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两百二十五章 另一个混血者

第一千两百二十五章 另一个混血者

    沙列的改变主意,使得本欲离开的羽族族人,也重新来考虑此事。我要大声告诉全世界,我为你承包了岩块看书

    一群羽族族人以他们族独有的文字低声交流。

    其中,那一对曾经被秦烈所救的羽族兄妹,在那群羽族族人当中,似颇有地位。

    只见那柔美的羽族少女,一番激动的述说后,所有的羽族族人都沉默下来。

    不久后,他们纷纷点头,似乎同意了少女的提议。

    一名羽族族人,也从他们中走出来,来到了神族这边,表态道:“我们愿意和骨族一样,等你们聚集更多的族人来,然后联手对付那群霸占了本源深海的恶魔。”

    他只是看向秦烈。

    秦烈愣了一下,忙点头,道:“多谢。”

    “你救了琳达,我们感谢你,所以才愿意和你们合作。”这个羽族族人,以阴沉的目光看了一眼南崎、利维等人,“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非但不会和烈焰家族合作,还会将烈焰家族视为头号敌人!”

    丢下这番话,不等南崎、利维回应,他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南崎和他身旁的利维等人,沉默不言,可脸色颇为难看。

    骨族的沙列瞧不起他们也就罢了,毕竟骨族实力强悍,沙列又曾经击败过他们。

    羽族,凭什么也敢鄙夷他们?

    南崎等人暗暗不爽。

    在他们的眼中,羽族的战斗力有限,就算是参与进来,恐怕也对那些深渊恶魔构不成威胁。

    他们从心眼里没有将羽族当一回事。

    然而,这时候一个羽族族人,竟然也走上来冷言冷语。弄的他们好像多么不堪一样。

    “妈的!真是倒霉了……”利维小声嘀咕。

    南崎脸色阴森,远远看向离开的羽族族人,道:“什么玩意,区区羽族而已,居然也敢向我们耀武扬威了?”

    他的声音不高,但也不算低,那名离开的羽族族人,显然听到了。

    那人离开的身影突然一顿。

    烈焰家族这边。秦烈一直留意着离开的羽族族人,也听到了南崎和利维的言论。

    他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乾煋笑呵呵。正要夸赞秦烈几句,此刻也呆住了。

    “你们少说两句会死啊?”雾纱瞪了南崎和利维一眼。

    南崎神情一沉,道:“我烈焰家族再没落,也轮不到羽族的族人,对我们冷嘲热讽!”

    利维和他的那些同伴也是一脸的同仇敌忾。

    乾煋本想劝说,一看南崎摆出了家族的名誉,脸色一变后,也沉默了下来。

    也在此刻,那名羽族的族人回过头来。道:“你也知道你们烈焰家族已经势不如前了?”

    “怎么?”南崎脸一横,嘿嘿怪笑起来,“我们烈焰家族即使遗失了血肉丰碑,失去了上一任家主,依然是神族五大家族之一!骨族虽然不是超阶血脉种族,可他们的战斗力摆在那儿。加上我的确曾败于沙列,他说我两句我也就认了。”

    顿了一下,南崎满脸不屑,“你是什么东西?你凭什么对我嘲讽?”

    “我叫斯坦卡。”那名羽族族人道。

    “我从未听过这个名字!”南崎冷笑。

    乾煋则是突然变色,忙阻止道:“算了,不要再争吵下去了!”

    骨族那边的沙列,一听到这个名字,似反应过来,好奇道:“你是斯坦卡?”

    “不错。”那名傲然的羽族族人道。

    秦烈愣了愣,不由认真打量起这个羽族族人。发现此人除了模样俊美以外,和其他羽族族人相比,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可乾煋和沙列,听到此人自报姓名以后,都显得有些凝重。

    这使得秦烈也疑惑起来。

    “莫不成,这个斯坦卡……还非常有名?”他暗暗道。

    “原来是你,难怪敢这么狂妄了。”出奇地,骨族的沙列竟轻轻点头,似认可了斯坦卡的实力。

    “南崎!算了!”乾煋也喝道。

    他和骨族沙列的异常。也让南崎意识到这个羽族的族人,似乎有点不同寻常。

    南崎疑惑重重地回头看来。

    乾煋轻轻摇头。

    南崎一肚子郁闷,却最终没有和斯坦卡继续争论下去,而是一言不发地坐了下来。

    那羽族的斯坦卡,也没有继续理会南崎,而是冲乾煋点了点头,同样回到了羽族族人中。

    “他是谁?”雾纱终于忍不住询问起来。

    南崎也愤愤地看向乾煋。

    “斯坦卡不是普通的羽族族人,他拥有一半深渊恶魔的血统,他的父亲是暴灭深渊的一个大领主。据说那个深渊大领主。拥有一对遮天的漆黑翅膀,实力非常强大。”

    “那个暴灭深渊的大领主。将一群在他领地内狩猎的羽族族人屠杀干净,也不知怎么就看上了斯坦卡的母亲,然后……就有了斯坦卡。”

    乾煋压低声音,小心谨慎地将伊斯坦的血脉来历,向众人道明。

    “可惜斯坦卡出生以后,怎么看都是俊美的羽族外貌,没有一点深渊恶魔的特征,也没有觉醒恶魔血脉,连翅膀也是洁白如雪的颜色。”

    “因为这个原因,出生于暴灭深渊的斯坦卡,不但没有得出他父亲的认同,还被他的那些兄弟姐妹们鄙夷唾弃。”

    “据说,有一天他的那些恶魔兄弟再次辱骂他的时候,他突然发狂了,将他的那些同父异母的兄弟们杀了个精光。”

    “然后,他便逃离了暴灭深渊。”

    “又过了一段时间,不知中间发生了什么,他突然在羽族出现,成为了羽族族人。”

    “他成了最近这些年内,羽族最为耀眼的家伙,在灵族对羽族的几次战斗中,此人在绝境时,洁白的翅膀会变成漆黑色,从而实力暴涨。”

    “我知道灵族很多七阶血脉的强者,都被他以这样的方法杀掉了,包括和你交过手的奥德默!”

    乾煋沉喝道。

    “什么?他杀了奥德默?”南崎终于变色。

    羽族和神族的域界相隔极远,所以神族和羽族没有太多来往,只知道羽族时常被灵族打压侵略。

    但灵族和他们倒是时常在别的域界交战。

    譬如深渊。

    南崎和灵族的奥德默,就曾经在一个深渊层面战斗过,实力不下上下。

    这个有着一半恶魔血统的羽族族人,竟然将灵族的奥德默都给杀死了,足以证明他和大多数的羽族族人不同。

    “斯坦卡真实的力量,或许不逊色沙列,他那么狂傲也是理所当然。”乾煋唏嘘道。

    听完乾煋的解释,南崎沉默了,眼神无比的沉重。

    秦烈也一脸肃然,远远看向羽族那边的斯坦卡,还有骨族的沙列,突然明白骨族和羽族敢涉足这本源始界,并不是一时鲁莽。

    原来骨族和羽族的进入者的确都有不菲的实力。

    “大家要打足精神,不然……我们恐怕连骨族和羽族都不如了。”雾纱苦笑。

    一行人都心情沉重地点头。

    之后,众人暂时在此地驻扎下来,一边恢复血脉力量,一边等候秦烈找到更多的逃离者,亦或者等神族别的家族族人聚集过来。

    本源深海在附近,他们相信这个秘境有能力的人,都会慢慢寻找过来。

    灵族,魂族,还有嗜血家族、光明家族和黑暗家族的真正强者,必会通过他们的努力,也靠近此地。

    他们只需要耐心等候即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