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两百一十三章 内讧

第一千两百一十三章 内讧

    “神族族人!”

    眼看南崎燃烧着火焰而来,两个羽族族人,一脸的惶恐不安。

    经历了一群深渊恶魔的血腥屠杀,他们整个队伍只剩他们两人还存活着,借助于绝对黑暗的环境,他们才能逃离到这儿。

    他们本以为避过一劫了。

    结果,手持暗耀石的一支神族队伍,偏偏又锁定了他们。

    他们立即绝望崩溃了。

    “唔,不是那些高阶恶魔。”

    秦烈到来以后,一看土灵找到的生命,居然是两个侥幸活下来的羽族族人,忽然懊悔起来。

    或许是想起了凌语诗等人,望着这两个满身伤痕,好不容易活下来的羽族族人,他没有一丁点的战意。

    “羽族……”

    南崎咧着嘴,嘿嘿怪笑,倏然飞逝而来。

    霎那间,这一支烈焰家族的小队,就将两个羽族族人包围在内。

    “真是可笑,你们羽族竟然也敢进来?你们凭什么有这个底气?”利维冷哼道。

    “我们,我们……”

    那个英俊的男性羽族族人,嗫嗫嚅嚅,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凄然样,“我们并不想和任何人冲突,只是……只是为了来领悟血脉力量的奥妙,纯粹是为了修炼才来的。”

    柔美的那个羽族少女,垂着头,不敢看向众人,低泣着,道:“你们可不可以放过我们?只要你们饶恕我们不死,我们什么都可以给你们的……”

    这般说着,她已经将自己的空间戒褪下来。

    她背后洁白的羽翼。沾满了她自己的鲜血。胸襟衣衫被撕破。裸露出一截白嫩肌肤,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颇为吸引人。

    “想活下去啊……”

    利维摸着下巴,不怀好意地看着她,视线在她白皙的胸口瞄了又瞄,突然嘿嘿低笑起来。

    南崎身后,另外两个和他一起进来的成员,眼神也渐渐灼热。

    就连焰風眼中也有火光闪烁。

    雾纱和流漾两女。看了看利维和焰風,皱了皱眉头,哼了一声,扭头去了后面。

    她们似知道将会发生什么。

    每一次狩猎,都处于极度危险的环境下,就算是他们神族,也可能遭遇不测。

    不久前,如果不是秦烈将暗耀石一块块挪移,他们恐怕会在韦森特手中吃大亏。

    他们……也可能会死亡。

    如此可怕的压力下,他们每一个人神经都绷得很紧。全身都缭绕着看不见的危险情绪。

    这种情况下,自制力好的或许不受太大影响。而自制力差的,很可能会发狂失控。

    焰風、利维等人的自制力都比较一般,往常遇到美貌的高阶恶魔,也会趁机发泄一番,会将内心的负面情绪宣泄掉。

    之后焰風、利维那些家伙就会平静一阵子。

    雾纱和流漾都知道他们的情况,也知道适当的发泄,有助于小队的团结,能令焰風和利维的狂暴给控制住。

    虽然她们心中不赞成,却也知道,对焰風、利维那些家伙而言,这样的宣泄能让他们压力减轻。

    所以两女选择视而不见。

    “南崎大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那女的就交给我们处置如何?”利维轻笑道。

    “你应该问乾煋。”南崎脸色淡然。

    “队长,你看?”利维笑嘻嘻道。

    乾煋微微皱眉,看了一眼那羽族少女,又看了那羽族男子一眼,内心一叹,道:“随便你们了。”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羽族少女尖叫起来,道:“哥哥!救我!”

    那名男性的羽族族人,厉声怒啸,立即准备拼命。

    利维摇了摇头,眼中凶光一闪,道:“你们就不该进来!”

    他已激发血脉力量。

    自制力较高的乾煋和南崎,脸色淡然,转身就准备离开了。

    “够了!”秦烈沉喝道。

    就要走的乾煋和南崎,还有已扭过头,离开了一段距离的雾纱和流漾,都回过头来,奇怪的看向他。

    利维也是一怔,旋即笑嘻嘻地说:“怎么?你也有兴趣?要不……那女的先交给你?”

    “秦烈对我们帮助很大,这样也是应该的。”南崎点头。

    他也以为秦烈同样看中了那楚楚可怜的羽族少女,想要从利维和焰風手中夺爱,还对此表示了认同。

    “没想到秦烈这家伙,竟然和利维、焰風一样,果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远处的雾纱,瞥了一眼流漾,摇了摇头,有些失望地说道。

    流漾美眸波光一转,回头直直盯着秦烈,神情也有些奇怪,似不太愿意相信。

    “男人都是一样的,乾煋和南崎……也好不了太多,哼!”雾纱又道。

    就在此时,秦烈皱着眉头,沉声道:“给我一个面子,让他们离开吧。”

    “哦?”南崎一脸惊异。

    乾煋也愣了一下,不解道:“为何?”

