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两百五十二章 魂族大皇子

第一千两百五十二章 魂族大皇子

    “他是谁?”秦烈道。

    这是他一直都想要知道的。

    根据种种消息来看,魂之始祖真名叫秦天,恰恰是秦家的先祖。

    秦天,则是被一名魂族族人夺舍,结果他凭借着惊人的意志力,和那个魂族族人不知争斗了多久,最终似反而将那个魂族族人的灵魂融合。

    他将那个魂族族人的记忆、灵魂,一一变成自己的知识,使得自己成为了人族五大始祖的一个——魂之始祖。

    他一出生拥有双魂,他具备魂族的分魂奥妙,可以融合魂之始祖的残魂,还有暗魂兽的碎魂,皆因他灵魂的特殊。

    他灵魂的反常,最终的源头,便是从暴乱之地海底深处而来的那一个魂族族人。

    三万年前,一个魂族强者,带着三个麾下,在前往灵域的深渊通道内,和坐在八目妖灵身上的灵族女子血战。

    结果,那名怀有身孕的灵族女子消陨,只剩八目妖灵带着“胎儿”隐匿在东夷人的海域。

    那个魂族的强者,战斗中和三名麾下失散,他重伤之下,选择秦天为肉身夺舍。

    或许因他受伤太重,他才未能抹掉秦天的灵魂印记,反而被秦天给融入灵魂。

    他的三个麾下,分布落于幽冥界,古兽界和修罗界,成为了噬魂兽、血魂兽和暗魂兽。

    三大魂兽在不同的域界兴风作浪,将各大种族弄的焦头烂额,对他们毫无办法。

    直到神族从域外而来,意识到他们的存在以后,才大肆扑杀,将他们彻底灭去。

    魂之始祖。也在这个期间,被神族盯上,被击杀后将遗体放置于神葬场。

    随着他对魂之始祖了解的加深。他渐渐意识到,被他爷爷珍而重之视为秦家至宝的镇魂珠。百分百为魂族之物。

    他深知镇魂珠的神奇,所以极其想知道那个携带镇魂珠而来的魂族族人,在魂族……究竟有着什么样的身份地位。

    也是因为这样,他才会主动提起魂之始祖,说自己的传承来源于魂祖,希望能够从索姆尔身上获知关于魂祖的消息。

    “三万年前!”索姆尔震惊至极,喝道:“他是我族的大皇子!”

    “大皇子?”秦烈一怔。

    魂祖的残魂,还有魂兽的记忆。都没有关于魂族这个族群权势方面的部分。

    这使得他对魂族的势力构成完全不了解。

    他也不知道索姆尔所谓的“大皇子”,在魂族属于什么样的身份和地位,所以他颇为疑惑。

    “原来如此!原来大皇子去了你们的域界!”索姆尔眼中异光闪烁,他没有再次为秦烈解惑,而是突然兴奋起来,“好!很好!终于知道大皇子陨落之地了!人族,灵域!我记着了!”

    秦烈脸色一变。

    他突生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

    “听说神族的五大家族,近期将会侵入灵域,应该就是那儿了!”索姆尔嘿嘿怪笑着,“既然大皇子陨寂于灵域。教导了灵域各族的灵魂奥妙,那么……灵域就应该是我魂族的附庸之地!这下子,我们魂族也可以光明正大进入灵域了!哦。不对!”

    他突地反应过来,盯着秦烈喝道:“大皇子怎么陨寂的?灵域的那些土著,应该没有可能杀死大皇子!”

    “三万年前,三万年前,那不正是烈焰家族和黑暗家族联手入侵灵域的时间吗?”

    不等秦烈回答,索姆尔骤然暴怒起来,“一定是烈焰家族和黑暗家族杀死了大皇子!”

    秦烈怔怔看着他。

    “等此间事了,我会向上面汇报此事!大皇子被烈焰家族和黑暗家族所杀之事,我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索姆尔冷哼道:“至于灵域……我们魂族也将参与争夺!”

    秦烈突觉气血上涌。喝道:“等你能活着回去再想吧!”

