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三十二章 海底的深渊通道

第一千三十二章 海底的深渊通道

    “怎么可能?魂之始祖不是魂族族人吗?他怎会帮助人族?”秦烈一脸的匪夷所思。

    沈魁摇了摇头,同样很费解,说道:“他的确是魂族族人,然而也不知出于原因,他降临灵域以后,其实一直都在极力阻止更多魂族族人的到来。”

    “暴乱之地海底的深渊通道,是他告知另外四大始祖的,暗魂兽、血魂兽和噬魂兽的来历,也是他说明的。”

    “就连凝聚五个大陆,镇压深渊通道一事,也是在他的促使下完成。”

    “人族至今依然视他为魂之始祖,就是因为他为人族的安定崛起,曾做出杰出贡献。”

    “不然,中央世界各大黄金级势力首脑,明明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为何还视他为五大始祖之一?”

    秦烈沉默。

    半响后,他再次问道:“你是说……暴乱之地五个大陆,由五大始祖聚集岛屿填海而成?最主要的目的就是镇压海底深渊通道?”

    “听说如此。”沈魁点了点头,说道:“当年五大始祖,似乎曾要求中央世界各大黄金级势力的主事者,让他们立下誓言,发誓永不会染指暴乱之地,不允许破坏五个大陆。”

    “黄金级势力,虚空境、域始境的强者,若是在暴乱之地活动,血战,有可能将五块大陆内部的古阵封禁震碎,从而令镇压海底深渊通道的奇阵失效,导致深渊通道重新畅通。”

    “那样就可能引起魂族注意,使得他们安排更多的族人过来,从而祸害灵域。”

    沈魁脸色凝重至极,说道:“根据魂之始祖的说法,魂族……在浩瀚星空中的威名,可以和神族并驾齐驱。一旦更多的魂族族人,经由深渊通道而来,灵域必然生灵涂炭。无数种族生命化为魂族的血肉傀儡,变成他们的一具具分身。”

    “魂族真要到来,整个灵域都可能沦陷,比起他们来,三大鬼族算什么东西?”

    话到这儿,沈魁叹息一声,又说道:“可惜。五祖将海底的深渊通道镇压不久,神族就从域外星空到来。魂之始祖和三大奇兽一样,也被神族认出了真实身份,最终,他和三大奇兽一样,也被神族追杀致死。”

    “之后的一万年。神族称霸了灵域,主宰了这片天地。”

    “灵域……依然沦陷了。”

    沈魁垂着头,唏嘘感慨,一脸的无可奈何。

    “这消息来源于谁?”秦烈好奇道。

    沈魁抬头,看着他,眼睛闪烁了一下,突然道:“来源于中央世界秦家的老家主。”

    秦烈身形微震。

    “秦家的老家主。曾前来暴乱之地,将此事告知各大势力以前的掌舵者。”沈魁淡然一笑,说道:“那一年,他过来将此时告知寂灭宗上一任宗主的时候,恰恰看到南正天忘我修炼。当时,南正天在寂灭宗新一代弟子中,天赋最为普通,比起惊才绝艳的许然来。南正天就像是萤火虫和皓月相比,没有人会相信有朝一日他能成为寂灭宗的宗主。”

    顿了一下,沈魁也说道:“当时我也从未多看过南正天一眼。”

    “秦家的老家主,当年过来后,找寂灭宗上一任宗主谈完此事,临走之前偶然看到南正天修炼,于是……他多停留了一些日子。”

    “不久后。南正天逐渐冒头,以惊人的修炼速度超越了一个个原被看好的天才。”

    “最终,南正天取代了许然,成为寂灭宗的现任宗主。”

    秦烈讶然。

    看得出来。沈魁对他的身份已经心知肚明,他于是不再遮遮掩掩,而是大方承认:“秦山是我爷爷。”

    沈魁笑着点头,“我早猜到了。许然和童真真能知道你的身份,也是通过我。”

