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会面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会面

    每一次境界的突破,都和三个方面有关,灵魂力,灵力,心境意识的提升。

    对秦烈而言,因魂兽分身的存在,他暂时不会为灵魂力担忧——他可以通过魂兽获取源源不绝的魂力。

    另外,由于这具血肉躯体足够强悍,因血脉的强大,还有两个心脏的存在,他在修炼时能吸取更多的天地灵气。

    这使得他灵力的积累也比常人要快上许多。

    他真正欠缺的只是心境意识的提升。

    心境的增长,除了对力量认知的加深以外,还有就是阅历和心态的变化。

    时隔多年,终于开始接触秦家人,开始逐步融入中央世界,他在振奋之下,扬眉吐气,心境开阔,突然间仿佛畅通了四肢百骸。

    涅槃境初期到中期的突破,也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他以心神感知全身,已经觉察到丹田灵海开始变化,能看到一簇簇不同属性的灵气,形成了云团状。

    极寒气息,雷霆闪电,大地之力,都在灵海内蠢蠢欲动。

    “好像真要突破了……”秦烈道。

    宋婷玉一脸讶然,“这个时候也不知是好还是坏。”

    “自然是好事。”秦烈笑了笑。

    另一边。

    从域界之门刚刚走出的一行人,悬浮于半空,一眼看到远方七灵岛上的一道身影。

    因血脉沸腾,从而一头长发火红如血的秦烈,显得极其惹眼,相隔好远,众人都能看出他身上的奇特之处。

    “是他吗?”

    陈霖淡漠的脸上,闪现一个惊诧的表情。他有些不确定地看向缪怡姿。

    三百年来,他虽然关注着秦烈的消息,却对秦烈的模样没有全新的认识。

    ——他并不知道秦烈变成了什么样子。

    远处的秦烈一头红发如燃烧的火焰,身上流露出来的气息,那么的强烈惊人,令他都有点不敢相信。

    比起三百年前,今日的秦烈,就像是另一个人。

    所以他需要缪怡姿来帮忙确认。

    “不一样了是吧?”缪怡姿淡淡道。

    陈霖点点头。道:“的确不一样了。”

    “红发!红目!那小子还真的觉醒了神族鲜血!”甘飞鹏怪叫起来,也显得很是惊诧。“奇怪,真是奇怪啊,难道死而复生以后,更加容易觉醒血脉不成?”

    “涅槃境初期!不,不对!”巴驼子猛地尖叫起来,“他即将突破到下一个小境界!”

    众人一惊后,纷纷以灵魂意识来感知。

    大多数都是虚空境的众人,一道道摄人的目光,齐齐凝聚在远方的秦烈身上。

    霎那间。秦烈如被数十道看不见的绳索给缠绕住,那些绳索还能透视一般,在他浑身筋脉内游荡着,一一落向他丹田部位。

    “斩!”

    千百道电光雷芒,从他识海内汹涌而出,如出闸的蛟龙。狂烈地冲击着那些外来的魂丝。

    “劈哩啪啦!”

    一道道碎小的电弧,从他体表闪现出来,仿佛电火一簇簇覆盖在他的身上。

    巴驼子等人,熠熠生辉地眼睛,突然溅射出电花出来。

    “妈的!”

    甘飞鹏大叫一声,小眼睛内,竟然有泪水渗出来,模样颇为狼狈。

    梵淦和华安阳等人,也是揉着通红的眼睛,如哭过一般。

    姬家的一些人。也是大骂不已。

    只有姬尧,陈霖和缪怡姿几人,惊异地看向秦烈,一脸的若有所思。

    陈霖看向缪怡姿,道:“师妹……”

    不等他多言,缪怡姿摇了摇头,道:“别问我,我也不清楚。”

    陈霖愕然。

    他好奇只有涅槃境的秦烈,为什么可以将甘飞鹏等人的灵魂意识给剔除体外——这不符合常理。

    他以为和秦烈有过接触的缪怡姿或许知道一点。

    可惜缪怡姿果断否决了。

    “这家伙只有涅槃境而已。怎会有那么强大的灵魂力量?”甘大胖子怪叫连连。

    巴驼子和梵淦等人,脸色也渐渐凝重起来。

    他们并不知道,刚刚秦烈稍稍动用了一点魂兽的灵魂力,特意用来给众人一个下马威。

    九阶的魂兽分身,灵魂力之强,要远远超过在场的众人,在他添加了雷霆闪电之力以后,要破掉巴驼子等人的灵魂窥知,简直轻而易举。

    “果然是有点长进了。”梵淦沉声道。

    这边众人一边谈话。一边朝着秦烈所在的七灵岛而来,吃过亏以后。他们没有再次以灵魂意识感知,而是以眼睛观察。

    七灵岛上,秦烈淡然一笑,道:“欢迎各位叔伯大驾光临!”

    “你小子是不是又要突破境界了?”

    姬尧呵呵笑了起来,他和秦烈已经非常熟识,这让他显得比秦家人,都要和秦烈亲近。

    “快了。”秦烈笑着回应。

    姬尧竖起大拇指,为秦烈打气,“厉害,血脉觉醒以后,果然是不同凡响啊!”

    他很清楚这趟众人到来的真实目的,就是要弄清楚今日的秦烈是否已经改变,从而决定要不要大举踏入深渊。

    姬家……在他的说服下,早已有了决定,反倒是秦家和补天宫,还有些犹豫。

    “你小子真是秦烈?”甘飞鹏大呼小叫道。

    “拥有神族血脉者,貌似只有我一个。”秦烈扬眉道。

    此时,陈霖慢悠悠走来,深深地看向他,取出一封信,道:“你爷爷给你的。”

    “陈叔?”秦烈轻道。

    陈霖扯了扯嘴角:“是我。”

    秦烈毕恭毕敬行礼,垂头道:“我以前很多事不太记得了,陈叔勿怪。”

    从另一个“他”的记忆中,他知道面前这个干瘦老头,以前就一直很照顾他,从没有真正将他舍弃。

    在秦家,这老人乃是为数不多的几个,真心实意对他的人。

    所以他很认真地行礼致谢。

    “少爷太客气了。”

    陈霖忙将他搀扶起来,冰冷的眼瞳之中,有着一丝很隐讳的欣慰之色。

    “少爷比起以前的确懂事多了,老爷要是看到现在的少爷,一定会非常高兴。”他轻声说道。

    “爷爷为何没来?”秦烈询问。

    陈霖指了指那封信。

    秦烈不再多言什么,将那封信拆开,低头看了起来。

    他在看信的时候,旁边的众人也在看着他,留意着他脸色的变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