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超阶血脉种族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超阶血脉种族

    浓稠的深渊魔气,被那巨大的弯角吞没,弯角传来的魔啸声愈发刺耳凌厉。

    自报姓名的高阶深渊恶魔伊诺丝,就站在那巨大弯角旁边,扇动着翅膀,紫眸泛着冰冷光芒。

    一声声尖锐的啸声,从那弯角内再次释放出来,犹如万剑疾刺而来。

    “叮叮叮!”

    将秦烈全身罩住的三层灵力光盾,绽射出眩目火光,挡了一轮轮的无形冲击。

    表层由大地灵力凝结的明黄色光盾,第一时间碎裂,随后第二层雷电凝成的壁障,溅射出更多的闪电火芒。

    第三层的薄薄冰层,也瞬间突现裂纹,如要爆裂开来。

    “灵力灌涌!”

    寒冰,雷电,大地三种浑厚精炼的灵力,如开闸的江水,通过一根根筋脉,一个个穴窍,汹涌汇入三层灵力光盾。

    炸裂的三层灵力壁障,得到新生力量的填充,以惊人速度恢复原状。

    与此同时,秦烈也激发体内血脉之力,胸腔内的两个心脏强而有力地跳动起来。

    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本命精血,如一颗颗红钻石,突然从他体内漂浮出来。

    每一滴本命精血,内部都有一簇簇火苗,有一枚枚神文如星辰般闪烁着明熠光芒。

    那些本命精血,滴溜溜转动着,就在秦烈的头顶汇聚。

    两滴本命精血碰撞,会瞬间融合,内部的火焰,闪烁的神文。狂暴精炼的力量都会完美相溶。

    就在他以三层灵力光盾。在抵御弯角魔啸声之时。百滴本命精血已凝为一团。

    一团炽烈的如要燃烧太阳般的火焰轮盘!

    “焚日轮!”

    火焰狂飙的轮盘,流溢着仿佛能燃烧天地的岩浆流火,充斥着毁灭和狂暴的炙烈气息,陡然落向伊诺丝。

    这一刻,寒寂深渊终年灰暗的天空,如多了一个炽热的太阳。

    永恒冰寂森冷的天地,因这一团炽热炎火的突现,如突然变成了火山爆发的炎火之地。

    灭世般的火焰气息。极度攀升的高温,眩目的火芒,这些皆是寒寂深渊这个层面的生命种族所无法适应的。

    生活在这一层的深渊恶魔,早已习惯了永恒不变的冰冷和荒寂,很难适应极端炎热气候的酷烈环境。

    只见那些被弯角魔啸声激发了潜能,疯狂嗜杀的深渊恶魔,在那团炽烈太阳般焰火光芒的照耀下,皆是流露出深入血脉骨髓的惊恐和不安。

    它们有种末日到来的恐怖感受。

    同样生活在寒寂深渊的伊诺丝,在那由秦烈一百滴本命精血凝成的“焚日轮”的光芒照耀之下,也是显得无所适从。

    而此时。那“焚日轮”就是一团火焰轮盘,已朝着她撞击而来。

    火焰轮盘每靠近十米。所带来的炽烈高温,就会可怕一倍!

    在那火焰轮盘越来越近时,伊诺丝体内的恶魔血脉,被压迫的激发了更强的力量。

    她身上的甲胄表层,闪烁出大片大片的紫色秘纹出来,那些秘纹如紫色闪电,充满了覆盖她全身的甲胄。

    她体内的高阶深渊恶魔血脉,传出只有她灵魂能感受到的狰狞咆哮,如一头统治深渊层面的大领主,对深渊规则发出了挑战和征服。

    本就阴冷寒寂的这层深渊,缭绕在每一块土地,每一块天空的寒意,如被她体内的血脉牵引而来。

    并不是特别擅长极寒之力的伊诺丝,分明看到她所处的那一块天地,以她为中心,在疯狂聚集着寒意。

    她也感知到自己的血脉,由以往正常的形态,变成最酷冷的极寒。

    她觉得自己成了一块亿万年的寒晶。

    当她生出这种感觉时,她发现除了她体内极寒的鲜血,还在潺潺流动以外,周边一切都已静止。

    天穹,空气,深渊魔气,战斗着的那些深渊恶魔,修罗族,寒寂旷野,大地等等。

    她灵魂能感知的,眼睛能看到,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已停了下来。

    所有的一切,都像是被一块肉眼不可见的巨大坚冰,给彻底冻结。

    就连时间都仿佛被定格。

    “嗤嗤!”

