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姜铸哲的一跪!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姜铸哲的一跪!

    第一巫虫的一番叙说让秦烈震惊无比。

    完美之血存在着缺陷,需要生命古树内的“生命源液”来弥补?

    他不知道第一巫虫所说是真是假

    但第一巫虫能知道“完美之血”计划,说明这巫虫并不是无的放矢,它这番话必然有着一些可信度。

    只是,就算是他的鲜血,需要“生命源液”来弥补缺陷,这时他也不够实力去生命古树所在地,将那“生命源液”夺取。

    他还没有这种实力。

    另外,他也不相信第一巫虫,总觉得这只巫虫极度渴望找到生命古树。

    他知道这只巫虫似乎能通过生命古树内庞大的生命精气来进化。

    “看来我要尽早将这只巫虫以魂族秘术奴役了。”他暗暗下定决心。

    此刻,他心已乱了,也不想再听第一巫虫的灵魂传讯。

    他担心会被巫虫的言语影响了心境。

    尤其是他压根不知道巫虫所言是真是假。

    不顾第一巫虫的呼叫,他果断将木雕收入空间戒,决心深渊之行结束后,立即去魂兽分身处,将这只巫虫以魂族秘术炼化。

    之后他一直呆在这一层人族的聚集地。

    通过和庄静的灵魂联系,他向炎日岛传达自己的心意,让那边抓紧时间炼制烈焰玄雷。

    他自己也在深渊内,以种种灵材来炼制烈焰玄雷,将自己对古阵图的深刻认识进行新一轮的感悟。

    他也是通过这种方法来平静内心。

    第一巫虫的那番话,让他疑神疑鬼。开始怀疑自己的血脉。

    他知道这会影响他境界的突破。甚至会影响他的战斗力。他只有在刻画灵阵图时,才能斩断一切杂念,保持灵台明净。

    因此,在人族这边热议着,讨论烈焰玄雷大批进来以后,该如何对深渊恶魔动手时,他也在炼制烈焰玄雷。

    不久后,琅邪带领血矛的武者。通过域界之门赶到深渊。

    琅邪带来了数量众多的烈焰玄雷。

    那些烈焰玄雷,被此地各方人族势力,给瞬间抢购一空。

    拿到烈焰玄雷以后,这些人族势力,稍稍振作起来,准备再次对那些深渊恶魔进行伏击。

    与此同时,秦烈收到苗风天的灵魂传讯。

    这时,他心境已经平复下来,不再那么焦躁迷惑。

    他旋即去找苗风天。

    一根根冰柱环绕之地,十来个修罗族的魂奴。静静坐在外沿守护着。

    那些冰柱内部,有着浓郁的尸气。如水一般流颤着。

    一头头八阶,七阶,还有六阶的深渊恶魔尸骸,就在尸气如水般的冰柱内。

    苗风天站在那些冰柱中央。

    此地,堆积着众多白皑皑的巨大骨节,那些骨节内部,尸气被冰柱牵引着,被一一抽离出来。

    融合尸之始祖的苗风天,此时望着一根最小的冰柱,看着冰柱内一个身影。

    那是他的本体。

    “是不是有点不舍?”秦烈从远处走来。

    “的确有点舍不得。”苗风天点了点头,道:“毕竟是父母给的身子,就这么舍弃掉,将其炼成尸妖,还真是不太容易接受。”

    “找我干什么?”秦烈询问。

    “几头六阶和七阶的深渊恶魔,已经被我炼成尸妖了,但八阶的……需要的时间会比较漫长。”苗风天一边讲话,一边从空间戒内取出一个铃铛,轻轻摇晃了一下。

    “叮铃铃!”

