一个未知空间缝隙,再也没有回来,十有早已陨灭了。

    按照缪怡姿所言,那未知的空间缝隙,遍布着这一类充斥着腐蚀力的诡异流光。

    这样的流光,可以将擅长空间秘术的域始境强者湮灭,何况是他?

    他只能远远避让开来,不想沾上那么一点点的奇异域外流光,不想去冒险。

    “竟然这么可怕……”

    秦烈一惊之后,也将那一柄巨大的白骨镰刀收回,没有继续释放这柄凶器的锋锐。

    他意识到刚刚缪怡姿提前释放出众多的空间符文,将这片星海的空间规则给搅的紊乱狂暴,使得那一扇域界之门变得极其不稳定,来阻止蜥蜴族那一头巨蜥的到来。

    这也导致周边区域的空间变得极其脆弱。

    那柄凶戾滔天的白骨镰刀,又有着无匹的锋锐,在他全力御动之下,轻而易举地撕裂出空间缝隙。

    这个本就变得狂暴的空间,突显的空间缝隙,谁也不知连接到何处。

    从中溅射出的奇异流光,却带着令人恐惧的腐蚀力,那种可怕的侵蚀,竟然令白骨镰刀上的金色光芒,都给变得黯淡虚弱。

    白骨镰刀,乃是一件他精心锤炼的凶器,而不是血肉之躯。

    连这样的凶器都能腐蚀的力量,一旦溅射到血肉躯体上,他相信这具九阶的魂兽分身,恐怕都吃不消。

    “我的魂坛还被血雾困着!”缪怡姿突然道。

    秦烈魂兽分身碧幽的眼瞳中,突显一丝异色,他立即看向那一扇域界之门处的血雾。

    只见四个蜥蜴族的老者,因被他抽离了灵魂而死亡,可他们之前咬断舌根挥发鲜血营造的血雾区,居然还存在着,并没有因为那四人的魂灭而消失。

    缪怡姿的魂坛,似乎也依然被那片血雾给困住,没有能够撞碎那一扇域界之门。

    “呜嗷!”

    也在此刻。一声震的附近陨石群都在晃荡的怒吼。从那一扇域界之门内传来。

    “哈哈哈!你们来不及了。那一头老蜥蜴马上就要过来了,等他一过来,发现所有的子嗣都被你们所杀了,不需要我挑衅鼓动,他就会疯狂的追杀你们!”柴文和一听到从域界之门响起的怒啸,突然兴奋的狂笑,如已经手握胜利。

    “糟糕!真的来不及了!”缪怡姿大惊失色,急道:“我带你回灵域外层的空间乱流域暂时避一避!”

    她想要故技重施。如上次躲避秦烈魂兽分身的追杀一般,缩回她在空间乱流域的私有秘境。

    可是,当她呼喊魂坛回归时,却发现她的魂坛没有任何回应。

    四个蜥蜴族老者死前凝炼的血雾区,如诡异的泥沼,将她的那一座六层魂坛,还是给死死的捆缚着。

    “我收不回魂坛!”她急切道。

    秦烈的魂兽分身,眼瞳深幽,也忽地头疼起来。

    这时候,在他的魂兽分身。和那域界之门中间,隔着一道道撕裂的空间缝隙。

    从那些空间缝隙内。不时溅射出有着恐怖腐蚀力的未知流光,那些可怕的流光如天然的壁障,将他和那一扇通往蜥蜴族的域界之门隔开了。

    有过缪怡姿之前的提醒,还有那柄白骨镰刀遭受的腐蚀,他这具魂兽分身也不敢冒然穿过那片未知流光充斥的区域。

    这让他不能进入那片血雾区,不能将缪怡姿的六层魂坛给夺回来,也不能破碎那一扇域界之门。

    “你快想想办法啊!”缪怡姿急声催促。

    “好!”秦烈一口应承下来。

    下一刻,一团巨大的碧焰鬼火,从魂兽分身的眉心内漂浮出来。

    这一团碧幽鬼火,倏一闪现,骤然分化万千。

    数千朵一簇簇的碧绿色火焰,如闪耀在星海的萤火虫,以惊人的速度,从四面八方飞向那片血雾区。

    那些碧焰火簇,从充斥着一束束未知流光的区域穿过,丝毫不受腐蚀力惊人的流光影响。

    一霎后,数千碧焰鬼火,便轻易越过那些血肉躯体的禁区,漂浮到血雾前方。

    “呼!”

    一簇簇的碧焰鬼火,突然重聚起来,几秒钟的时间,又凝为一团。

    这团巨大的碧焰鬼火,猛地涌入那些血雾之中,血雾内一束束碧绿色光芒旋即闪耀出来。

    缪怡姿的躯体,和她的六层魂坛,突然间重新有了联系。

    那片奇异的血雾,也在这时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开来。

    “我还能毁去那一扇域界之门!”缪怡姿高呼。

    “不,不用。”来自于秦烈的灵魂之音,突然在她灵魂识海响起,阻止了她下一步的动作,并劝告道:“你立即招呼你的魂坛,绕过那片未知流光充斥的区域,先回到你的本体。”

    缪怡姿一呆,急道:“那一头巨蜥就要过来了!”

    “没事,让他过来好了。”秦烈以灵魂传讯,旋即催促道:“快一点!”

    缪怡姿一头雾水,相隔数千米,她惊疑不定地看着那一团巨大的碧焰鬼火,犹豫了一会儿,终乖乖听话。

    她立即牵引那座六层魂坛。

    只见她那一座可以轻易毁灭域界之门的魂坛,飘忽着,小心翼翼饶过了那一片未知流光充斥的区域,慢悠悠的返回血肉躯体所在的位置。

    她那明熠的眼睛,却始终看向那一团巨大的碧焰鬼火,不知为何,这时候她突生一个诡异的念头似乎那团碧焰鬼火才是真正的秦烈。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那团碧焰鬼火,才是真正的秦烈分身九阶的魂族族人。

    魂兽,只是魂族族人的寄宿体,就如索姆尔夺舍一具具血肉傀儡一样。

    而傀儡血身,对魂族族人而已,只是一股助力而已,并不是魂族族人的真正力量的来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