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八层炼狱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八层炼狱

    维塔斯,则是深渊领主弗洛里斯和一个魅魔奴隶生下的后代,虽然他幸运的继承了弗洛里斯的强大血脉,可因为他母亲为魅魔,导致他在弗洛里斯的众多后裔当中,处于最低微的那个地位层次。

    就连弗洛里斯也从未将这个儿子放在心上。

    弗洛里斯后裔太多,他不认为有着部分魅魔血统的维塔斯,将来能够有所成就。

    他也从心眼里鄙视魅魔的低贱血脉。

    就是因为这样,同为他的后裔,埃弗里才敢肆无忌惮地讥讽嘲笑维塔斯。

    “魅魔血脉……”

    秦烈暗暗思付着,眼中雷光闪烁,以灵魂和魂兽分身交换讯念。

    他魂兽分身的主魂,融合了魂之始祖的残碎魂念,还有另外一名魂族强者的灵魂记忆,所以对很多古老的事情都有所认识。

    他隐隐听说过一些关于魅魔的隐秘事情。

    他在魂兽分身内慢慢找寻……

    近期,因为魂兽分身灵魂逐渐融合魂之始祖的记忆残念,他对很多事情的了解越来越深刻。

    以前的魂兽卡达克,包括柯蒂斯等修罗族族人,都不知道深渊共有多少层面。

    这说明夺舍魂兽的那名魂族族人对深渊的了解依然不够深刻。

    然而,随着魂之始祖残魂记忆的复苏,随着他魂兽分身魂力的增强,他终于知道深渊一共有一百零八个层面。

    多年前,乃是魂祖领着三个魂兽,从暴乱之地深海内的深渊通道降临灵域。

    和灵族那名蓝发女人交战的主力,应该也是魂祖,他在四名魂族族人的地位应该最高。

    甚至于。另外分别寄托在噬魂兽、血魂兽和暗魂兽身上的魂族族人,根本就是他的麾下。

    所以魂祖了解深渊更深层的秘密。

    因此,近期随着魂兽分身的力量增强,属于魂祖的残碎记忆,也渐渐融入他脑海。

    他于是知道了更多奥妙。

    一段关于魅魔的记忆,在秦烈的脑海深处,倏地跳跃出来。

    “深渊一百零八个层面,上方一百个层面体系相近。组成深渊的力量和恶魔种类的实力层次,都相差不太多。然而。深渊最底层的八个层面,却更加不同寻常,为浩瀚星空中最为凶险恐怖之处。”

    “那八个深渊层面,被称呼为八层深渊炼狱——深渊当中的炼狱!”

    “八层深渊炼狱,只有最强大的深渊恶魔,才能生存下来。”

    “在大多数情况下,深渊上方一百个层面的深渊恶魔,只有达到深渊大领主的巅峰力量层次,才能穿过深渊通道进入最底下的八层深渊炼狱。”

    “很多九阶血脉的深渊领主。在没有蜕变到十阶血脉之前,可能都不知道最底下八层深渊炼狱的存在。”

    “就在那八层疯狂的深渊炼狱之中,其中一个深渊层面,最恐怖的统治者,就是一个魅魔。”

    “一个十阶血脉的魅魔。”

    “血脉低贱的魅魔,广布在上方一百个深渊层面。随处可见,大多数都是二阶、三阶、四阶血脉者。”

    “低贱的魅魔永远都是被奴役的存在,血脉进阶极为艰难,就算是进阶了,也看不出明显的力量提升。”

    “然而,就是这等最低贱,最难以进阶的魅魔,等有朝一日能蜕变为深渊领主了,就会突然觉醒几种极为恐怖的血脉天赋。”

    “成为深渊领主以后的魅魔,将会变成深渊之中。最为强大的那种存在。”

    有关魅魔的一段隐秘记忆,经过秦烈的苦苦找寻,从灵魂深处被拧了出来。

    ……

    “该死的神族小子,从现在起,你是我的猎物了!”

