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归入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归入

    暗红色天空下,一个火焰燃烧的山谷之中,遍布着岩浆熔潭。

    众多**着上半身的雄伟男子,懒洋洋地躺在岩浆潭内,撕扯着恶魔血肉,大声叫嚷着。

    山谷一角,一个九人小队也在火汁涌动的池子旁,一边吃着熟肉,一边交谈着。

    “乾煋也不知道去了何处,这么久没有回来。”焰風嘀咕道。

    “哎,那秦烈恐怕是凶多吉少了。”身材火爆,娇容妩媚的流漾,眉梢中蕴着一丝忧烦,道:“他也算是帮我们挡了一劫。”

    此言一出,焰風,雾纱,还有那些六阶的血脉战士,都忽地沉默。

    秦烈手持神器,看似贪生怕死逃离,却轻而易举将阿卡洛斯引开,使得他们躲过阿卡洛斯追杀。

    不论怎么说,他们都是因为秦烈的逃离,才能安然归来。

    就连焰風心中都清楚,要是没有秦烈将阿卡洛斯吸引走,他们必将难逃毒手。

    所以连瞧秦烈不爽的焰風都保持着沉默。

    “那家伙一身神秘,我觉得他不会有事的,何况那个八阶血脉的高阶恶魔,对他的神器和身份更加看重。”身姿同样撩人,气质柔静的雾纱,拨弄着一缕酒红色碎发,轻声道:“他应该只是被生擒活捉。”

    焰風脸色深沉,道:“落在深渊恶魔手中的族人,下场……往往和我们手中的熟肉一样。”

    流漾和雾纱神情微变。

    她们也知道极炎深渊的恶魔,对烈焰家族的族人绝不会有一丝怜悯,一旦不慎被生擒,大多数的下场都是化为对方的血肉美食。

    就如他们正在撕扯吞食的恶魔血肉那般。

    两女的脑海之中,不由自主浮现出秦烈被阿卡洛斯撕成血肉碎片,被一块块吞吃的场景。

    她们忽然有些心烦意乱。

    这时候。她们才意识到,帮助她们将阿卡洛斯引开的秦烈,令她们心生愧疚。

    由于这种愧疚的情绪存在。她们都不想秦烈凄惨而亡,而是希望将来找机会弥补。

    然而。她们同样也知道,落入高阶深渊恶魔手中的族人,绝大多数都不可能活着回来。

    ——她们对阿卡洛斯并不了解。

    九人在谈起秦烈以后,很快就沉默起来,气氛一时有些压抑。

    “聊什么呢?”乾煋的声音,突然从不远处传来。

    流漾和雾纱扭头去看。

    “秦烈!”

    两女明眸骤然一亮,同时惊呼出声,两张娇美如花的脸上。顿时被惊喜和激动填满。

    焰風身形一震,撇嘴轻哼一声,垂头继续吃肉。

    其余那些小队成员,也都嘿嘿笑了起来,秦烈的到来,让他们内心的愧疚减淡,使得他们心情轻松了起来。

    “快点过来,说说你和我们分开后的情况!那个八阶巅峰血脉的高阶恶魔,你是怎么甩开他的?”

    流漾笑着招手,丰腴的玉臂被火焰辉映的肉光闪烁。显得极为迷人。

    她丰臀微抬,就在身旁为秦烈挪出一个位置,示意秦烈坐过来。

    秦烈看了她一眼。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过去。

    “去吧。”乾煋呵呵一笑,一把将他推了过去,还调侃道:“流漾在你离开以后,一直央求我不要放弃你,所以我才会去找阿叔。”

    秦烈嘿笑着,在乾煋的推挤下,就在流漾身旁坐了下来。

    一股令人心猿意马的香味,从流漾的身上传来。令他顿时有些心乱。

    “你去求了大队长?”雾纱则是惊讶起来。

    焰風也露出惊容。

    乾煋在焰風身旁坐下,接过一名六阶血脉战士递来的熟肉。撕咬了一口,道:“我和阿叔找到这家伙的时候。他已经脱险,就在我们最初遇到他的火山岩浆潭内浸泡着。阿叔很欣赏他,已经正式将他接纳我们这支千人大队,他混血者的身份牌,也会很快弄妥。”

    话到这儿,乾煋眼睛微眯,看向众人,说道:“不管以后如何,但从现在起,他就是我们的一份子。”

    乾煋扭头望了焰風一眼。

    焰風哼了一声,低头继续吃东西,并没有答话。

    流漾笑盈盈的,冲秦烈道:“他就是那样,你不用理会他。对了,你怎么甩掉那个八阶巅峰血脉高阶恶魔的?”

    秦烈摸了摸鼻子,随口说道:“我有一样瞬移很快的灵器。”

    流漾恍然,旋即惊讶道:“你不是从灵域过来的吗?听族内的老人说,灵域那边的炼器师很差劲的,你怎么又有神器,又有能瞬移的灵器?”

    “神族离开已经两万年了。”秦烈微笑着,说道:“两万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炼器方面的造诣,也能在两万年后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人族,在两万年以后,也已经通过窃取别的种族血脉,改变出生孱弱的种族劣势。”

    “哦,原来是这样,看来灵域在经过我族入侵以后,发展的还挺快的。”流漾惊奇道。

    “等秦烈拿到身份牌,他就正式成为我们小队的一份子,我们也会再次外出狩猎。”乾煋看起来心情不错,说道:“我们下次狩猎的目标,至少也是八阶的深渊恶魔,甚至可以考虑对深渊领主动手。”

    此言一出,连沉默许久的焰風,都是悚然变色。

    他震惊地看着乾煋,道:“你疯了不成?我们这支小队,凭什么对八阶深渊恶魔动手?你要带我们走上死路绝路吗?”

    乾煋笑了笑,说道:“秦烈会给予我们很大的帮助。”

    “多大的帮助?大到可以让我们狩猎八阶深渊恶魔,甚至于九阶的深渊领主?”焰風脸色难看至极,说道:“就连我们这个大队,在和深渊领主弗洛里斯的战斗当中,都没有取得胜利。我们这个十人小队,拿什么去对付高阶深渊恶魔?”

    流漾和雾纱也是惊异万分,一会儿看看乾煋,一会儿看看秦烈,眼中全是疑惑。

    “秦烈,并不仅仅只是一个人,他有麾下可用,有依附者追随他。”乾煋压低声音,道:“最重要的是,他能随时将那些依附者带入极炎深渊,帮助他作战。”

    “你只有七阶血脉,依附你的人……能有多强?”流漾万分好奇地看向秦烈。

    “大多数在不灭境,不过,也有几个在虚空境。”秦烈解释。

    除乾煋以外,这支十人小队的其余九人,都突然呆楞住,半天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