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图穷匕见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图穷匕见

    沐浴在明媚太阳光下的广场中央,缪怡姿脸色冷如坚冰,心也如被寒意淹没。

    宽阔的广场,连君天耀在内,一共散落着九名虚空境强者。

    这九人,六人为太阳宫的宫主,另外三人则是从太阴殿而来。

    三名太阴殿的来人,为首者,赫然就是殿主柳贤哲。

    此刻,太阳宫宫主君天耀,讪讪干笑着,不敢和缪怡姿对视。

    面对着缪怡姿如冰刀般的冷冽目光,他低垂着头,明显有愧于心,所以没有答话。

    反倒是远道而来,和君天耀为敌多年的柳贤哲,轻轻一笑,说道:“我们弄出这个阵仗了,倒不是真要击杀你,而是想要弄清楚一件事。”

    柳贤哲和君天耀一样,都是虚空境后期,六层魂坛的强者。

    他们两人执掌的太阴殿和太阳宫,乃中央世界次一级黄金级势力,多年来一直和六大势力保持着紧密的联系。

    这两人,以前时常明争暗斗,在各个域界争夺着霸主权。

    泊罗界,就是他们最为激烈的一个域界战场。

    然而,随着神族将要归来的痕迹,越来越明显,以前经常争斗的势力,渐渐停止了厮杀。

    在六大势力的约束下,柳贤哲和君天耀这对仇敌,为了泊罗界的共同利益,竟然还携手合作了。

    君天耀请动缪怡姿,派出卓韦丹,柳贤哲派出麻丰和巩圣远,进行了星空征途。

    可惜。这次针对泊罗界的计划。却无疾而终。

    除缪怡姿外。卓韦丹、麻丰和巩圣远,就此消失在星海之中,再没有消息传来。

    因姬家、补天宫的压力,六大势力不得不约束他们,让他们中止对泊罗界的计划。

    他们精心筹谋的计划以惨败收场,让他们心生疑惑,从而怀疑到缪怡姿身上。

    “你们想弄清楚什么?”缪怡姿语气冷漠。

    “麻丰他们是否已经死亡?”柳贤哲淡然道。

    缪怡姿轻轻皱眉,不耐道:“我回来不久就向你们解释过。麻丰、巩圣远和卓韦丹三人,在我受困时并没有过来帮我。我被一头暗魂兽缠住时,也曾发出求援讯号,他们同样没有声讯。在那一个时间点,他们和我一样,应该都遭受了别方势力的围击。而我,自知不是那暗魂兽的对手,不想葬身于茫茫星海,所以才遁回虚空乱流。”

    “就是说你根本不知道他们遭遇了什么?”柳贤哲再问。

    “不错。”缪怡姿冷声道。

    “我猜是秦家派人伏击了他们。”柳贤哲突然道。

    此言一出,广场上那些太阳宫和太阴殿的虚空境强者。脸色都沉重起来。

    就连君天耀,也是摇了摇头。轻轻叹息一声。

    “我听说你和你师兄一直没有断了联系?”柳贤哲的眼瞳深处,如浮现出两轮寒月,冷光熠熠。

    一股清冷幽寒的阴月气息,如寒雾弥漫开来,将缪怡姿所处的方位淹没。

    柳贤哲身旁,两名太阴殿的殿主,同时眯起眼睛。

    一束束银亮月光,从他们身上闪亮出来,似在和柳贤哲身上的气息相互映照。

    仅仅只是柳贤哲三人,施展出太阴殿的“寒月禁术”以后,就将缪怡姿所处的空间给锁定,让她难以从容活动。

    “我和我师兄的确存在联系?你想说什么?”缪怡姿冷声道。

    “可是你走漏了消息,让秦家知道了我们对泊罗界的计划,从而派人伏击?卓韦丹,麻丰,还有巩圣远三人,可是因你而亡?”柳贤哲脸色阴沉如水,道:“如若不然,为何他们三人惨遭杀害,而你却还活着?”

    停顿了一下,柳贤哲声音高昂尖锐,目显厉色,喝道:“你不是应该和他们一起死吗?”

    “我六层魂坛,又精通空间秘术,为什么要和他们一起去死?”缪怡姿神情冷冽,没有去看柳贤哲,而是望向太阳宫的君天耀,冷声道:“我答应前往泊罗界,也是因你苦苦劝说。我并不是你们太阳宫和太阴殿的人,我只是拿酬劳办事。事情没有办成,我在回来以后,已经第一时间将酬劳退还给你们,你们还想怎样?”