    五头六阶和七阶的深渊恶魔,从两个巨大的冰柱内部,慢吞吞走出来。

    这是金角蛮魔和地穴恶魔。

    两种深渊恶魔,从冰柱出来以后,全身释放出浓烈的尸气。

    五个深渊恶魔的眼瞳之中,冒出白森森的光芒,没有一点生气。

    “它们可以用来战斗了。”苗风天继续摇晃铃铛。

    这五个深渊恶魔,当着秦烈的面,疯狂的相互厮杀起来。

    被炼成尸妖的深渊恶魔,变得更加可怕,不知道恐惧,不知道疼痛,只保留最纯粹的杀戮本能。

    “听说人族在征伐深渊恶魔的时候,损失非常惨重,我在想可能需要这些尸妖来打头阵。”苗风天好心道。

    秦烈皱眉沉思。

    “什么人?!”就在此时,外面一名修罗族魂奴,突然厉喝。

    一股极为庞大的血煞气息从远方释放出来。

    秦烈略一感知,便下令道:“放他过来。”

    他看了苗风天一眼,道:“你也传唤了他?”

    苗风天坦然道:“是的。”

    收到他命令以后,外层的那些修罗族魂奴,将防御圈放开。

    两眼冒着妖邪红光的姜铸哲,嘿嘿轻笑着,不急不缓地走了过来。

    姜铸哲看着几头厮杀的深渊恶魔,眼睛一亮,抚掌赞叹起来:“这几头以深渊恶魔炼制的尸妖真是够劲!”

    秦烈眯着眼,深深看着他,突然问道:“你好像离突破虚空境不远了。”

    “我已经在筹集筑造第四层魂坛的材料了。”姜铸哲显得心情极佳,说道:“此地的深渊恶魔,每一滴鲜血之中,都蕴藏着庞大的血肉能量。在这里,我只需要斩杀强大的深渊恶魔,吸食它们的鲜血,就能迅速突破。”

    “你不缺境界体悟?”秦烈愕然。

    “暂时不缺。”姜铸哲傲然道。

    心神一动,下半部血典从秦烈手中浮现出来,这血色骨片一般的血典,被他随手递给姜铸哲,“这东西我物归原主。”

    姜铸哲接过血典,问道:“上面的东西你都看过了?”

    秦烈点头。

    姜铸哲血红色的眼睛内,绽放出诡异的光芒,“你怎么看待窃血秘术?”

    “是我人族能崛起的关键。”秦烈流露出敬意,然后又道:“不过,血之始祖应该也是因为窃血秘术而亡。”

    “你果然聪明。”姜铸哲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你,还有师兄他们,将来总有一天会被中央世界那些黄金级势力清理。我们血煞宗第一代宗主黎昕,乃是暴乱之地,寥寥几个能超越不灭境的奇才,他当年突破到虚空境以后,曾经遨游域外星空,却最终死于非命。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来看,黎昕是在域外时,是被我们人族强者追杀致死。”

    “我听人说过,中央世界的一些强大势力,不允许出现达到虚空境的血之始祖传承者存活。”

    “我要是突破到虚空境,一直留在暴乱之地,或许还能保命。”

    “一旦走出暴乱之地,就可能和第一代宗主黎昕一样,也在外面莫名其妙死亡。”

    姜铸哲脸色怪异地说道。

    秦烈轻轻点头,说道:“我有点明白了。”

    姜铸哲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单膝着地,一双腥红如血的眼睛,直勾勾看向他,道:“我愿率领嗜血者效忠于你,但你……可敢接收我们?”

    秦烈一震,喝道:“你是认真的?”

    “从未如此认真过!”姜铸哲沉声道。

    “为何?”秦烈皱眉,“给我一个理由!为何是我?”

    数次为暴乱之地带来腥风血雨,导致血煞宗灭门,将血厉都给禁锢的姜铸哲,从没有向任何人服软过。

    包括寂灭老祖南正天。

    秦烈也从未想过将姜铸哲和那些嗜血者招揽麾下。

    他自觉他没有足以令姜铸哲投诚的实力。

    他更加料不到姜铸哲会主动要求臣服。

    这一切都超乎他的意料。

    “我只问你敢不敢接受我们?!”姜铸哲低喝。

    秦烈深吸一口气,沉静道:“有何不敢?”

    姜铸哲的眼中,流露出欣慰的笑意,他重重点头,道:“很好!你果真没有令我失望!”

    “为何?为何突然来这么一出?”秦烈追问。

    姜铸哲垂头,沉吟了一下,说道:“有些事情我暂时不能说。”

    “何时能说?”秦烈皱眉。

    “至少也要等你强过我以后!”姜铸哲大笑,狂态毕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