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两百七十九章 姮魂丹

第一千两百七十九章 姮魂丹

    秦烈悬浮于本源深海上空,以精血为线,绘刻古阵图的做法,虽然令众人觉得惊异,却也仅仅如此。

    他们并不认为,绘制古阵图和夺取那一块本源晶面,会有什么关联。

    因此,在最初的惊奇之后,以浩桀、明煦为首的那些神族族人,开始以他们的方法来尝试找到本源晶面。

    此时他们都已聚集到本源深海。

    一望无际的漆黑海洋,满是液态的浓郁深渊魔气,他们越是靠近,越是觉得灵魂安详,对血脉内各类天赋的认识也越发深刻。

    当然,他们不会仅仅满足于此。

    苍晔过来坐下后,取出一枚拳头大小的药丸,那药丸呈暗褐色,布满条条纹纹,猛一看如幼儿脑袋,充满了诡异感。

    她盯着那颇大的药丸看了一下,略有些犹豫,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艰难地一口将那大药丸吞入腹中。

    那药丸一点点从她喉管沉落腹部。

    “姐,那是……”乾煋微惊。

    苍晔没有答话,而是闭上眼,集中注意力去炼化那药丸。

    不久后,一丝丝精纯的魂力,竟然从她身上外溢出来。

    苍晔的灵魂气息,也在短短时间内,如提升了三五倍左右!

    除黑暗家族族人外,其余神族的族人,都是满脸的惊骇之色。

    “竟然是一枚姮魂丹!”明煦目显异色。

    “姮魂丹!”迪迦脸色一变,急道:“凌姐!情况不妙啊!”

    已经将那一块本源晶面大体位置,透露给秦烈的凌语诗。远远看了他一眼。道:“怎么了?”

    迪迦从伊诺丝、韦森特身旁离开。匆匆来到她身旁,压低声音道:“黑暗家族的那个苍晔,刚刚吞下的是一枚姮魂丹!”

    “姮魂丹?”凌语诗显然不知道这丹药的来历。

    “这是一种可以大幅度提升魂力,包括灵魂感知力,还有灵魂强度的奇异丹药!”迪迦脸色深沉,凝重道:“姮魂丹极其珍贵,对那些灵魂遭受重创者而言,都有着起死回生的神奇功效!据说。十阶血脉以下的各族族人,只要灵魂印记没有崩灭,不论灵魂受了多么大的伤害,都可以借助于姮魂丹恢复过来!这一枚丹药的价值,堪比一些品阶较低的神器!”

    凌语诗一惊,下意识望向苍晔,果然发现苍晔身上的灵魂波动,明显变得汹涌莫测。

    因苍晔本身灵魂强度有限,太多的魂力她无法一一纳入灵魂,都已经开始向外泄露了。

    可见那一枚“姮魂丹”提升了她多么大的灵魂力量。

    神族本不是擅长灵魂方面奥秘的种族。以正常情况来看,以灵魂搜查那一块本源晶面。神族必然是吃亏的一方。

    然而,当苍晔灵魂力、感知力、灵魂强度都瞬间暴涨数倍以后,这个说法显然就不成立了。

    此时的苍晔,灵魂之强恐怕不逊于在场的任何人,只要她在“姮魂丹”的药效没有消散之前,得到那一块本源晶面的认同,她就能得到秘境的所有权。

    真要那样,别说他们了,就算是索姆尔和奥克坦事后过来,也不过是自寻死路罢了。

    迪迦等人本悠哉悠哉,一点都不担心神族接近本源深海以后,能够真有什么建树。

    可现在他们开始慌了。

    “凌姐!你也听到那个明煦的说法了,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一旦让神族得到那块本源晶面,我们和索姆尔、奥克坦的命运将是一样!”迪迦冷声道。

    凌语诗黛眉一蹙,道:“你要我现在阻止她?”

