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九十九章 血肉储备

第一千九十九章 血肉储备

    “你敢杀我,他一定不会饶恕你!不论你以后躲到什么地方,他都会找到你,将你撕成粉碎!”

    龙人族的迭戈,眼中的鲜血,依然以无法堵住的状态流溢着,他的魂力被“噬魂”给一点点地吸噬。

    迭戈这是真的慌了。

    他对魂兽一无所知,以前也没有和魂兽接触过,秦烈这具魂兽分身,施展出“噬魂”血脉天赋,在他的灵魂深处凝现出漆黑洞穴。

    那些洞穴,慢慢蠕动吸吮着,他数千年时间积累出来的浑厚魂力,正在急剧流失。

    而他对此无能为力。

    他很清楚,任由秦烈如此施为,任由那些漆黑洞穴,将他的魂力一点点抽离……他必将灵魂消泯。

    就连巨龙族,也都不是一个擅长灵魂作战的种族,何况是杂交后的龙人族?

    他已尝试过种种想法,想要摧毁那些魂丝凝结的漆黑洞穴,想要摆脱秦烈对他灵魂的蚕食。

    可惜一切手段都已失效。

    他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阿弗莱克的威名上。

    只是,秦烈对巨龙族长阿弗莱克,显然并没有丝毫敬畏之心。

    在他来看,这一头狰狞可怖的星河异兽,碧绿色眼瞳之中,似乎还骤然释放出兴趣浓浓的光芒。

    秦烈的魂兽分身,也的确挪动着,率先将他当成目标。

    一柄由深渊领主骨翼为主体打造的镰刀,一百多米长,三十米宽。突然从魂兽腹部飞出。

    这镰刀由一片片玉质般的锋利白骨。精心淬炼而成。一股股残暴,嗜杀,血腥的气息,从白骨镰刀每一个骨片上释放出来,摄人心脾。

    白骨镰刀表层,还有着九阶恶魔领主的紫色污血,那些紫色污血一团团,充斥着一种令人血肉暴躁的负面血气。

    “喀喀!喀喀喀!”

    这柄白骨镰刀。向迭戈劈砍而来时,一根根白骨骨片,还传来相互交错的怪异声。

    那声音竟然还有着迷乱灵魂的魔力。

    迭戈望着那一柄巨大的白骨镰刀,恍然间,如看到一头活着的深渊恶魔领主咆哮而来。

    狂暴,嗜杀,血腥的滚滚气血波动,冲击的他每一滴鲜血,都像是在颤栗。

    这是来自于血脉的恐惧。

    很明显,即便是来源于阿弗莱克的巨龙血脉。对上那白骨镰刀上的紫血气息,也没有一丝的优势。

    深渊恶魔血统。乃是和神族、魂族、灵族同等级的超阶血脉,龙族血脉与其相比,的的确确全面落于下风!

    这种血脉上的优劣,导致迭戈的血脉,本能地感觉到恐惧。

    鲜血的恐惧,瞬间蔓延全身,浸没心灵,让他愈发不能将全部力量释放出来。

    眼看着白骨镰刀斩来,迭戈魂力还在被“噬魂”蚕食,心灵又已失守,几乎立即就要崩溃了。

    “空间碎裂!”

    就在此刻,先前还情绪失控的缪怡姿,猛地冷静下来,并瞬间聚集力量插手。

    白骨镰刀斩来的方向,那片幽暗星海内,突显一条条细密裂纹。

    那是一条条通往空间乱流的裂缝。

    众多空间裂纹一出,那一柄巨大的白骨镰刀,如被细密的空间裂缝给囚禁。

    组成白骨镰刀的深渊恶魔的骨翼,似在一片片空间乱流内飞逸,一下子变得虚幻模糊。

    空间乱流域,一般都在域界之外,和晶壁之内。

    那里并非真正的域外星空。

    任何一个拥有天地灵气的域界,外层都有空间乱流,传言所有域界的空间乱流其实相通。

    只是没人能真正去证实这一点。

    精通空间之力的缪怡姿,以空间之力在星海内,绽裂出空间裂缝,那裂缝……隐隐指向灵域外层的空间乱流。

    她这么做,一是要阻止白骨镰刀第一时间斩杀迭戈,将白骨镰刀困住。

    另外一方面,也是借助于白骨镰刀星海划动的恐怖锋利,以她的空间秘术指引,才导致那些空间裂缝浮现。

    她这是在为自己开辟一条新的后路。

    她试图借助于那些空间缝隙,从此地,直接逃回灵域外层的空间乱流域,然后重回灵域。

    当她觉得刚刚浮现的秦烈影像,只是这头奇异的星空生命,从她记忆深处剥离出来,以魂丝凝炼而成后,她就又渐渐恢复冷静。

    境界达到虚空境后期,拥有六层魂坛的她,在茫茫星河之中面对秦烈的魂兽分身,她都没觉得有胜算。

    迭戈,还有蜥蜴族的沙托,比她还要弱上一线。

    她知道这两个家伙更加不可能是这头星空异兽的对手。

    所以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留下来死战。

    “我会知道你是谁,这柄白骨镰刀,我也会带回灵域,请专门的人鉴定。”

