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两百八十五章 逐步蚕食

第一千两百八十五章 逐步蚕食

    终年无波的本源深海,逐渐变得汹涌暴躁,浓稠如墨汁的深紫色深渊魔气,不断地蒸发出来,以浮动的流云,一一飘往秦烈。,

    那一幅越来越巨大的神秘古图,仿佛变成了一块不断吸收深渊魔气的海绵,以一种令人觉得疯狂的速度,吞没着恐怖的魔气。

    本源深海,似被烈日烘烤了好一阵子,竟然在逐渐变浅。

    以秦烈为中心,来自于古阵图的奇异紫红色光幕,依然一圈圈荡漾开来。

    那圈圈的紫色光幕,似潜藏着能碾碎一切实体和灵魂的可怖力量,慢慢往更为广阔的范围蔓延。

    临近秦烈,还在进行着灵魂争夺战的凌语诗和索姆尔,从灵魂深处泛起一种惊悚感。

    凌语诗紫眸内,碧绿色鬼火,突地快速闪烁着。

    她发现来自于索姆尔的灵魂意志,在这个时刻,似乎主动减弱了下来。

    她猛地看向秦烈。

    一圈紫红色光幕,像是绞杀一切生灵的风暴,强猛地冲击过来。

    她本能地感受到恐惧。

    她没有趁索姆尔的灵魂松懈,对索姆尔的一团团魂魄进行轰击,而是果断地闪掠着,化为一道道紫色虹芒,立即远离了那一圈紫红色的光幕。

    她刚刚远离那些光幕,索姆尔坚韧的灵魂掌控力,又倏然变得凶猛凌厉。

    她立即明白过来,索姆尔……也惧怕那冲击过来的紫红色光圈。

    另一边,怒声咆哮着的奥克坦,也停止和深蓝交战。

    来自于“通天”古阵图上动荡的紫红色光圈。同样朝着他们交战的方位蔓延而来。从那光圈上传来的诡异波动。似能碾碎一切生灵。

    奥克坦同样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他中止和深蓝的血战,动用空间血脉力量,直接瞬移离开。

    深蓝愣了一下,发现奥克坦辛辛苦苦凝结的“死亡黑洞”,竟然已崩灭。

    “唔!”

    惊呼一声后,她也暗暗变色,同样以空间之力带动身子,突然凭空消失。

    本源深海附近。那些收到奥克坦的命令,以各式灵器轰杀秦烈的赛多利斯家族的族人,都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血。

