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两百八十九章 第一层魂坛!

第一千两百八十九章 第一层魂坛!

    不论是灵域的灵气,还是深渊的魔气,亦或者幽冥界的冥魔气,归根结底都是天地间的能量。

    不同属性的天地气息,其实,都只是不同类型的能量形态而已。

    有时候,不同类型的能量,可以通过一些特别的方式相互转化。

    以前幽冥界的角魔族、鬼目族族人,活动于灵域时,通过魔甲虫的存在,就可以将灵域的灵气变化为冥魔气。

    同样的,净魔兰草的存在,也可以将冥魔气化为天地灵气。

    这意味着不同的天地气息,都存在着互通性,都能通过一定的方式变幻。

    此刻,在本源始界中,也在进行着天地气息的改变。

    从本源深海内蒸腾出来的浓烈深渊魔气,一大部分升入高空,慢慢衍变着,酝酿着雷霆闪电。

    阵阵酷厉的寒流涌动着,似也由深渊魔气变幻而成。

    大地深处,重力场的突变,从地心隐隐传来的波动,能量之源头,似乎同样为深渊魔气。

    液态化的深渊魔气,蒸腾成浓雾四溢时,又通过那一块本源晶面的引导,开始在本源始界发生着变化。

    天空中时而有闪电掠过,有暴雷的轰鸣之意,有冷厉的寒风……

    端坐于本源深海旁边,都在恢复血脉力量的各族七阶的精英,全部都觉察到秘境的奇妙变化。

    对本源始界有着深刻认识的那些人,都知道本源始界的奇变,皆因秦烈对那一块晶面施加的影响。

    他们知道秦烈在逐步融合本源晶面。

    当他们下意识看向秦烈时,也发现悬浮于本源深海上的秦烈,身上电闪雷鸣,不时有冰莹的寒光从身上掠过。还有浓烈的血腥气味。

    而那一幅血腥巨大的“通天”古图,则是彻底沉落于本源深海,已再没有动静。

    “索姆尔。你说他在融合本源晶面时,同样会遇到困难?”奥克坦突然皱眉道。

    “不错。”索姆尔点头。

    “我怎么没有看出任何危险的迹象?”奥克坦阴沉着脸。

    “或许……还没有到时间。”索姆尔回应。

    奥克坦眼中闪烁着异芒。“他从你们魂族大皇子手中得到的那样东西,究竟是什么?还有,我们难道真的就没有一点办法,来阻止他融合本源晶面?”

    “我说过那件东西是我魂族的圣器,除此之外,我不能透露更多。”索姆尔绿幽幽的眼瞳,满是冰寒阴毒之色,“在他和本源晶面融合的过程中。任何针对他的攻击,都会导致毁灭性的报复!这种报复,乃本源始界自然而然地形成,我们这些外来者无人可以抵御!你要是不相信,你尽可试试,我绝不会阻拦你。”

    “不是不信,我之前也试过,我们已经死了不少的族人。我只是,只是……”奥克坦咬着牙,脸色狰狞。“我只是不甘心!”

    “我也没有预料到我族的那一件圣器会在他手中。”索姆尔叹息。

    “如果,如果他和本源晶面融合了,我们是否真的没有一丝逃生的希望?”奥克坦沉声道。

    索姆尔没有立即答话。他沉默了下来,似在考虑所有可能存在的方法。

    许久许久之后,索姆尔道:“如果你我现在放弃,在他还没有彻底融合本源晶面之前离开,还有一线生机。”

    顿了一下,他又补充道:“这一线生机,仅限于你我两人,而代价则是……”

    “代价是什么?”奥克坦低喝。

    索姆尔阴恻恻的目光,落在那些赛多利斯家族的族人身上。垂着头,幽幽道:“我需要活魂为祭品。才能在你空间血脉能量制造的死亡黑洞内,为我们两个找到离开的方向。”

    “以我族人的灵魂寂灭为代价?!”奥克坦暴躁道。

    索姆尔缓缓点头。“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方法。而且,还必须要趁早才行,一旦他和本源晶面成功融合,这个始界的空间规则也将因他而改变,到时连这个唯一的方法也将行之不通。”

    “你不是说他在融合过程中,会遇到危险吗?”奥克坦压抑着怒气说。

    “可能会有危险,但这个秘境已经在因他而发生变化了,我怀疑……他可能已经渡过那个危险了。”索姆尔叹了一口气,道:“我族那个圣器,应该彻底和他融合了。真要是那样的话,这秘境发生的危险,会被那件圣器给控制住,会让他安然渡过……”

    “这么说我们的希望已经很渺茫了?”奥克坦深吸一口气。

    索姆尔再次点头,然后道:“如果你可以早点返回赛多利斯家族去准备,在灵族各大家族对付你们之前,从灵族所在的各大域界退离,或许你们家族还有保存下来的可能。”

    奥克坦轰然一震。

    也在此刻,从本源深海内,慢慢浮升出一块巨大无比的璀璨晶面。

    那璀璨夺目的晶面,有千亩地大小,晶莹透亮,闪烁着纯粹的光芒。

    晶面内,那一幅“通天”古图,似乎已完全消失在里面。

    许许多多雷电花纹图案,寒冰意境流线,还有大地脉络,种种的血脉波动,反而从那一块晶面内不时浮现。

    “本源晶面!”

    这一块,各族的血脉战士,都骇然失色,禁不住尖叫起来。

    所有人的视线都纷纷集中在那块巨大晶面上。

    在一束束的注目之光中,那一块巨大的晶面,慢慢浮到秦烈的身下。

    奇大无比的晶面,开始急剧缩小,只是短短时间,就变成莲台一般的大小。

    秦烈整个人端坐其上,来自于他身上的雷电,冰莹寒光,血之灵力,还有大地之力,包括魂丝,则是一一渗透在那块晶面中。

    猛一看,秦烈如一棵树,那晶面则是他的根茎。

    “这是……筑造出的一层魂坛?”

    凌峰愣了愣,突然反应过来,下意识轻呼道。

    此言一出,凌萱萱和高宇等人,也都身形一震。

    那晶莹透露的晶面,莲台般托浮着秦烈,岂不正是灵域那些魂坛境强者特有的架势?

    这一幕场景,分明就是秦烈以某种秘术,硬生生将本源晶面给炼成了他的第一层魂坛。

    此刻的秦烈,似一步登天,直达不灭境初期,还筑造出了魂坛。

    ……(未完待续)r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