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七轮共转!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七轮共转!

    秦烈和流漾两人,刚刚从人群后面飞来,尚且没有弄清楚怎么一个状况,就见一人如一道寒冰棱刺冲击而来。我要大声告诉全世界,我为你承包了岩块看书

    “玄珞!”流漾尖叫道。

    “冲着你来的!”南崎轻喝。

    秦烈脸色一沉。

    “混血者!”玄珞眼瞳寒气幽幽,途中厉喝:“我要踩着你的头,和苍晔一战!”

    “啪啪啪!”

    冰晶爆裂般的异响,从玄珞体内炸开,他一头银白色的长发,瞬间变得凌厉如尖针。

    他两手并指成剑,指尖森寒冰光凌厉如尖刀,骤然疾射而出。

    “嗤嗤!”

    两道极寒冰光,利剑一般,分别刺向秦烈的左右肩膀。

    “血脉天赋——寒焰!”

    一朵莹白色的火焰,又从玄珞的胸口凝练出来,携带着惊人的寒气,忽然漂移到秦烈头顶方向。

    “我们让开来!”

    南崎高喝一声,带着他的那些兄弟,立即从秦烈的身旁离开。

    “流漾给我过来!”苍晔冷哼。

    和秦烈并肩而来的流漾,盯着那两道冰光看了一眼,发现冰光疾射的方向只是秦烈的双肩,而不是眉心和心口以后,也乖乖地飞到苍晔、乾煋等人所在的位置。

    玄珞的攻击点,不是眉心和心口,说明他并没有失去理智,依然是依照本族的规矩行事——不准分生死。

    既然不是你死我活的战斗,流漾也就稍稍放下心来,加上苍晔的威势,她也只能从秦烈的身旁离去。

    突然间,在秦烈的身旁。已经没了人。

    只剩下冰光在幽暗夜空中疾驰形成的刺耳厉啸。

    “真他妈的倒霉!”

    秦烈心中暗骂,眼看本来离他极远的玄珞,还有那两束冰光已近在咫尺,只能被迫应战。

    烈焰家族的血脉秘术旋即被激发出来。

    “焚日轮!”

    三个大如磨盘般的炽烈光轮,释放着不灭烈焰,车轱辘似的狠狠地撞击向那两束冰光。

    “寒焰侵袭!”玄珞冷哼一声。

    悬浮于秦烈头顶方向的那一团莹白色的火焰,如灯笼落来,挥洒出肉眼不能见。可他身体每一个毛孔都能感受到的寒气。

    那一团莹白色火焰的下坠,导致焚日轮上的汹涌烈焰。忽然威力大减。

    “嘭!”

    两束冰光,竟然从焚日轮中央轻松穿过,依然凌厉地刺向秦烈的肩膀。

    与此同时,那团莹白色的寒焰,如冰川灌顶,也当头落来。

    反倒是快要飞到秦烈身前的玄珞,一看两束冰光那么顺利的突破了焚日轮,还有那团寒焰也压迫而来,竟突然停了下来。

    玄珞的眼中明显闪过轻视的光芒。

    他竟没有再看秦烈。而是转过身来,遥遥望向戴着面具的苍晔,冷声道:“你就拿这样的废物糊弄我?!”

    显然,此刻在他的心中,秦烈根本不是可以能够和他一战的对手。

    苍晔的眼中,也流露出疑惑。似乎同样诧异。

    “不该啊,他不该这么弱的……”她暗暗疑惑。

    不久前,在灵域外层的虚空乱流域深处,只有六阶血脉的秦烈,已经令她印象深刻。

    她还断言焰風在六阶血脉的时候,也绝非秦烈的对手。

    她认为秦烈在血脉突破到七阶以后,面对玄珞,应该具有一战之力的。

    可结果……

    “噗哧!噗哧!”

    两束冰光,果真是凌厉如剑,狠狠刺在秦烈的左右肩膀。

    两个血淋琳的指洞也瞬间在秦烈肩上绽现。

    秦烈脸色木然。扭头看向肩部的伤口,感受着血肉的疼痛。

    他没有在冰光击中他之前,以来自于深渊恶魔的“金甲”血脉天赋来庇护其身,也没有以寒冰诀、雷霆闪电、大地之力形成三重的能量光罩。

    他也没有以疾雷遁避让。

    因为,那些额外的力量,不是他体内的烈焰血脉所能够拥有的。

    不同于烈焰血脉的天赋,在这里,他不敢动用出来,以免暴露了他怀有“完美之血”的事实。

    而来自于灵域的三种力量灵诀传承。他也不想轻易动用,他想知道单凭体内的烈焰血脉,他究竟有没有和在场这些神族青年才俊一战的实力!