    话音未落,他已沸腾血脉。瞬间将炎界凝炼出来。

    炎界一出,他想也不想。再次激发了“燃烧”血脉天赋,并干净利落地释放出“七轮共转”,把七个焚日轮给一同凝现。

    七个焚日轮,燃烧着炽烈火焰,猛然轰落向索姆尔。

    “给我去死!”

    巨大的火焰轮盘,排列出奇异火阵,噼里啪啦的燃烧着,以毁灭之火将索姆尔淹没。

    “想杀我?可没那么容易……”

    索姆尔低低诡笑,那一簇簇漂浮着的暗绿色鬼火,同时传来他的笑声。

    他斗篷底下的眼睛,如两盏绿色明灯,倏然明亮耀目。

    一簇簇的暗绿色鬼火,“蓬”的一声炸裂,溅射出一条条墨绿色的魂丝。

    魂丝如柳絮,飘飘荡荡,充斥在天地之间,令索姆尔的灵魂气息无处不在。

    “轰!”

    他斗篷下的躯体,被七个焚日轮击中,猛地爆炸。

    一具焦黑的高阶恶魔尸身,在爆炸时显露出来,重重抛落在地。

    索姆尔的灵魂,则是消泯无形,如分化万千。

    “夺舍的恶魔!”秦烈脸色一变。

    他很清楚魂族不同于灵族、神族和深渊恶魔,这个出生便是一簇纯粹灵魂的神秘种族,压根不需要依赖血肉之躯。

    魂族的族人,可以随时随地夺舍新的躯体寄宿,他们的很多攻击手段,也往往由灵魂来施展,不用通过寄宿的肉身。

    这个索姆尔,明显一直寄宿在夺舍的恶魔体内,可他只要愿意,又可以轻而易举离开。

    他离开了肉身,战斗力几乎没有什么影响,而且可能会更加可怕。

    因为恶魔并不是索姆尔理想的血肉之躯。

    “这具肉身无法和我灵魂契合,其实早就应该舍弃了。”索姆尔的灵魂,似分散于那众多暗绿色鬼火中,他讲话的声音,从数十簇鬼火内同时传来。

    “本源深海处,那个擅长灵魂力量,从九幽而来的女性高阶恶魔,才是我最佳的寄宿对象。嘿,等浩桀和神族的族人,将他们斩杀了,我就能舒舒服服夺舍她了,到时……”

    一簇簇暗绿色鬼火,瞄着秦烈,说道:“到时我再和你慢慢玩。”

    秦烈一愣。

    也在此时,那数十簇暗绿色鬼火,分别朝着不同的方向飞去。

    索姆尔的灵魂,似乎也分散于所有的鬼火中,让秦烈不知道该追逐哪一个。

    他犹豫的时候,那些鬼火已渐行渐远。

    等第一簇鬼火,消失于他视线之外时,他的灵魂竟然也无法感应了。

    这说明索姆尔的确有方法可以潜藏灵魂气息,使得灵魂感知力在秘境不受影响的他,都不能洞察到。

    “拥有一块血肉丰碑的你,一旦融合入体,我现在还真的应付不来。等各族在秘境内分出胜负,我会再次找上你,那时……我才会要你的命!”

    在最后一簇鬼火,彻底消失于黑暗前,又一次传来索姆尔微弱的声音。

    秦烈脸色阴沉,这个魂族的族人,让他有了沉重压力。

    “恶魔的肉身,想将我变成魂奴,对恶魔的动静无比的了解……”

    他深思了一会儿,忽然明白在那些恶魔狩猎者之中,必然有索姆尔的魂奴存在。

    通过潜藏于恶魔中的魂奴,他对那些恶魔群的动静了如指掌,或许还通过魂奴向恶魔传递错误的消息。

    “灵族和神族,羽族和骨族间,会不会也有他的魂奴存在?”

    想到这儿,他心情愈发沉重,对各族在本源深海附近的战斗,产生了深深的担忧。

    他有一种感觉,高阶恶魔,神族,灵族、骨族、羽族,似都在被索姆尔暗中影响操控着。

    他觉得各族目前的行动,围绕本源深海即将爆发的血战,背后都有索姆尔的影子在促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