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十八章 成长

第一千一十八章 成长

    炎日岛议事大殿。

    宋婷玉、李牧众人,陪同着天器宗和万兽山的来客,等候着秦烈的到来。

    祁阳和冯毅两人,以前乃暴乱之地举足轻重的人物,一直都是别人等候他们,从没有和今天一般共同等候一人。

    就连他们以前面对寂灭老祖时,也都平起平坐,没有低人一等的感觉。

    然而,这次在炎日岛,秦烈却撇下他们,先和修罗族族人交谈,让他们等候。

    他们也确实在殿内默默等候。

    在他们的身后,天器宗和万兽山的强者,神情黯然,忽然意识到在不知不觉间,炎日岛已成为暴乱之地的最令人忌惮的势力。

    他们的宗主,等候秦烈的时候,坦然自若,并没有流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由此可见,冯毅和祁阳在内心深处,已认可炎日岛的霸主地位。

    这让他们心中都暗暗酸涩。

    罗可馨,也和罗翰一同前来,在等候秦烈的时候,她眼神复杂,更是感慨万千。

    几年前,炎日岛还没有被各方势力放在眼里,只是觉得灰岛是个威胁,需要想办法除去。

    那时,在她的眼中,秦烈只是一个有潜力的小人物。

    一眨眼功夫,炎日岛已蜕变成暴乱之地最为可怕的势力,秦烈也摇身一变,地位高到连冯毅和祁阳都需要耐心等候的程度。

    她禁不住深深看向宋婷玉。

    大殿中,宋婷玉一袭藏青色长裙,雍容坐在那儿。浑身充满了自信。

    “她也仅仅只是如意境而已。我的境界。美貌,家世都不逊色她,可现在她却坐在炎日岛女主人的宝座上,和各方巅峰强者夸夸而谈。而我,只能站在宗主身后,连个座位都没有……”

    罗可馨这般想着,忽然有些黯然神伤,心中涌现强烈的悔恨之意。

    “哎。当年……还是看走眼了。”她暗暗叹息,“现在就算是主动投怀,恐怕都嫌迟了。”

    初识秦烈的时候,她已看出秦烈的潜力,知道秦烈的将来不可度量。

    可惜她并没有好好把握,没有能在秦烈尚未一飞冲天的时候,悄然叩开他的心灵防线,未能入驻进去。

    她还做出一连串错误决定,试图以天器宗的背景,来逼秦烈就范。

    最终。天器宗并没有捞到便宜,秦烈在消失几年之后。携带异族强者重返暴乱,并一举将三大鬼族威胁破除。

    炎日岛也就此奠定在暴乱之地的强权地位。

    如今,秦烈一传话,冯毅和祁阳都亲自前来,足以证明炎日岛有多么的令人忌惮。

    “抱歉,让诸位久等了。”

    就在她患得患失时,秦烈灿然一笑,从外面飞身而来。

    一时间,冯毅,祁阳,还有万兽山和天器宗众多强者目光,齐齐汇聚在秦烈身上。

    罗可馨自己,美眸一闪,视线也自然而然地凝聚到秦烈身上。

    这一刻,在她的眼中,秦烈是如此耀眼,如此的神采不凡。

    “没多久,我们反正也闲来无事,等一下没什么。”万兽山的祁阳,哈哈一笑,道:“收到你的口讯以后,我们稍稍商量了一下,就赶紧过来了。”

    “你没有回来之前,我们天器宗和万兽山内部,意见……有些不太统一,你也知道我们需要兼顾大家的心声。”冯毅接过话,干笑了一声,道:“所以我们没有能第一时间过来。不过……你回来的消息一传出,我和祁兄立即就达成共识——和炎日岛共进共退!”

    万兽山和天器宗的其余武者,也是讪讪笑着,纷纷表示歉意。

    宋婷玉不觉莞尔,她似笑非笑地看向众人,调侃道:“也难怪,我毕竟是一介女流,又不是炎日岛的真正主人。我的面子你们不给,也可以理解,这没什么的。”

    “主要还是因为我们需要调整。”祁阳尴尬道。

    秦烈摆摆手,道:“之前的事情不提。”

    此言一出,众人都不再辩解,皆是认真看向他。

    “天鬼族和地鬼族、青鬼族,在暴乱之地杀戮了那么久,令我们各方损失惨重。我们早已达成共识,要联合起来灭杀整个鬼族,可是如此?”他看向众人。

    在他的目光下,众人接连点头,都表态三大鬼族为暴乱之地必须除去的死敌。

    “如今东夷人和三大鬼族勾结,已侵入天戮大陆,不日后,就会攻向我炎日岛,大家如何看待此事?”他再次问道。

    “势必要灭掉他们!”