    迪迦重重点头。

    “这样的话,刚刚停下的战斗,又会立即以更加激烈的方式爆发。”凌语诗道。

    “难道我们会害怕他们不成?”迪迦冷哼。

    凌语诗沉吟了一会儿,抬头看了看天上的秦烈,道:“再等等看吧。”

    迪迦苦笑,“我怕……”

    “没事的,我会盯着那个女人,她要是真的能感知到本源晶面的确切位置,我会去对付她的。”凌语诗镇定自若地说道。

    迪迦愣了一下,突然醒悟过来,喜道:“凌姐,你是说……你知道本源晶面的位置?”

    “只是大概而已。”凌语诗淡淡道。

    迪迦神情振奋,连连点头,“好!这样就好!”

    凌语诗微微一笑。

    迪迦想了想,突然道:“你不需要顾及我,如果你能融合那一块本源晶面,你尽力去尝试吧。被你得到那块本源晶面,总比被灵族、魂族和神族的那些家伙得到好,至少……你拿到本源晶面以后,我们都可以活下去。”

    “我只是知道大概位置而已,想要得到认同,可没有那么容易。”凌语诗轻叹一声。

    “也是,真要是那么容易,我们不会拖到现在了。”迪迦也满脸的苦涩,他看向天上还在绘制古阵图的秦烈,表情怪异地说道:“凌姐,你这个未婚夫究竟在干什么?难道是借助于本源深海,来感悟阵图的奥妙?这也未免……”

    他啼笑皆非,似觉得秦烈的做法很可笑。

    “我想他有他的意图。”凌语诗随口回应了一句。

    她将本源深海的诸多奥妙,毫无保留地向秦烈述说一番后,秦烈也没有回应她。

    她那时候已知道秦烈完全沉溺于古阵图的绘制。

    不同于迪迦,还有神族的浩桀、明煦等人,她对秦烈非常的了解。

    她知道秦烈这么做,必然有着他的原因,她知道秦烈不会无的放矢。

    “咦?”

    她突地扭头,看向另外一个方向,紫眸内魂光飞逝。

    “怎么了?”迪迦奇道。

    “有人过来了。”凌语诗道。

    “难道是索姆尔和奥克坦?”迪迦脸一沉。

    “不是。”凌语诗轻轻摇头,眯着眼,认真地感悟,然后道:“应该是另外一股灵族族人。”

    “另一股?哦,我明白了。”迪迦嘿嘿一笑,说道:“那一股灵族族人不足为惧的,他们的首领只是一个单纯的小女孩罢了,没有什么威胁。”

    “那女孩会是另外一个有机会夺取本源晶面的人物。”凌语诗道。

    迪迦骇然,“怎么可能?”

    “她的灵魂力不比现在服用了姮魂丹的苍晔弱太多,而且,在我感知到她的时候,她也敏锐地觉察到了我。”凌语诗暗暗皱眉,评价道:“我有预感,这是一个很可怕的对手。”

    听她这么一说,迪迦收起了轻视之意,脸色也凝重起来,“神族的麻烦还在,索姆尔、奥克坦未到,竟然又来了一个搅局者。”

    “有人过来!”苍晔也在神族那边提醒众人。

    吞下一枚姮魂丹以后,她灵魂的感知力得到大幅度增强,她竟然也觉察到了深蓝的到来。

    那些通过血肉精气恢复的神族族人,在她的提醒下,都谨慎地看向后方。

    他们误以为索姆尔和奥克坦即将到来。

    不久后,以深蓝、沙列和斯坦卡为首的一行人,缓缓浮现于众人眼帘。

    明显也经过一番血战的来人,身上衣襟多少都沾染了一点血迹,他们很多人脸色疲惫,可眼中依然流露出了战意。

    “那个,那个是……秦烈?”

    沙列靠近以后,一眼看到高高悬浮于本源深海上空的秦烈,禁不住惊叫道。

    在他的提醒下,斯坦卡和仙娜等人,也都纷纷望向天上。

    “真是他!”仙娜愕然。

    “他在干什么?”斯坦卡一脸莫名其妙。

    “呃……”本源深海附近,迪迦面色古怪无比,道:“那些人的注意力,似乎都在你的未婚夫身上,他们似乎也是认识的?你这未婚夫到底什么来历,神族的认识他,那些灵族的家伙,骨族、羽族的家伙,怎么也个个认识他?”

    “这……”凌语诗也是讶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