    所以他是纯粹以烈焰之血在作战。

    “秦烈受伤了!”

    “一个照面就受伤了,他压根不是玄珞的对手。”

    “血脉力量相差太多了。”

    玄冰家族和烈焰家族的那些小辈们,在一旁观望着,议论纷纷。

    苍晔也皱起眉头,心中在犹豫着,要不要叫停。

    而此刻,那本应该罩来下来的一团莹白色的寒焰。也在秦烈头顶方向悬浮不动。

    玄珞一看他受了伤,似乎也觉得索然无味。也没有了再战的打算。

    玄珞还是转着身子,再没有看他一眼,依然是将视线凝聚在远方的苍晔的身上,冷声道:“我已经按照你所说,帮你教训了那个烈焰家族的混血者,你现在可以过来和我一战了吧?”

    那一团漂浮在秦烈头顶的莹白色寒焰,也如一簇寒云,又慢慢返回他身旁。

    这种藐视,意味着他压根没有将秦烈当成同一等级的对手看待。

    然而,就在此时,玄珞注意到一个异常——苍晔幽暗的眼眸突显一道亮光。

    而苍晔先前就一直看着秦烈……

    “唔!”

    此刻,南崎和雾纱等人,也神情一震,似发现了什么异常。

    旋即,玄珞注意到,就连他的那些小队的成员,视线也都从他的身上,转移到了别处。

    玄珞猛地回头。

    秦烈再一次映入他眼帘。

    只见这时候的秦烈,伸出一根手指,蘸了蘸肩膀伤口处的鲜血,放在口中吸吮了一下。

    下一刻,秦烈的双瞳,如被鲜血给染红!

    他一头长发如血火开始汹涌燃烧!

    同时,一种滔天的血腥煞气,随着火焰的“噼啪”声,迅速向八方蔓延。

    “太久没有受伤,已经快要不知道自己鲜血的味道了。”秦烈咧着嘴,嘿嘿狞笑,如嗜杀的深渊凶兽。

    一团团烈焰滚动着,短短时间内,就在他身旁凝炼成炎界。

    “燃烧!”

    “烈焰家族最为可怕的血脉天赋!”

    “还有炎界!”

    玄冰家族,还有黑暗家族的一些青年,倏然一震,禁不住失声尖叫起来。

    此刻,秦烈左右肩膀处的伤口,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

    这又是一种血脉天赋——恢复。

    恢复,炎界,燃烧,三种血脉天赋的呈现,还有秦烈此时展现出来的狰狞和狂暴,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妈的!他怎么会觉醒燃烧血脉天赋,这是烈焰家族最为可怕的血脉天赋之一,就连那些最纯净的血脉,都未必能觉这个天赋啊!”

    “他还只有七阶的血脉!”

    “他真是一个混血者吗?”

    一时间,玄冰家族和黑暗家族的很多人,都傻眼了。

    “我就说嘛,秦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被打败?”流漾笑吟吟地叫嚷道。

    乾煋眯着眼,道:“他要是那么容易对付,我也不会拼了命,也要带着他过来了。”

    “哼,他本就没那么弱,只是玄珞那笨蛋自己轻敌罢了。”苍晔冷冷道。

    “焚日轮!七轮共转!”

    秦烈人在炎界之中,浮空而来,身旁骤然凝练出七个火焰轮盘出来。

    激发“燃烧”血脉天赋,以鲜血燃烧为代价,他血脉力量瞬间暴涨一倍,所以才能凝练七个焚日轮。

    “七轮之力!”

    “好浑厚的血脉能量!果然不愧是恐怖的燃烧!”

    “厉害啊!”

    很多黑暗家族的青年男女,一看七轮浮现于天,都惊呼起来。

    他们很清楚,大多数修习“焚日轮”血脉秘术的烈焰家族武者,在七阶血脉的时候,血脉能量顶多维持五轮出来。

    只有觉醒燃烧天赋的家伙,才能依仗这恐怖的燃烧血脉天赋,形成更多的焚日轮。

    传言,焚日轮这种血脉秘术,每多凝练一个轮盘出来,威力就会暴涨一倍。

    七个火焰轮盘齐现,不但玄珞脸色巨变,就连观望的苍晔,还有远处黑暗家族的一些九阶血脉强者,也被吸引过来。

    “烈焰血脉!七轮共转!这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