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两百三十三章 血脉的呼唤!

第一千两百三十三章 血脉的呼唤!

    深蓝看着那美丽的光球,慢慢地消失,明亮的眼睛,倏然光芒黯淡。

    她那半透明的身子,变得越来越模糊,如一缕幻象幽影般,似乎也要消失。

    她的生命力仿佛也在迅速流逝。

    所有灵族的族人,看着她的样子,都紧张万分。

    “小主人的生命力消耗太大!”

    巴吉神情严峻,眼中闪现出痛苦的光芒,似突然做出了什么决定。

    仙娜心神意动。

    一行灵族族人,立即以一种神秘的阵形,将那深蓝围住。

    他们手牵着手,将体内的生命力,纷纷汇入仙娜体内。

    而仙娜则是站在深蓝身后,把自己的两手,按在深蓝的后心。

    浑厚的生命力,从一个个灵族族人的体内,先涌入仙娜,然后又通过仙娜为媒介,尽数输送到深蓝模糊的身体。

    得出这一股精纯生命力补充以后,深蓝模糊的躯体,又渐渐变得清晰。

    她似极其困乏,不等仙娜和巴吉讲话,便沉沉睡去。

    周边骨族和羽族族人,一脸惊异地望着他们,久久沉默。

    在那巨大焚日轮,被深蓝呼唤而成的幽蓝色美丽光球破去以后,更远的区域又再次陷入绝对黑暗。

    “苍晔姐,刚刚的光球,可是灵族传说中的那个东西?”

    黑暗中,一个黑暗家族的族人,声音有些艰涩,一脸的震惊。

    苍晔缓缓点头,语气凝重至极,“应该就是了。”

    “那东西……怎会出现在一个小女孩手中?”他再次询问。

    “没意外的话,她应该已经得到所有灵族的族老。还有十阶血脉强者的认可。也只有她已经被认定为灵族下一任的族长,她才够持有那件东西。”苍晔道。

    “可她分明还是一个孩子啊?”那人又道。

    “这个孩子以后或许会是我族最可怕的敌人。”苍晔喃喃道。

    一众黑暗家族的族人,听她这么一说,都是轰然巨震。

    “散开来,去找找那个烈焰家族的家伙,我要知道他究竟是谁!”苍晔吩咐道。

    黑暗家族的族人,猛地反应过来,连连点头。

    这时候。他们才想起来那个明显流淌着烈焰家族血脉的可怕家伙,然后又是一惊。

    另一边。同样处于绝对黑暗的魂族族人,如一缕幽魂般,渐渐飘远。

    苍晔看了这名神秘的魂族族人一眼,低声吩咐了两句,突然追了过去。

    她知道那个魂族的族人,灵魂的感知力,应该不受绝对黑暗的影响。

    也就是说,那个魂族族人,知道将灵族小女孩重伤的那个烈焰家族强者的离开方向。

    她相信只要跟着此人。就可以找到那个烈焰家族的同族,探知他的身份。

    “比乾煋、南崎两人加起来,都要浓厚几倍的血脉力量,此人……究竟是谁?”苍晔一边追,一边沉思着,脸色极其凝重。

    “咻咻!”

    黑暗中。身影狂驰的声音,不迭地传来。

    来源于秦烈身上的炽烈不灭火焰,经过一番狂暴的宣泄,已渐渐熄灭。

    一腔愤懑和暴躁,此刻如潮水般,也逐渐消褪。

    “呼!”

    那一块先前如融入他心脏的血肉丰碑,突然间,又从他体内飞逸而出。

    旋即,不但他身上的不灭烈焰彻底熄灭,他还突然恢复了清醒。

    与此同时。一种无比虚弱疲惫的感觉,涌入他心头。

    他倏地停下。

    就在他准备汲取血肉丰碑内的血肉精气,来恢复血脉力量时,那块血肉丰碑忽然不听使唤地飞回空间戒。

    然后,不论他如何呼唤,那块血肉丰碑都不再回应。

    也没有将血肉精气灌入他体内。

    “妈的!关键时刻掉链子!”他心中大骂。

    这时候,他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还有些精神恍惚。

    在那块烈焰家族的血肉丰碑,融入他血肉以后。他瞬间血脉力量暴涨,像是变得无穷无尽一般。

    然后一个暴躁蛮横的意识,似在他体内的血肉丰碑内涌出,且奇妙地诱导着他的灵魂,让他不由自主地去冲杀那些灵族族人。

    那一刻,他有一种被别人“附魂”的诡异感受,觉得自己不再是身体的主人。

    他猜测那块血肉丰碑,和镇魂珠一样,或许……内部也有器魂。

    他在想可能是血肉丰碑内的器魂。被他无意中唤醒,以他的躯体和血脉为载体。要去主动轰杀羞辱了烈焰家族的那群灵族。

    结果,灵族那身怀时间、空间、生命和命运四大属性血脉的超级灵种——深蓝,祭出了一件似乎和血肉丰碑同级别的灵族神器,以自身遭受反噬为代价,将那个夸张无比的焚日轮给破灭。

    深蓝付出了差点身亡的代价,可也让血肉丰碑和其中的器魂,同样短时间没有再战之力。

    他本人,也几乎被用光了血脉力量,且因为血肉丰碑的沉寂,还不能迅速补充。

    血肉丰碑从他体内飞出以后,他巨变的外貌和体魄,也都恢复了正常。

    取出一件崭新衣衫穿上,他立即以心神和虚浑之灵联系,突然发现一个魂族的族人,似正朝着他快速接近。

    “想将我找出来么……”

    他冷哼一声,运用穴窍内的雷池之水,不断施展“疾雷遁”,电一般远去。

    不多久,他便甩开了那个魂族的族人,准备觅地补充血脉力量。

    然而,当他取出一块蕴含丰沛血肉精气的肉块,刚刚吞入腹中以后,他便轰然一震。

    他体内的血脉,似产生了一股吸力,要将他的灵魂牵引进去。

    “这是……要带我去混沌血域的征兆!”

    一惊后,他再次不顾一切地催动“疾雷遁”,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乾煋那些人的聚集地。

    他知道,在灵魂进入“混沌血域”时,他需要有人在一旁守护,以免在那个期间肉身被人破坏。

    此地为本源始界,而且离本源深海接近,每一个位置都可能在未来出现异族族人。

    他孤身一人在任何区域都不安全。

    他只能寄希望在烈焰家族的族人身上。

    连番使用“疾雷遁”,他极快地接近乾煋众人,终于在那股血脉的吸扯力,没有达到最汹涌猛烈之时,他赶回到乾煋等人身旁。

    “帮我护法一阵子,我受血脉力量的指引,要立即进入混沌血域!”

    ……

    ps:呃,昨天喝醉了,刚刚才醒,今天就一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