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八十一章 号召力

第一千八十一章 号召力

    招魂岛……

    秦烈倏一现身,便释放出灵魂讯息,让拉普过来。

    不久后,拉普浑身裹着冥魔气,从招魂岛另一端匆匆而来。

    秦烈眯着眼,认真打量着拉普,心中暗道:“和一些深渊恶魔的确相似。”

    在深渊磨砺了一阵子,他和众多深渊恶魔交锋过,对深渊恶魔种族渐渐有了直观认识。

    加上暗魂兽分身的记忆,让他对深渊恶魔的了解,愈发的深刻。

    越是了解,他越觉得幽冥界的种族,和深渊恶魔存在着联系。

    尤其是阴冥族。

    紫血,紫色眼眸,乃是深渊高阶恶魔,一些领主,大领主独有的标志。

    他因此怀疑阴冥族体内蕴含高阶深渊恶魔的血脉。

    “可曾见过滕远那些家伙?”拉普到来后,并没有注意到他异样的目光,而是说道:“最近这些日子,泊罗界的那些人不断传讯,想要和你面见深谈。”

    “刚刚见过。”秦烈笑着点头,旋即话锋一转,道:“你上次说,八目妖灵的血脉之中,有着幽冥界种族的一些特性?”

    “应该说,是幽冥界的各大种族,血脉之中,蕴含八目妖灵血脉的一些特点。”拉普纠正,说道:“不仅仅幽冥界种族,修罗族,古兽族的血脉之中,也有点八目妖灵血脉特征。”

    “八目妖灵……”秦烈缓缓点头。

    沉吟了一下,他从空间戒内,取出十来个透明玻璃瓶。每一个玻璃瓶内。都盛放着一种深渊恶魔的血液。

    他在意识到深渊恶魔种族。可能和幽冥界存在联系以后,就刻意储藏了一些恶魔血脉。

    那些玻璃瓶内,还有暗紫色的鲜血,那鲜血来源于七阶的飓风蛟魔。

    “这是?”拉普一脸疑惑。

    “你都检测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奇异之处。”秦烈将那些玻璃瓶,全部交给了拉普,然后问道:“幽冥大陆那边情况如何?”

    “朱雀族参战以后,幽冥大陆那边局势稳住了。苍炎府受了重创,如今已暂时偃旗息鼓,不敢继续来犯。”拉普说道。

    一听幽冥大陆局势稳定,秦烈稍稍放心,点头说道:“如此就好。”

    “这些鲜血什么来路?”拉普询问。

    “你先检测,等我下次过来后,我和你详谈。”秦烈道。

    “也好。”拉普点头。

    没有多说什么,他从招魂岛离开后,便前往邪婴岛。

    到了邪婴岛,他看到邪婴童子。带领着不少灰岛炼器师,似在建造一座大型传送阵。

    墨海。姚泰,还有唐思琪都在周边。

    许许多多珍贵的灵材,在附近堆积着,月光下闪烁着柔和的光晕。

    “咦,秦烈来了!”姚泰笑呵呵道。

    “姚大师。”秦烈点头致意,旋即走到唐思琪身旁,灿然一笑,自然而然地握着她的芊芊玉手。

    唐思琪娇躯微颤,美眸之中,骤然绽出惊喜神采。

    这么多年来,在感情上秦烈甚少主动,往往都表现的比较拘谨羞涩。

    像今天这样,当着众人面,大大方方握着她玉手的举动,更是从未有过。

    此刻秦烈的主动,让她喜出望外,心中甜丝丝的。

    墨海正和邪婴童子蹲伏着身子讲话,听到姚泰的吆喝,忙站了起来。

    一看到他过来后,主动站到唐思琪身旁,并主动握着唐思琪的小手,墨海微微一笑,满脸欣慰。

    墨海一直将唐思琪当作半个徒弟,半个女儿对待,他始终关心着唐思琪。

    他早就希望秦烈和唐思琪能有个好结果。

    今天,秦烈的举动,也让他很是欢悦。

    “忙碌什么呢?”秦烈随口一问。

    “我们在尝试建造一座可以连通灵域中央世界的大型空间传送阵!”邪婴童子深吸一口气,掷地有声道:“或许,短时间内,我还没有能够建造连接域外的秘境之门。但在得到那些古阵图奥妙之后,我觉得,我们可以试着建造一座暴乱之地最高级的空间传送阵!这座空间传送阵一旦成功建造出来,以后我们可以和灵域中央世界的强大势力连通!”

    “有多大把握?”秦烈也激动起来。

    “七成!”邪婴童子道。

    秦烈连连点头,赞道:“好!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好!”

    一旦这座大型空间传送阵形成,他以后可以直接和幽冥大陆联系,可以和补天宫、姬家来往。

    他知道早晚有一天,他会杀回中央世界,去夺取他曾失去的一切!