    埃弗里挥舞着火锤,驾驭着一块巨大火焰浮石,嚣张跋扈的一路狂吼而来。

    他身旁火海中,几十个六阶、七阶的炎魔散落着,显然乃是效忠于他的麾下。

    秦烈眯着眼。凌空站在火海上方十米处,静静看着这群以埃弗里为首的炎魔。

    “没八阶血脉的炎魔,应该不会构成太大的麻烦,我就不召唤魂奴作战了。”

    观察了一下,秦烈心中有了决定,旋即全力激发血脉力量。

    血雾茫茫的“炎界”,随着他血脉能量的沸腾,如瑰丽的暗红光罩往四方蔓延。

    极短时间内,他以烈焰血脉形成的“炎界”。已笼罩周边上下左右五十米空间。

    炎界之中,无数烈焰神文。如碎星点缀在夜空,闪闪发亮。

    炽热,狂烈,令人眼花缭乱的火焰气流,如彩虹飘荡在炎界上方,更添炎界的声势。

    “汩汩!”

    炎界底下,被笼罩的火海,也蒸腾出火焰气泡。

    浓稠的火红烟雾,从火海上飘逸出来,将炎界内部的空间,给充溢成红灿灿的颜色。

    如烈焰形成的神奇秘境。

    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本命精血,漂浮在他身旁,令他如群星环伺。

    “焚日轮!”

    滴滴蕴含烈焰天赋烙印的精血,相互间不断融合,化为炽烈夺目的火焰光轮。

    炎界内,无数闪烁的烈焰神文,如火焰精灵,一看到火焰光轮凝成,就会主动闪入轮盘之内。

    五个火焰轮盘,就在秦烈的炎界之中,如烈焰滔天的车轱辘,呼啸着飞滚向以埃弗里为首的炎魔群。

    火焰光轮在火海滚荡之时,不断溅射着烈焰神光,一簇簇不灭火焰落入火海。

    “哧啦!”

    火海中,一条条火蛇被拉扯出来,灵巧扭动着,成千上万,随着火焰光轮缠绕向炎魔。

    “噗!”

    “轰隆隆!”

    千万火蛇,和五大火焰轮盘,一落入炎魔群之中,立即形成震荡天地的爆灭轰响。

    许多低阶炎魔,被火焰光轮轰击正着,皮坚肉厚的躯体,竟突然炸裂成血块。

    更多的火蛇,内部传来腐蚀血肉的气息,就在那些炎魔身旁爆裂。

    蓬蓬火焰汁水,由爆裂的火蛇飞溅出来,倾盆大雨般浇灌在炎魔身上。

    一头头炎魔,被那些火焰汁水泼到身上,最小的伤口,都会立即溃烂。

    炎魔群骤然发出凄厉惨叫。

    就连为首的埃弗里,胸腔一道旧伤口,被火焰汁水溅射以后,也是迅速绽裂。

    一种腐蚀的气息,从他绽裂的伤口传来,令他的伤口血流如注。

    埃弗里站在赤红浮石上,怔怔看着胸腔处的伤口,一时有些茫然。

    他似不知已愈合的伤口,为何突然绽裂,为何如中了剧毒般迅速腐蚀糜烂。

    他困惑的甩了甩硕大头颅,手中的火锤,则是狠狠地捣向秦烈以血脉力量凝结的炎界。

    火锤近十米长,通体成赤红色,表层深渊秘纹如云团火簇。

    火锤捣来时,埃弗里一只手捶胸咆哮,双瞳两道炽烈岩浆流淌出来。

    一丝丝肉眼可见的炎能,随着埃弗里的咆哮,从火海之中,空气之中,周边火山内,骤然飘离出来。

    那些炎能如微小的闪电流星,顷刻间,已全部汇聚在火锤内。

    砸向炎界的火锤,如变成一座耸天的火焰山川,以尖锐的山顶,重重刺在炎界上。

    那一霎,一股凶狂暴戾到无法想像的巨力,以滔天火焰催动,就在火锤碰触到炎界之处疯狂灌泄而来。

    炎界如被巨剑穿破的火焰天幕,一下子破开一个巨洞,洞口内无数烈焰神文烁烁闪耀,势要将洞口堵实。

    然而,已冲入炎界的那火锤,依然在疯狂吸纳着这片天地间的炎能。

    狂烈汹涌依旧。

    捅了进来的火锤,如赤红烙铁,令秦烈的炎界始终无法愈合。

    火海浮石上的埃弗里,眼瞳流淌着岩浆,带着恐怖的气势,连人带着身下的火焰巨石,陨星般狠狠撞击而来。

    “纯粹的炎魔血脉,果然爆裂凶悍,不愧是深渊领主的大儿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