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九十七章 星空捕食者

第一千九十七章 星空捕食者

    星海中,麻丰,巩圣远和卓韦丹的脸色,渐渐凝重起来……

    他们从头到脚地打量着秦烈,心中也是暗暗嘀咕,“姚天……”

    三人分属太阴殿、太阳宫,以前也曾经常出没于泊罗界,对泊罗界的种种情况,并不是一点不熟悉。

    太阳宫的君鸿煊,从泊罗界返回,向太阳宫请求援军时,就反复提起“姚天”这个名字。

    太阴殿那儿,也知道泊罗界的异变,皆因一个人族小子的搅动。

    那个人族小子就叫姚天。

    之前,他们只当姚天仅仅只是说服暗影族,令暗影族拒绝太阳宫、太阴殿的拉拢,转而和魔龙族一道儿。

    这一点已经让他们留意上姚天。

    结果,今天秦烈站出来,告诉他们,就连太阳宫和太阴殿的秘境之门,也是被他亲手摧毁,这就让三人愈发惊异了。

    三百年前的那个秦烈,他们都有所耳闻,他们怎么也不相信那样一个秦烈,能够在泊罗界做出如此多的惊人之举。

    这和他们熟识的那个秦烈截然不同!

    “不对,样子根本不像,你不是他!”麻丰眉头深锁,哼了一声,道:“我见过真正的秦烈!”

    “无所谓,我不需要向你们证明什么。”秦烈微微一笑,轻松地说道:“都是要死的人,我何需向你们解释什么?”

    这般说着,他别头看向滕远等人,道:“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我们千里迢迢踏入星河。可不是来游览域外风光的。”尼维特的三角蛇眼中。闪烁着冰冷的寒光。“他们几个不死,泊罗界就会在不久之后,被太阳宫、太阴殿大规模入侵,我们自然不会允许此事的发生。”

    “不留活口!”滕远喝道。

    “轰!”

    黄金巨人班德拉斯,周身璀璨的金光,汇成一股烽烟般的金色光芒。

    金芒如金色的光柱,传来一种最为纯粹的金锐气息,内部仿若有碎小的金色闪电交织着。释放出锋利的电流。

    黄金巨人班德拉斯,如金汁铁水浇筑而成,化为一道金色洪流,尾随着金芒冲向麻丰。

    一片金色的光海,由班德拉斯本身,还有释放出来的金芒形成。

    猛一看,星空中仿佛一束绵长的金色流星,拖曳着长长金色流光,汇向麻丰。

    五层魂坛的麻丰,一见黄金巨人气势汹汹而来。神情立即凝重起来。

    他身下那座五层魂坛,突然间。胀大成一块银亮的云团。

    千百束清冷明亮月光,鱼群一般,在云团般的魂坛内蠕动着。

    “极阴寒月!”

    麻丰周身月光眩目,一道道灿灿月芒,汹涌注入魂坛。

    云状的魂坛,骤然一变,竟凝成弯月形状。

    麻丰如端坐在云端的银色月盘上。

    那魂坛,衍变为月盘之后,如化为一件极为奇异的灵器,不断释放出月芒,将周边星空照耀的星光四溢。

    班德拉斯冲击而来,一股烽烟般的金芒,全身流溢的金色电虹,在离麻丰还有数百米时,已经先和月盘上的月芒交汇冲击。

    “嗤嗤嗤!”

    金芒和银色月光激烈撞击,那片星海,绽放出令人目眩神迷的光烁。

    犹如域外的一片星河陡然爆碎。

    金芒、月光交汇之处,狂暴锋利的能量波动,如汹涌的潮汐,往八方蔓延。

    冰冷幽暗的无垠星海,因此地的能量冲击,一下子变得瑰丽莫测。

    麻丰身后,同为太阴殿强者的巩圣远,一看他和巨人族的班德拉斯战上,也急忙出手。

    “太阴神镜!”

    巩圣远魂坛之中,一面银色的镜子,高高悬浮出来。

    一束精纯的月芒,从他的头顶,瞬间汇入那镜子之中。

    那一面镜子,立即从巩圣远头顶飞逸出去,像是另外一轮月亮,落到麻丰所在的银亮月盘魂坛上方。

    太阴神镜之中,一束束蕴含幽月族血脉的鲜血,如灵蛇般游动着,勾勒出一幅幅精美的月牙图纹。

    那些图纹倏一形成,就形成增强寒月之力的力场,令麻丰的魂坛,全身的力量,释放出来的月光,都大幅度提升。

    就要和班德拉斯肉身碰触的麻丰,显得精神大振,胸口处寒月光芒大盛。

    由他释放出来的银亮月芒,竟然将班德拉斯汇聚而成的金色光柱,都给迅速消融起来。

    虚空疾驰的班德拉斯,犹如金汁铁水浇筑而成的强壮血肉之身,也在许多银色月光划过之后,显出一道道细密的裂痕。

    有几道裂痕,甚至已深可见骨。

    “呜嗷!”