    “还需要什么特殊的材料,你们可以罗列清单,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来筹集!”秦烈再次喝道。

    “暂时不需要,我们炎日岛已足够财大气粗,能筹集到目前所需的一切。”唐思琪艳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傲然之意,旋即甜甜一笑,道:“这次,就连天器宗那边,都主动送了许多空间阵法上面的典籍过来。”

    “算罗翰那老东西识相!”邪婴童子冷哼一声。

    “东夷人伏诛以后,幻魔宗,黑巫教宣告依附于炎日岛,天器宗和万兽山这两方势力,也认清了现实,知道无法和炎日岛抗衡,自然要乖乖服软。”墨海微笑道。

    他有些感慨万千。

    当年,他们一同从血之绝地走出,偷偷摸摸前往暴乱之地时,从不敢想象有朝一日,他们能站在暴乱之地的权利巅峰。

    然而,在短短几十年时间,那个小小的炎日岛,就在秦烈的带领之下,成为了暴乱之地当之不愧的霸主。

    这一切恍若不真实的梦境。

    看着此刻的秦烈,墨海简直不知道该如何表述自己的心情,他觉得身边的秦烈。仿佛永远都在创造着奇迹。

    他坚信秦烈还会不断带给他惊喜。

    “思琪。你向天器宗的冯毅。万兽山的祁阳,黑巫教的将岸,还有目前各大势力的首脑传讯,让他们尽快来邪婴岛。”秦烈突然道。

    “怎么啦?”唐思琪脸色一变,“发生了什么事情?”

    “难道又有外敌入侵?”姚泰担忧起来。

    “不应该啊,东夷人被诛杀以后,他们背后的势力,并没有后续的动作啊?”邪婴童子疑惑重重。

    “不是外敌入侵。”秦烈摇了摇头。眯着眼,道:“这次,我们可能作为外敌,入侵别的域界。”

    “泊罗界么?”唐思琪不明所以,“听说那边发生了大变,可是那边?”

    “不是泊罗界。”秦烈笑了笑,说道:“你尽管传讯,等各方首脑到来,我一起解释。”

    “好吧。”唐思琪点头。

    ……

    天裂大陆。

    冯毅收到消息以后,立即传讯万兽山祁阳。让祁阳前来一叙。

    祁阳很快率领万兽山强者赶来。

    上一次的战役,以三大鬼族和东夷人的覆灭告终。事后,天器宗和万兽山都分到东夷人的十几个海岛。

    如今,已经有不少天器宗和万兽山的附庸势力,在那些海岛上开采矿材了。

    他们两方都通过那一战受益匪浅。

    “是秦烈的号召。”祁阳到来以后,说道:“他每一次的动作都不会小。但今时今日的暴乱之地,我们所有势力都明里暗里服软了,都唯他马首是瞻了,他还想做什么?”

    “如果是让我们找东夷人背后势力的麻烦,或许,还太早了一点。”冯毅苦涩一笑,说道:“暴乱之地,至今没有真正黄金级势力出现,我们就算是全部联合起来,也绝非中央世界那些强大势力的对手。”

    “他应该不会让我们做炮灰送死吧?”祁阳忧心忡忡。

    “以他目前的行事作风来看,应该不会。”冯毅沉吟了一下,说道:“秦烈做事很上路子,东夷人被灭杀以后,那些资源炎日岛并没有独享,而是真正如之前承诺的那样大家一同来瓜分。依我看,这次也可能是好事……”

    “我们一同过去吧?”祁阳征询。

    “自然。”冯毅答道。

    ……

    黑巫教。

    将岸收到消息后,立即召集公冶兄弟,还有众多黑巫教的魂坛强者。

    “秦烈传来的消息。”将岸说道。

    “他不会是要秋后算账吧?”公冶濯目显忧色,说道:“十来年前,我们曾经侵入落日群岛,他不会是在三大鬼族伏诛,东夷人灭绝后,想别的心思吧?”

    “我们黑巫教已宣布依附炎日岛,他们怎么可能乱来?”公冶清摇了摇头,说道:“应该是别的事情。”

    “我希望能拿到巫祖的遗骸。”将岸沉声道。

    众多黑巫教的魂坛强者,闻言都沉默起来,表情怪异。

    “他会给吗?”半响,公冶濯喃喃道。

    “血厉的血之始祖遗骸,苗风天的尸之始祖遗骸,都是从他手中得到。”将岸眼睛闪烁着乌光,说道:“他比你们所想的要大度的多。我告诉你们这件事,只是想知道,我这样做……究竟对不对?”

    “教主,如果没有巫之始祖的遗骸,你可有信心……突破到域始境初期?”公冶清认真询问。

    将岸眉头一皱,沉默许久,摇了摇头,叹息道:“我年龄太大了,寿命……怕是撑不到那一天了。”

    “如果是这样,那么,我支持教主的决定。”公冶清眼睛明亮,说道:“灵域中亿亿万人族武者,真正能走到域始境这个层次的,也是寥寥无几。更何况,他是我们巫之一脉的始祖,我觉得融合一道,可能是最适合您的未来。”

    “走吧!”将岸轻轻点头。

    他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

    ps:补一章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