    然而,她还是听到了异常的声音,她看到那飞向她的火焰轮盘,如一颗小太阳被锁在半空中,离她仅仅只有二十米。

    那火焰轮盘内部,无数火苗和跳跃着的烈焰神文,都未曾熄灭。

    一种不同于寒寂深渊的毁灭规则,烙印在那些岩浆焰火之中,还在汹涌燃烧。

    那团火焰还在力抗着寒寂深渊的本源规则而不肯屈从。

    伊诺丝惊讶起来。

    她的视线,下意识找寻那团火焰的主人,看到了离她近千米远的秦烈。

    同样在空中静止不动的秦烈,一头火焰般的长发,如汹涌的火焰在燃烧着。

    他眼中绽放出一道道摄人的火芒,火芒之中,烙印着和火焰轮盘如出一辙的毁灭气息。

    一滴滴本命精血,环绕在他身旁,如星辰围绕着太阳旋转着。

    那些本命精血,也同样不受这一层寒寂深渊本源规则的影响,依然在活动着。

    在尽心尽责地守护着他。

    “寒寂深渊的本源规则……”

    感受着整个层面,极寒的气息汇聚而来,将这一片天地冰冻起来,秦烈心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他知道异变来源于伊诺丝体内的血脉力量。

    能触及到这一层深渊的本源规则,这意味着伊诺丝体内流淌的恶魔血统,来源于统治寒寂深渊的一个深渊大领主,一个达到十阶血脉的“初代恶魔”。

    只有十阶血脉的“初代恶魔”,才能将所在层面的深渊本源规则洞悉,从而烙印在自己的血脉之中。

    他的后裔。流淌着来源于他的恶魔血统。也能适时的将血脉的本源规则给激发。

    当然。前提是,他的后裔必须在他统治的深渊层面。

    伊诺丝,为十阶血脉的“初代恶魔”后裔,又在寒寂深渊内尽全力催发血脉之力,遇到烙印着毁灭火焰气息的“焚日轮”,被激发了血脉内的潜力,从而偶然触及了这层寒寂深渊的本源规则。

    于是,天地。生灵,空气,一切都被寒寂冰冻。

    只有他体内流淌的血脉,在这一层寒寂深渊,还在顽强抗衡着本源规则的冰冻。

    这意味着烙印在他血脉内的规则力量,一点不逊色这层寒寂深渊的本源规则,所以即便是跨域作战,他血脉中的不灭之火依然不会熄灭。

    “你应该是进入过神族混沌血域的混血者!”

    伊诺丝紫色眼瞳之中,闪烁着惊异的光芒,发现她小瞧了秦烈。

    没有进入“混沌血域”的神族混血者。血脉绝不会如此精纯,不可能烙印烈焰家族的核心规则——毁灭之焰。

    也只有极少数超阶血脉者。血脉之中天生烙印着至强的天地规则,才能在深渊之中,和每一个层面的本源规则抗衡。

    秦烈本命精血内转动,那“焚日轮”不曾熄灭,眼中有火芒闪耀,长发如火焰燃烧……

    这种种迹象表明秦烈的血脉,在她触及了寒寂深渊本源规则以后,并未被冻结住。

    反观下方,所有的深渊恶魔都已被冻结,那些修罗族族人,也都停止不动。

    唐北斗端坐的三层火焰魂坛,火焰变成了冰晶形态,显然连火焰也被这一层的寒寂深渊本源规则冷冻。

    除她以外,这片天地之中,就只剩秦烈和他血脉内释放出来的火焰,能不受影响。

    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再次看向秦烈时,她眼中的轻藐和傲然,已消失不见。

    她将秦烈当成了同等级别的超阶血脉种族。

    然而,就在此时,如碎星一般围着秦烈旋转的一滴滴本命精血,内部一种新的规则衍生出来。

    那是一种蕴含着空间奥义的奇异规则。

    一丝丝蓝汪汪的奇光,从那些还燃烧着毁灭之焰的本命精血内溅射出来,蓝光随着一滴滴鲜血的游动,慢慢编织成星网,凝成星门。

    那星门倏一凝结出来,秦烈周边被寒寂深渊本源规则冻结的空间,如巨大的冰镜在慢慢碎裂。

    这是八目妖灵血脉之中的空间规则力量。

    它同样也烙印在秦烈血脉当中。

    它的出现,和星门的凝成,令秦烈身处的空间,由冻结状态直接粉碎。

    “啊!”伊诺丝惊叫出声。

    一个生灵血脉之中,同时衍生出两种至强规则,这违反了她对血脉的认知。

    她被真正惊到了。

    与此同时,寒寂深渊地底寒晶冰层之中,一头由这层寒寂深渊,一步步进阶到十阶血脉的“初代恶魔”,也被惊动了。

    “伊诺丝,你在和谁争斗?”

    一个深入灵魂的声音,在伊诺丝脑海内响起,威严肃穆。

    “父亲大人,我在和一个神族的混血者战斗。他,他的血脉之中有两种规则,竟然都可以和我们这层的本源规则相抗衡!”伊诺丝回应。

    “血脉之中,烙印着两种至高规则,这真是令人惊奇。”

    十阶血脉的深渊大领主,在寒寂深渊的地底寒晶冰层,似也显得有些疑惑。

    他在洞察寒寂深渊的本源规则以后,灵魂和力量,已经延伸到别的深渊层面,去领悟别的深渊层面的本源规则。

    他漫长的生命,几乎都用来洞察深渊内存在的诸多规则,很少会被一些事情惊动。

    可这次却被小小的惊动了一下。

    “难道因为我太过于专注洞悉深渊各个层面的规则,这几千年没有去了解外面的情况,已经和外界脱节了?莫不成,各大超阶血脉种族,已经找到相互融合血脉的方法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