    君天耀满脸苦涩。

    在缪怡姿如针芒般的冷冽目光下,他微微抬头,摊手无奈道:“是九重天和星辰殿认为你和秦家还有牵连。”

    缪怡姿曲线玲珑的身子,轻颤了一下,明眸也浮现出惊异之色,“我和秦家在三百年前已没有来往!”

    “你刚刚还说你和你师兄有来往,而你师兄……则是忠心于秦家老爷子!这岂不是证明,你和秦家之间的关系,压根就没有断裂过?”柳贤哲冷笑着,不耐烦地说道:“上面的六大势力,要在神族正式到来之前,将秦家这个隐患给灭掉。近期六大势力在域外星河,针对秦家的一次次行动,你应该有所耳闻吧?”

    缪怡姿沉默不语。

    她虽然一直待在自己的私有秘境,却有别的途径来获知外界的局势变化,所以她的确知道近期六大势力对秦家连番出击。

    秦家设立在域外星空的很多据点,在近期内,都被六大势力攻击。

    只是,那些据点破碎以后,秦家就仿佛突然消失了。

    茫茫星河,有着无数域界星辰,秦家真要一心潜藏,六大势力根本没办法搜查出来。

    而她,因为和陈霖的联系,应该是被当成一个突破口。

    果然,柳贤哲很快再一次开口,确定了她心中的猜测。

    “你只要告知我们,秦家的老巢在域外星空哪儿?我们就不会为难你。”

    此时,君天耀也劝说道:“你也很清楚,秦家的第三代秦烈,身怀神族的血脉,这证明秦家和神族必有勾结!在越来越多迹象表明神族即将到来的大势下,秦家,就是神族留在灵域的内应!只有大家齐心协力,先将秦家这内应灭掉,在神族到来以后我们再能没有后顾之忧啊!”

    停了一下,他一脸诚恳地说道:“怡姿,你和你师兄既然有联系,你应该知道他的位置吧?”

    “住嘴!你不配那样称呼我!”缪怡姿厉色道。

    若非君天耀的欺骗,她不会以身涉险,不会在局势不明朗的敏感时刻,冒然离开虚空乱流域。

    就是因为君天耀一再承诺,说知晓那柄白骨镰刀的来历,出于对此人的信任,她才会前来太阳宫。

    结果,倏一到来,就看到了眼前的阵仗。

    到了这一刻,她已渐渐看明白了,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六大势力,在始终找不到秦家以后,想起了以前和秦家来往密切的她。

    六大势力将她当成了对付秦家的突破口。

    君天耀和柳贤哲两人,一直听命于六大势力,或许是六大势力下达了命令,也或许是两人想要邀功,这才弄出如此阵仗,将她给困于太阳宫。

    在缪怡姿来看,不论君天耀是受命行动,还是主动出手,从他欺骗自己过来那一刻起,此人就被她定义为彻头彻尾的卑鄙小人。

    对于卑鄙小人,她从来不会假以颜色,连敷衍都还没有学会。

    所以她再也不会给君天耀丝毫面子。

    被她毫不客气地呵斥以后,君天耀脸色一僵,皱了皱眉头,忽然沉默下来。

    君天耀望了一眼柳贤哲。

    那眼神,分明就是将这次的话语权,交给了仇敌柳贤哲。

    ——他是将一切交给了柳贤哲做主。

    柳贤哲阴恻恻笑了起来,点了点头,说道:“君兄,你既然都将她诱骗过来,为何还要如此畏头畏尾?呵呵,也罢,你既然不愿意将脸上那层皮扯去,那就交由我吧。”

    他和君天耀本就是仇敌,所说的话也不客气,他所说的君天耀脸上的那层皮,摆明了是指的君天耀的虚伪。

    君天耀英俊的那张脸,微抖了一下,神情有些难看。

    可他还是忍着沉默了下来。

    “缪小姐,在你没有将秦家潜藏星河的确切位置道明,在六大势力没有捣破之前,我们只能将你擒拿下来。”柳贤哲不再啰嗦,笑着下达命令:“大家不要太粗鲁了,缪小姐乃是空间秘术方面的宗师级人物,她的命可是非常值钱的。”

    “至不济,将来也可以拿她的性命,来要挟陈霖!呵呵,或许我们只要释放出要杀死缪小姐的消息,她师兄就会急匆匆由域外星空回来救人!”

    话到这儿,柳贤哲眼睛一亮,思路开阔起来。

    “不错不错,这还真是一个好主意!听说秦家的老爷子以前很关照你,将你当成女儿来看待,说不定秦家还真的愿意为了你,从乌龟壳内钻出来呢!”

    柳贤哲大笑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