    就在此时,魔龙巴雷特的咆哮声,仿若从地狱深处传来。

    看似肥硕的巴雷特,臃肿的庞大龙身扭动着,张口喷涌出黑色火焰龙息。

    巴雷特张牙舞爪着,轰然落向麻丰和巩圣远之间的那片空白区,他疯狂喷涌黑色烈焰。

    短短时间,麻丰和巩圣远中间,已被黑色火焰海淹没。

    邪龙卡尔弗特,从那黑色火焰海下方,一闪而逝。

    等他显形之后,已在巩圣远魂坛旁边,伴随着一声厉啸,这头邪龙以利爪撕扯向巩圣远的五层魂坛。

    看他那架势,想要以狰狞龙爪,将巩圣远的五层魂坛,给一下子抓碎。

    巩圣远骇然失色,不得不赶紧将“太阴神镜”从麻丰处收回,转而全力对付卡尔弗特。

    “太阴神镜”一离开,麻丰和班德拉斯的战斗,再也无法讨到便宜。

    而且黑狱族的泰勒,也在这个时候,狞笑着进入麻丰所在的月光之中。

    另一端。滕远和尼维特。则是一左一右。将太阳宫的卓韦丹为夹住。

    五层魂坛的麻丰三人,单对单的实力,顶多和班德拉斯、泰勒齐平。

    滕远,巴雷特,还有尼维特这三人,一对一都能在战斗中,完全占据上风。

    更何况,这次为了狙击麻丰他们。泊罗界前来的强者共有六人之多。

    他们在战斗中分明有着压倒性的优势。

    以人族本体,站在封魔碑上观战的秦烈,到了此刻已放下心来。

    他知道以滕远等人的力量,绝对完败麻丰三人,他所需要做的,仅仅只是要防备三人以秘密遁术逃生。

    “不能让他们活着离开,以免消息走漏,以免出现意外……”

    他暗暗思量着,视线渐渐从滕远和麻丰等人的身上挪开,注意力落在附近星河之中。

    “要防止破空秘遁。只有禁锢空间,亦或者将正常的空间波动紊乱。”

    他眼中闪烁着异芒。脑海电光飞逝,在记忆之中找寻着方法。

    “天网禁魔图!”

    他神情一动,突然记得以前在器具宗时,从灵纹柱领悟的灵阵图。

    “天网禁魔图”并非古阵图,乃是现今天器宗的核心阵图之一,这阵图的构建也不复杂,同样由一些基础阵图形成。

    这个阵图有短瞬禁锢空间的奇异效果。

    “将构建天网禁魔图的那些简单灵阵图,全部由古阵图代替,灵活变通,应该可以将禁锢空间的效果提升数倍!”

    这般想着,他体内一滴滴晶莹剔透的鲜血,突然间破体而出。

    一滴滴鲜血,如血珠般滚动着,在周边星海游荡。

    每一滴鲜血,都像是一支沾了墨汁的毛笔,随着他灵魂意识的牵引,在绘刻着繁复古阵图。

    他在滕远和麻丰等人交战之时,以旁观者的身份,尝试对空间施加禁咒。

    他的鲜血,在星海内勾勒“天网禁魔图”时,他非常强烈的感觉到八目妖灵的血脉气息,这让他突然生出一种强大的自信。

    他有十足的把握,相信由他的鲜血为灵线,以古阵图为基础,重新组合出来的“天网禁魔图”,将会超出他的期望,对空间具有强大的禁锢力!

    在他的本体,在绘刻“天网禁魔图”之时,他的魂兽分身,已重返陨石群。

    这次,魂兽分身并没有遮遮掩掩,没有躲躲藏藏。

    真正展现出本来面目的魂兽,在陨石中,一路狂突猛进,躯体将一块块陨石,直接碾压成碎末。

    魂兽独有的,汹涌如海的灵魂波动,疯狂向外蔓延渗透着,无时不刻不在展露出自己的凶戾和霸道。

    此刻,秦烈的魂兽分身,乃是不折不扣的星空捕食者。

    陨石群一角,被蜥蜴族和龙人族两名真正的强者,加众多次一级族人围击的缪怡姿,虽还没有真正流露出败像,可心中已暗暗着急。

    按照时间来看,麻丰三人收到消息后,应该早已到了。

    可麻丰他们却迟迟没来。

    自信满满认为麻丰他们会迅速赶来的缪怡姿,先前不留余力,尽情宣泄着空间之力,斩杀了几个蜥蜴族族人以后,其实已渐生不支的疲感。

    麻丰他们如果继续拖延着,不能及时赶来,她将会陷入困境。

    就在她焦虑时,一个如海般恐怖的灵魂波动,从远方浩浩荡荡而来。

    龙人族和蜥蜴族的强者,一感应到这个恐怖的灵魂气息,几乎瞬间停手。

    他们脸上都流露出恐惧之色。

    九阶魂兽的灵魂波动,如汪洋大海掀起的惊天巨浪,对几乎绝大多数智慧生灵而言,都是一种恐怖的震慑。

    龙人族和蜥蜴族的族人,面对那种可怖的灵魂浪潮,都生出一种渺小无力的感觉。

    而此刻魂兽离他们依然还有数万米远。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