    “也给我们一个理由!”利维不满道。

    焰風沉默地看来。

    雾纱和流漾两女,一看情形突变,都急忙返回。

    她们即对秦烈的做法表示不解,又担心小队会因为这件事,出现不和睦的因素。

    准备拼命的羽族兄妹,一看这架势,忙停了下来。

    他们兄妹俩也是狐疑地盯着秦烈。

    面对众人惊异讶然的注视,秦烈脸色平静,沉吟了一下,道:“我想起了一些事情。”

    “什么样的事情?”南崎道。

    “先让他们离开吧。”秦烈脸色有些不耐。

    “你以为你是我们的队长?”利维冷哼,“你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我什么身份?”秦烈沉声道。

    “混血者!你能参与进来,已经是你莫大的荣幸!你有什么资格对我们指手画脚?”利维愤怒起来。“我们这些年跟随南崎大哥。一向都是这样做事的!你以为你的到来。可以改变我们遵守的习惯?”

    “妈的!你真是莫名其妙!”

    “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的羽族族人,你横加干涉干吗?”

    “简直不知所谓!”

    另外几个南崎那边的成员,也都怒斥他,责怪他多管闲事。

    南崎也脸色阴沉下来。

    他知道他那些队员的脾性,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反倒是秦烈的莫名其妙,让他心生不满。

    他之所以允许那些队员的乱来,就是知道利维等人。通过这种方式可以让自己放松,有助于小队力量的稳定。

    他也认为秦烈干涉了不该干涉的东西。

    “秦烈……”

    乾煋干笑了两声,一脸地为难,也想劝说两句。

    他也觉得秦烈忽然有些莫名。

    他并不知道,看着那对羽族的兄妹,秦烈会不断地想起凌语诗、凌萱萱姐妹在此的境况,这令他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眼睁睁看着利维等人去进行恶行。

    “让他们走。”秦烈截断了乾煋的劝说,冷哼一声,不耐烦地说道:“不然,我们现在就一拍两散。我立即离开。”

    “你他妈的发什么疯?”利维暴怒道。

    “是烈焰魍大人极力疏通关系,你才可以进来的。你现在闹着要走?”南崎脸色阴沉起来,冷哼道:“我就知道关键时候你信不过!”

    他看了看乾煋。

    过来前,他就劝说了乾煋,希望秦烈这个位置,由他那边另外一个七阶血脉的队员担任。

    他当时的理由,就是秦烈为混血者,身份太敏感,在秘境内可能会不合拍。

    可乾煋并没有同意。

    这时,秦烈果然弄出了是非出来,愈发让南崎警惕不满。

    “大家别伤了和气!”雾纱过来,忙劝说:“都先冷静一下。”

    “你们就为了一个羽族的女人要闹分裂?”流漾怒气冲冲地吆喝道。

    “你们立即给我滚开!”

    乾煋回头,冷冷地看向那队羽族兄妹,以眼神示意他们有多远走多远。

    羽族兄妹,深深看了一眼秦烈,一言不发,赶紧以最快的速度逃离。

    利维和南崎身后的那几人,本欲阻止,看南崎没有吭声,也只能站着不动。

    待到那羽族兄妹,一离开暗耀石的照耀范围,土灵又没继续追逐以后,他们便知道再难得手。

    绝对黑暗的空间,必须要依仗暗耀石,亦或者秦烈的异物感知。

    而他们……可没有那个能力。

    “这次算了,希望不会再有下次。”南崎冷哼道。

    “秦烈……”乾煋苦笑看来。

    “你到底怎么了?刚刚我看你好像就有点不对劲,怎么回事啊?”流漾轻声道。

    秦烈没有立即答话,而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对南崎道:“在一些事情上,我们存在着分歧,或许以后这样的冲突也难以避免。既然如此,我想大家还是分开来得好。”

    “秦烈!”乾煋喝道。

    “我如果在秘境中,有什么收获,还是会向烈焰魍大人兑换功勋点。”秦烈道:“南崎说的没错,我和你们一道儿,有可能会影响你们的团结。既然如此,大家还是各走各的路吧,免得以后爆发更大的矛盾。”

    “你这家伙为什么会突然这样的不可理喻啊!”乾煋急道。

    “你是觉得我们在拖你的后腿吧?”南崎冷冷道。

    “随便你怎么说了。”秦烈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

    此时,他的确是在想尽办法离开乾煋、南崎等人,以免将来和凌语诗等人碰到,会爆发出更大的矛盾争端。

    他不认为这些烈焰家族的族人会接受为高阶恶魔的凌语诗一行人。

    另外,他很急切地想要找到凌语诗他们,以免他们在此地被当成猎物杀死。

    跟着乾煋和南崎等人,会拖慢他的步伐,会令他不能放开手去找凌语诗他们。

    等意识到凌语诗众人,在此地举步维艰,可能随时都会死亡以后,他就知道他应该和乾煋他们分开来。

    差点发生在那两个羽族兄妹身上的事情,惊醒了他,让他突然感到了惶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