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三十六章 东夷之变

第一千三十六章 东夷之变

    青魇岛。

    三大隐世强者,听闻这番秘事以后,突然同时沉默。

    存在暴乱之地的禁咒,会在这片天地的生灵,往虚空境发起冲击时发作。

    异族,人族,只要是智慧生命,都无法逃脱禁咒的覆盖。

    多年来,众多不灭境后期强者,全部在这一步出现意外。

    塞纳已两次感受到禁咒的威力。

    段千劫和唐北斗,也是不灭境后期,拥有三层魂坛,不久后的将来,他们也要冲击虚空境。

    到时,他们也会面临禁咒的扼制,那时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南老怪闭关冲击虚空境,至今……依然没有成功的消息传出。”唐北斗愣了一会儿,脸色微变,“难道南老怪也被天地禁咒给影响了?”

    “他肯定也避免不了禁咒的天之束缚!”塞纳冷声道。

    “他是暴乱之地第一人,如果连他都没办法勒破禁咒的束缚,不能突破到虚空境,我们会更加艰难。”段千劫脸色深沉。

    秦烈也是眉梢一动。

    南正天的确已闭关很久,至今也没有丝毫消息传出,这让他也觉得很是诡异。

    如今来看,南正天在突破之际,必然也遇到塞纳遇到的禁咒,就是不知面对那咒之始祖施加的诅咒,南正天的情况有多糟糕。

    “本该是针对异族的禁咒,没料到随着人族的崛起,反而变成桎梏我们的枷锁。”唐北斗叹了一口气,心神一动。说道:“如果我们不在暴乱之地突破。会不会就不被禁咒影响?”

    段千劫和塞纳眼睛同时一亮。

    “很有可能!”秦烈神情一动。说道:“要是在不灭境后期,选择远离暴乱之地,去另外一个天地突破,或许就不会在突破之际被禁咒找到!”

    塞纳重拾信心,道:“等我恢复过来,我会重聚淬炼魂坛的灵材,走出暴乱之地再做突破!”

    段千劫和唐北斗两人,深深看向他。眼中流露出期待之色。

    要是塞纳能成功,他们两人只要依法施为,将来也有极大可能性突破到虚空境。

    一旦确认这个方法可行,以后更多暴乱之地的不灭境强者,就能另辟蹊径,彻底摆脱暴乱之地的天之禁咒。

    “小子,你咒之始祖的遗体来源于何处?还有,为何他能将那些咒文吸收?”塞纳突然问道。

    “从虚空乱流内另一个神葬场得来。”秦烈随口道。

    塞纳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我现在相信此事和你无关了。”

    “海底深渊通道一事。希望大家保守秘密,万万不要向更多人透露。”秦烈叮嘱道。

    三人相继点头。

    “段叔。唐老,东夷人那边情况如何?”秦烈再问。

    “各方势力就快要到达东夷人的境地了。”唐北斗回道。

    “东夷人不好对付。”段千劫皱了皱眉头,说道:“东夷人所在处,空间波荡很怪异,并且终年缭绕着各类雾障。以前黑巫教和幻魔宗联手,一旦杀入东夷人地界,就会迷失方向,会深陷重重天然禁制当中,还可能会相互残杀。”

    他看向秦烈,说道:“其实我并不建议杀入东夷人老巢。”

    “嗯,这么多年来,暴乱之地白银级势力强者,在东夷人老巢的确没有讨到过便宜。”唐北斗也点了点头,说道:“我以前在东方火狱修炼,时常找东夷人麻烦,不过也只是在东方火狱边沿,就连我进入东夷人生活的那些海岛,也很容易迷失,有时候还会心智失守。总之,在东夷人生活之地,终年覆盖的各类雾障很蹊跷,似有着诸多诡异之处。”

    他和段千劫讲话的时候,频频瞥向塞纳,似在观察着塞纳的神情。

    秦烈暗觉奇怪。

    等他们讲完,塞纳哼了一声,道:“我不方便出手。”

    秦烈讶然。

    唐北斗嘿嘿一笑,说道:“你平白无故冤枉秦小子,又通过秦小子知道如此隐秘的事情,这让你下次远离暴乱之地,就可能成功突破虚空境,算起来……你欠秦小子人情。”

    停了一下,他又说道:“东夷人勾结鬼族,试图在暴乱之地掀起腥风血雨,他们死不足惜!”

    “东夷人背后可能还有中央世界的黄金级势力。”段千劫也道。

    秦烈愈发惊异,通过唐北斗和段千劫的对话,他知道两人想要塞纳出手。

    只是,两人究竟看中了塞纳身上的什么?

    同为不灭境后期,塞纳刚刚破境失败,应该身负重伤,他能给众人带来什么帮助?