    “连东夷人都要付出代价!”

    “我们过来,就是以行动表态,全力支持炎日岛灭杀邪族!”

    “我们和炎日岛共进共退!”

    “……”

    大殿内,分属天剑山,血煞宗,寂灭宗,万兽山和天器宗的各方强者,接连表明态度。

    “可有异议者?”秦烈再问。

    众人纷纷摇头。

    “如此甚好。”秦烈轻轻点头,眼睛一眯,说道:“此事我绝不会善罢甘休,不但三大鬼族要亡,就连东夷人也将为此付出代价!”顿了一下,他眼显血光,又道:“任何和三鬼族有勾结联系者,我都必将追究到底!”

    这一刻,大殿内的所有人,都神情一震。

    他们都从秦烈的身上看到了一种凌然霸气!

    从虚空乱流活着回来的秦烈,和以前相比,眼神凌厉彪悍,多了一种舍我其谁的雄阔气魄。

    他们并不知道在秦烈的身上发生了什么。

    只有秦烈自己知道,在虚空乱流内因暗魂兽的诡异灵魂波动,撕碎了封禁记忆的壁障以后,他已清晰认识到在他的身上曾发生过什么。

    他因此知道世道的残酷,势力之间斗争的血腥,不同种族间的冰冷隔阂。

    他也清楚的意识到,另外一个“他”,曾承担着整个秦家亲人的期望,却让众多亲人一直失望,最终还成为各方覆灭秦家的突破口。

    他还知道,另外一个“他”,以自己的魂灭,成全了他的苏醒。

    他知道他身上背负着多么沉重的期望。

    “不久后的那一战,我们若获胜,东夷人必将沦陷。今日的参与者,事后,有资格分食东夷人的地界。”看向众人,他冷哼一声,又道:“若是黑巫教参与其中,那么黑巫教就从暴乱之地除名,黑巫教的地界也由各方瓜分!”

    此言一出,祁阳和冯毅皆是惊喜交加,既惊惧秦烈的狠厉,又为能分食黑巫教和东夷人地界而兴奋狂喜。

    两人忽视一眼,都觉得这趟炎日岛之行,恐怕真是来对了。

    “地鬼族的伊斯坦,为虚空境强者,黑巫教的第一巫虫,据说也有虚空境的实力。”看着突然激动起来的众人,秦烈眉头一皱,说道:“炎日岛目前能抗衡伊斯坦的,只有暗影族的鲁兹。”

    “确定黑巫教也会参与其中?”祁阳沉声道。

    “有八成可能。”秦烈道。

    “那还真是有点麻烦。”祁阳脸色深沉,想了一下,说道:“这样吧,如果黑巫教的第一巫虫前来,由我们万兽山想办法对付它。”

    秦烈目显异色,“你们能对付第一巫虫?”

    “第一巫虫,毕竟也是巫虫,属于虫类异兽。”祁阳微微一笑,说道:“我们万兽山在对待异兽方面,有一些独特的手段,没意外的话,我们应该可以制住第一巫虫,至少也让它无法作恶。”

    “以前也没有听你说过。”天器宗的冯毅轻呼道。

    祁阳莫测高深地笑了笑,说道:“万兽山和黑巫教离的远,我们和黑巫教之间,一直没有爆发激烈冲突,所以你们不知道我们万兽山在对付黑巫教方面,会有一些奇特的手段。”

    “很好!”秦烈沉喝。

    他突然意识到,他可能还是小瞧暴乱之地这些白银级势力了,万兽山和天器宗身为老牌白银级势力,必然隐藏着一些非凡手段。

    或许,就连三大鬼族,也没有将万兽山和天器宗最可怕的手段给逼出来。

    ……

    ps:补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