    缪怡姿的声音,忽然变得飘渺虚幻,她的身影,也逐渐模糊,如要化为一缕轻烟,在天地间彻底消失一般。

    秦烈碧焰般的眼瞳,骤现千万到绿色游丝,那些游丝激射向八方。

    他旋即看到缪怡姿的身子,如被神奇的空间法则影响,躯体似充满了众多细密的空间裂纹。

    无数空间裂纹,如将她的躯体切成千万份,将其化为一丝丝扯入空间裂缝。

    这分明是一种极为高超的空间遁术。

    就连他释放出来的白骨镰刀,这时候,也变得虚幻模糊,如要慢慢消失,消失在这片星海之中。

    他知道那白骨镰刀,也被缪怡姿的空间之力影响,要被一并拖入灵域外层的空间乱流。

    “果然比两个异族厉害很多。”他喃喃低语。

    迭戈和沙托对灵魂奥妙一无所知,所以他施展“噬魂”血脉天赋时,轻而易举就在迭戈和沙托的灵魂深处。缔造出漆黑洞穴。

    那漆黑洞穴。便是“噬魂”血脉天赋。在灵魂中的直观体现。

    他也以同样的手法对缪怡姿动了手。

    可惜,缪怡姿的灵魂识海之中,形成一块块隔绝空间般的灵魂禁区结界。

    这让他没有能第一时间缔造出漆黑洞穴,也就不能以“噬魂”,将缪怡姿的灵魂抽离。

    这证明缪怡姿对灵魂一定有着精深的认识,所以才能极早施为,没有被他轻易的“噬魂”。

    “魂之始祖,被人族也称呼为始祖。他曾教导人族去认识灵魂,告诉人族灵魂的奥妙。就是因为这样,人族才能逐渐摸索出魂坛的秘密,诞生出一个个魂坛强者,从而和各大种族争霸灵域的统治权。”

    一连串念头在脑海闪掠过,秦烈突地意识到,人族对灵魂的认识,要比蜥蜴族、龙人族深刻许多。

    他也明白想要将虚空境后期,筑造了六层魂坛的缪怡姿,给轻轻松松制住。绝非易事。

    “寄魂……”

    一缕经由“暗魂”血脉天赋潜隐的精魂,化为缪怡姿无法觉察的灵魂念头。烙印在白骨镰刀内部。

    秦烈的魂兽分身,放任白骨镰刀不管,让它慢慢消失在空间缝隙。

    他也放任了缪怡姿的离开。

    直到一丝丝细密的空间缝隙,一一愈合,他都没有后续的动作。

    另一边。

    他的本体,以“天网禁魔图”绘制的空间禁锢大阵,已完完全全将麻丰、巩圣远还有卓韦丹困住。

    那片区域,鲜血忽闪忽逝,时而浮现神秘古图,如被禁锢成一个单独的时空。

    在那时空中,麻丰三人不论运用何种秘术,都无法瞬间遁离。

    他们只能承受滕远六人的疯狂轰杀。

    外面,端坐在封魔碑上的秦烈,静静看着麻丰三人,被六个泊罗界的巅峰生灵,给撕扯的血肉模糊。

    半个时辰后,麻丰三人已奄奄一息,彻底没了逃生希望。

    “他们三个交给你们了。”

    丢下这番话,秦烈的本体以血脉之力开启星门,一闪后,就来到魂兽分身处。

    此刻,龙人族的迭戈,还有蜥蜴族的沙托,也被他的魂兽分身,给抽离的灵魂印记都要消散。

    两名异族眼中没有一丝神采,被魂兽的狰狞爪子攥着,失去了反击力。

    “先试试巨龙族长的血脉……”

    一滴滴鲜血,从迭戈血管之中被凝炼后带离,滴滴鲜血都落入他本体的掌心。

    他的掌心,皮肉主动裂开,要容纳那一滴滴迭戈的鲜血。

    “哧哧!”

    汹涌的烈焰,突然从他掌心燃烧出来,将迭戈体内的血脉一下子燃烧掉。

    与此同时,一种奇异的感觉,从他的血脉深处传来。

    “血脉不纯!”

    他瞬间反应过来。

    迭戈的血脉,乃是巨龙族长阿弗莱克和别的种族族人杂交而成,这使得迭戈的龙族血脉并不纯净。

    这似乎破坏了龙族血脉的纯粹性。

    这样的血脉,秦烈体内蕴含的“完美之血”,似乎并不能融合。

    他的血脉分明极为排斥这类不纯净的血脉。

    “迭戈不行,同样是杂交混血的蜥蜴族沙托,应该更加不行。”秦烈暗暗失望。

    眼见不能将两人血脉融合,无奈之下,他只能通过封魔碑,将这两个家伙的血肉躯体给炼化掉。

    沙托和迭戈,虽然没有缪怡姿强大,但因为是异族,体内分别蕴含着巨龙和巨蜥的血脉,这使得他们的血肉精气无比庞大。

    缪怡姿的强大,在于灵海内汹涌的灵力,但是真要比肉身内的血肉精气,她其实要远远弱于两人。

    封魔碑罩在两个异族头顶,秦烈能看到浓稠无比的血肉精气,如两条血茫茫的长河,滚滚落入封魔碑。

    这使得封魔碑内储备的血肉精气突然变得丰沛至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