    在他们身旁,散落着一地灵器碎片,他们依附在上面的魂念、血脉,都被彻底的湮灭。

    这导致他们纷纷遭受反噬。

    他们一个个骇然看向天空。

    这时候,奥克坦早已远离秦烈所在的天空,而且似乎连在天上逗留都不敢。

    他如一束流星猛地坠落下来。

    “少爷!”一名赛多利斯家族的族人轻喝。

    奥克坦脸色铁青,他的视线从深蓝的身上挪开。而是落在天上的秦烈,还有那一幅巨大且醒目的古阵图上。

    “不用继续对他出手了。”奥克坦忽然颓丧道。

    那些赛多利斯家族的族人一惊。

    也在此时。凌语诗也从天空落下,落在迪迦等人身旁。

    她美眸中一点点碧绿色的鬼火,还在闪烁着,那显然是属于索姆尔不甘心的魂光。

    娇小的深蓝,这时候,也化为一束光芒,在仙娜和斯坦卡身旁落定。

    她也昂首看向天空。

    突然间,围绕在本源深海的各族血脉战士,都发现在本源深海的上方,已充斥了一圈圈紫红色光幕。

    那些从“通天”古图中动荡开来的紫红色光幕,蔓延向天空各个角落以后,似乎再也没有消散。

    相反,更多的紫红色光幕,还在持续从那古图内动荡开来。

    这使得本源深海上方的天空,形成了一层层紫红色的光幕,那些光幕像云团,又似奇异的结界壁障,充满了天空。

    本来悬浮空中的深蓝、奥克坦,凌语诗,感觉到那些紫红色光幕的恐怖之处,才主动落下。

    如此一来,整个本源深海的天上,除了秦烈以外,已经再没有别的生灵可以存在。

    最最令人惊奇的是,当那些紫红色光幕,填满了天空以后,那些尝试以灵魂探索本源深海的各族血脉强者,都发现灵魂已无法渗透本源深海的海面。

    羽族的斯坦卡,望向本源深海一眼,无奈的摇头叹息一声。

    他似乎已彻底放弃了夺取本源晶面。

    因诸多赛多利斯家族的族人,被索姆尔要求击杀秦烈,反而被迅速斩灭干净,这使得赛多利斯家族的族人,对神族、恶魔、骨族、羽族已没有压倒性的优势。

    当他们注意到天空异常,还有本源深海的变化,知道秦烈通过某种他们不知的方法,已率先和本源晶面达成联系以后,他们甚至放弃了继续追杀各族族人。

    他们的注意力都落在了天空上的秦烈,和那一幅不知名的奇异古阵图上。

    而奥克坦也没有指使他们继续动手。

    各族族人,散落在本源深海附近,看着涌动着的本源深海,蒸发的深渊魔气,畅饮深渊魔气的那一幅古阵图,都脸色深沉。

    “嗷嚎!”

    嗜血家族的浩桀,突地疯狂咆哮,那一块悬浮他头顶的血肉丰碑,释放出惊天动地的血肉气息。

    由他释放出去的那一个赤红色骷髅头,陡然从本源深海内飞逸出来,那骷髅头的眼眶了,跳跃着的灵魂火焰,似极其的恐惧。

    骷髅头冲出本源深海,却撞击在那一层层的紫红色光幕上,左突右撞,似要飞离。

    “砰!砰!”

    那骷髅头一次次的冲击猛撞,光滑如红玉的骷髅头头骨表层,出现了细密的裂纹。

    与此同时,来自于明煦和苍晔的灵魂波动,也从本源深海内飞出。

    明煦和苍晔的灵魂,似乎受到了惊吓,要从本源深海表面上挣脱。

    他们端坐在本源深海的躯体,此刻在剧烈的抽搐着,嘴角泛出了血迹。

    他们和浩桀那骷髅头一样,似乎也想要从本源深海逃离,不欲再多待一刻。

    这三个神族的血脉强者,在各族血战之时,都以奇异的秘术,将灵魂探索到本源深海。

    他们承载着乾煋、玄珞等人的希望,本来最有希望夺取本源晶面,得到这秘境的主宰权。

    然而,当那些紫红色光幕,充满了本源深海天空以后,他们便惶恐地试图将灵魂回归躯体。

    可是那些紫红色光幕的存在,硬生生地阻止着他们的魂念归位,让他们的灵魂和躯体无法立即融为一体。

    他们躯体在颤栗,似在经历着大恐怖,灵魂在紫红色光幕之下,疯狂的挣扎着,却显得越来越无力。

    那浩桀释放的骷髅头,碰撞着紫红色光幕,碎裂的痕迹逐渐增多,似要马上爆裂。

    浩桀的眉心和眼角,不知不觉间,也开始渗出了鲜血。

    这一刻浩桀的模样显得极其凄惨可怖。

    在玄珞和乾煋等人的眼中,浩桀的脑袋,似乎在下一刻就会和那骷髅头一样爆炸开来。

    他们都突然恐惧万分。

    随后,他们注意到明煦和苍晔的诸多魂念,就在紫红色光幕之下,本源深海之上的那一片空间,凝聚成灵魂幽影。

    明煦和苍晔的魂影,扭曲着,蠕动着,发出了他们感知不到的呼喊。

    那阵阵呼喊的目标,赫然就是血腥古阵图之下的秦烈。

    就连擅长灵魂秘术的凌语诗,深蓝和斯坦卡,也都听不到他们的灵魂呼喊之意。

    可是,不需要听懂灵魂呼喊的具体声音,任何人,单单从那两团灵魂幽影的急切和哀求,便知道他们灵魂呼喊的大体含义。

    他们似在请求秦烈高抬贵手……

    明煦和苍晔的魂影,不断的呼喊哀求,只是希望能从紫红色光幕的封锁下离开本源深海。

    他们分明放弃了对本源晶面的争夺。

    “他……他们,竟然是在祈求秦烈网开一面。”乾煋脸色古怪至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