    秦烈很是费解。

    “秦小子,塞纳修炼的灵诀秘术和雾障有关,你看青魇岛就始终遍布着浓浓雾障。”唐北斗看出来他的疑惑,笑嘻嘻地解释道:“以前塞纳消失过一段时间,没人知道他去了何处,但我却知道,他就在东夷人都视之为禁地的雾障深处修炼。覆盖东夷人那些海岛的雾障,段千劫恐怕都会觉得麻烦,不过塞纳肯定没问题。”

    “他要是跟随我们前往,东夷人赖以抵御暴乱之地强者的天然环境,就可能发挥不了作用。”

    “因为,塞纳的力量,似乎就来源于哪儿!”

    唐北斗喝道。

    秦烈神情振奋。

    “我不会再去那边!”塞纳看向三人,脸色阴沉,说道:“而且我建议你们最好不要将东夷人逼急了!在东夷人的禁地深处,浓浓雾障之中,有着很恐怖的东西!”

    此言一出,唐北斗和段千劫脸色沉重起来。

    “什么东西?”唐北斗皱眉道。

    秦烈也微微变色,“怎么一回事?”

    塞纳为七大隐世强者之首,不灭境后期修为,他纵横天下多年,只败给过南正天一回。

    事后,他虽重创离开寂灭宗,南正天也同样宣布闭关疗伤。

    由此可见南正天胜他也付出了惨痛代价。

    如此人物,在说起东夷人雾障深处禁地时,眼中都流露出明显的惧意,令秦烈三人不得不认真对待此事。

    “我不便多说。”塞纳摇了摇头,冷声道:“我只劝你们不要冲入东夷人禁地深处。”

    段千劫脸色陡然一变,说道:“不知道还能不能来得及。”

    “什么?”秦烈惊叫。

    “我们过来时,各大白银级势力的首脑,已经下命令,要各方武者冲入东夷人生活的海岛。”唐北斗烦躁的揪着头发,说道:“这个时候,他们很有可能已经动手了!毕竟东夷人此次伤亡惨重,我们这边又是聚集了各方势力强者,就算是没有我和老段,他们在对付东夷人的时候,也有着压倒性的优势。所以,我想他们不会等我们回来。”

    “他们可能真的动手了。”段千劫眉头深锁。

    “前辈,东夷人禁地深处,究竟有何奇妙?”秦烈急问。

    “一言难尽,你们最好劝那些人停下来,不要继续冒然深入。”塞纳道。

    秦烈深吸一口气,然后取出一块音讯石,将一道念头传入其中。

    东方无尽海域,灰蒙蒙雾气中,一座座海岛如千万星辰点缀在深海上。

    浓郁的雾障中,众多白银级势力的大型浮空灵器,一辆辆巨大的船舰,就在东夷人活动的海岛周边活动。

    “奇怪,不久前还感觉到很多东夷人出没,为什么一进入雾障深处,就再也感知不到东夷人的气息?”万兽山的祁阳暗暗觉得疑惑,说道:“一进来,那些东夷人就像是鬼魅般,突然就消失干净了。”

    “的确很古怪,东夷人在雾障之中,仿佛能隐匿起来一样。”冯毅也惊讶道。

    另一边,一架流金火凤上面,宋婷玉和澹邈,还有李牧等人也四处张望。

    浓郁海雾中,他们的视线受阻,就连灵魂意识的覆盖范围也大幅度减弱。

    他们也突然失去了对东夷人的锁定。

    此时,宋婷玉白皙的手腕上,一个银环骤然传来灵魂波动。

    她以心神感知了一下,艳丽的脸上,倏地浮现惊惧之色,忙道:“传令各方,让大家立即停下,不要再往东夷人部族深入!”

    “怎么回事?”李牧愕然。

    幻魔宗的雨凌薇,还有血煞宗的沫灵夜、漠峻等人,也都好奇地看向她。

    “秦烈刚刚传讯,说东夷人族部的禁地深处,蕴藏着恐怖的风险,让我们不要一头闯进去!”宋婷玉道。

    “唔!”沫灵夜轻呼。

    “怎么?”李牧问道。

    “我过来前,姜铸哲也告诉我,让我不要参合到对东夷人的屠杀行动。他说……要杀东夷人,就在东夷人老巢外面,尽量不要冲入东夷人的三大族部。”沫灵夜脸色渐渐凝重起来,“他说东夷人禁地深处,潜藏着未知风险。还说,以前他在东夷族部修炼的时候,东夷人就时常将秘密的祭祀活动放在禁地深处。就连他,也被东夷人瞒着,一直不知道东夷人禁地深处的秘密。”

    “雨宗主,你们以前可曾进入过此地?”李牧沉声道。

    “我没有来过,我师傅……还有师叔曾领着队伍杀进来,但他们都在这里死伤惨重。”雨凌薇说道。

    “看来真有古怪。”李牧皱眉道。

    “呜啊!啊!”

    就在此时,从天器宗和万兽山聚集之地,猛地传来凄厉惨叫。

    惨叫声一出,众人纷纷变色,都意识到了不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