    “中央世界那些黄金级势力,立誓不染指暴乱之地,就是担心五块大陆内部镇压海底深渊通道的奇阵出问题,从而导致魂族族人再次过来?”秦烈喃喃自语。

    “我知道的原因就是这样,具体还有没有别的隐情……那就要问你爷爷了。”沈魁苦笑。

    “多谢沈老赐教。”秦烈躬身行礼。

    沈魁摆摆手,说道:“我以为你清楚明白此事,没料到身为秦家人的你,竟然也对此不明,还真是奇怪。”

    关于自己三百年曾“死”过一次的事,他不愿多言,在寂灭宗又和沈魁聊了一会儿,他便告辞而去。

    踏入寂灭宗空间传送阵时,他注意到送他过来的沈月,眼中有着一丝哀怨。

    他只能佯装没有看到。

    “爷爷,你和他谈了些什么?”将秦烈送走后,沈月回来,瞪了沈魁一眼,说道:“什么事情那么神秘?连我都要瞒着?”

    “没办法,若非当年前任宗主,没办法确定南正天和许然谁会是未来的宗主,就连我……其实都不应该知道那事。”沈魁无奈道。

    秦山当年到来,找各大白银级势力的掌舵者告知此事,就是警告他们不论如何血战,都不允许破坏五块大陆内部结构。

    否则秦家必将严惩不听劝告者。

    同样的,秦山也告知他们,中央世界各大黄金级势力,绝不会干涉他们,不会染指暴乱之地。

    一直以来,九大白银级势力的首脑,也都严厉约束门人,将双方的一次次血战交锋,尽量安排在天空和深海。

    当年,各大势力灭掉血煞宗时,也不敢大肆破坏血云山脉。

    各大首脑其实都在严格遵守着无形的规则——不破坏五块大陆。

    “丫头,你没有和秦烈有什么联系,也未尝不是好事。”沈魁轻叹一声,说道:“他注定只是暴乱之地的过客,他的未来充满了太多的变数,你真要和他走到一起,未必就幸福。”

    “我,我才没有想和他一起。”沈月低声道。

    沈魁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

    满腹心事的秦烈,离开寂灭宗以后,没有去炎日岛,而是径直去了招魂岛。

    “五大始祖,各自填海聚集岛屿,形成五块大陆,组成神秘奇阵镇压深渊通道,用来防止魂族的到来。魂族,竟然是浩瀚星空中,实力能和神族分庭抗御的强大种族。”

    “神族蠢蠢欲动,似要重返灵域,魂族似也在觊觎着灵域的肥沃土地,伺机前来,除此之外,还有阴影生命缓缓而来。”

    “未来,灵域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又该何去何从?”

    招魂岛上,秦烈有些迷茫,觉得未来诡谲难测,有着太多太多的未知凶险。

    “轰隆隆!”

    突地,从墟地深处,传来惊天动地的爆鸣。

    秦烈下意识抬头看向远处。

    “咻!”

    一道灰光闪过,只见咒之始祖的遗骸,从他眉心飞离出来,朝着爆鸣之地飞驰而去。

    秦烈一脸错愕。

    “是塞纳修炼的海岛发生爆鸣!”拉普倏地冒出来,说道:“他应该在筑造第四层魂坛了!去问鼎虚空境!”

    “塞纳?”愣了一下,秦烈才反应过来,惊道:“七大隐世强者之首的塞纳?”

    “除了他还有谁?”拉普沉声道。

    “那咒之始祖的遗骸为何会飞出来?”秦烈疑惑道。

    “什么?”拉普不明所以。

    “我从虚空乱流弄出来的咒之始祖,主动飞了出来,往塞纳修炼的海岛去了。”秦烈解释。

    “啊!怎会这样?”拉普也惊叫起来。

    秦烈一皱眉,说道:“不管如何,先过去看看情况再说。”

    “也对!”拉普点头。

    旋即,两人一同从招魂岛飞出,和临近的暝风老祖一道儿,往塞纳修炼的海岛而去。

    途中,墟地各方邪魔异族,也都被惊动,皆是大呼小叫着汇集向塞纳修炼之地。

    ……

    ps:补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