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零八章 坐镇炎日岛

第一千零八章 坐镇炎日岛

    从他被扯入虚空乱流算起,到今天,不过区区半年时间。

    半年内,东夷人和三大鬼族联手,已数次杀向天戮大陆。

    天戮大陆的黑巫教,始终保持沉默,并约束教徒严禁走出黑巫教的活动区域,避免和东夷人发生冲突。

    炎日岛,天剑山,血煞宗和寂灭宗的强者,联合起来在天戮大陆幻魔宗的地界,和东夷人展开厮杀。

    此次不同以往,东夷人的三大族部,几乎是倾囊而出!

    这一次,东夷人不仅仅只是要在暴乱之地烧杀抢掠一番,而是真正想要将暴乱之地轰击下来!

    三大鬼族的残存者,和东夷人沆瀣一气,似暗中得到强大势力支持,气焰极为嚣张。

    暴乱之地刚刚平息的战乱,因东夷人的到来,变得更加激烈。

    此战,天器宗、万兽山皆是保持沉默,黑巫教更是不顾东夷人在天戮大陆的暴行,对东夷人和三鬼族的肆虐视而不见。

    只有和炎日岛交好的天剑山,寂灭宗,还有血煞宗派遣强者参战。

    本来东夷人就要顺势侵入炎日岛,关键时刻,角魔族和暗影族的强者,从幽冥大陆赶来,才令东夷人的脚步停下。

    如今东夷人和三鬼族族人,已牢牢霸占了幻魔宗的地界,正在蓄势,试图先灭掉炎日岛。

    静坐着的秦烈,以丹药恢复着魂力,听着拉普对于局势的讲述,脸色阴沉如水。

    两个时辰后。

    秦烈霍然而起,道:“我去炎日岛!”

    “我陪你一道。”拉普表态。

    “不,你就留在此地,好好体悟碎念晶内各族血脉奇妙。另外,帮我留意泊罗界的动静,我想滕远他们得知太阴殿、太阳宫十年内,就能赶到泊罗界的消息以后。必然也会惊慌失措。”秦烈沉吟了一下,又道:“神族欲要重返灵域的消息,不知怎的在各大域界散布开来。中央世界各大人族黄金级势力,都心生不安,很多事情都开始提前了。”

    “各大太古强族,也都惶恐不安,都在为此事筹划。在一些太古强族内部。为此,甚至发生了巨变。”

    “这块天地必将动荡不安。”

    拉普惊叫,“神族真要重返灵域?”

    “我不知道。”秦烈摇了摇头,道:“不过……神族真的如传说中那般可怕。”

    “你怎么知道?”拉普愕然。

    “我碰到一个神族女子,七阶血脉,她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将中央世界各大黄金级势力的破碎境武者屠戮干净。哦,还包括那些太古强族的族人,也都被所杀。”秦烈脸色凝重。

    “你真见到神族族人了?”拉普震惊道。

    “她很强,超乎我想象的强大!”秦烈深深吸了一口气。

    当时,若非他领悟到古阵图玄妙,以自身血脉刻画出“破界”奇图,将苍晔的黑暗空间震碎。他绝对逃不出苍晔的手心。

    苍晔的血脉,只是比他高出一阶,并没有修炼其它驳杂灵诀。

    而他,不仅仅有着六阶血脉,还有着破碎境中期修为,精通天雷殛、血灵诀、寒冰诀、大地之力。

    他的真实战斗力,比各族破碎境后期武者,可能还要稍稍胜出一筹。

    然而。一向习惯越级战胜地方的他,在面对苍晔的时候,却首次生出深深的无力感。

    他也终于明白,仅仅只差一阶的血脉,双方的战力差距,竟如不可逾越的沟壑一般巨大。

    想到这儿,他不由苦涩一笑。道:“以前我所碰到的对手,和她相比,全部都不算什么。”

    “等你血脉也突破到七阶,应该和她有一战之力。你也不用妄自菲薄。”拉普宽慰道。

    点了点头,秦烈道:“我去炎日岛了。”

    “好。”

    两人旋即道别。

    ……

    炎日岛。

    天空中,一架架奇形怪状的大型飞行灵器悬浮着,许许多多多的战车,如碎石环绕在那些大型灵器周边。

    天上人影幢幢,身穿寂灭宗、血煞宗、天剑山服饰的武者,在四处走动。

    海中,一艘白骨制成的巨船上,摆放着一口口棺材。

    从所有棺材上都冒出缕缕森白尸气。

    苗家的苗风天,就在巨船船底坐着,以心神连通众多尸妖,准备指使这些尸妖为炮灰,使他们在战斗中顶在最前方。

    “这次东夷人真是疯了。”船底,姜铸哲皱着眉头,头疼的说道。

    “师兄,你本来不是说不打算和东夷人为敌吗?”靳焘道。

    “东夷人如果仅仅只是来暴乱之地抢掠一番,我自然不会站出来。”姜铸哲眼神突然阴沉下来,“可他们这次的举动,分明是要轰下暴乱之地,而且还和鬼族暗中勾结!当年东夷人的确有恩与我,不过,我毕竟是暴乱之地的人,我们这一脉的血煞宗,根基也是在暴乱之地,我决不允许他们将影响我的大计!”

    “没料到秦烈死了,炎日岛还有如此恐怖的能量,能够让天剑山、寂灭宗都出手,并且还能请动角魔族和暗影族族人。”苗风天感叹。

    “谁说秦烈死了?”姜铸哲哼了一声。

    “他被天鬼族扯入虚空乱流,天鬼族的血脉天赋就和空间之力有关,他岂能在虚空乱流内逃过天鬼族的毒手?”苗风天道。

    “这次战斗,你可看到天鬼族的三层魂坛现身?”姜铸哲冷笑。

    苗风天和靳焘都点头。

    “我猜测那几个将秦烈扯入虚空乱流的天鬼族族人,恐怕早已变成尸骨。”姜铸哲咧开嘴,笑容意味深长,“秦烈没你们所想的那么简单。”

    此言一出,靳焘和苗风天都是暗暗惊异。

    “他的身份我不便多说,你们只需要记住一点——秦烈万万招惹不得!”姜铸哲沉声道。

    “咦!”

    就在此时,苗风天突然惊叫起来,眼中流露出浓浓异色。

    他身上的尸气倏地变得有些不受控制。

    同时,他们头顶的棺材盖,纷纷被尸妖掀起。

    一头头在棺材内修炼的尸妖,竟全部从棺材内飞出来,就这么悬浮在半空。

    苗风天和姜铸哲等人满脸惊骇,全部从船舱内飞出,就在这艘巨船上巡视四方。

    他们注意到那些尸妖都望向炎日岛的传送阵。

    此刻,刚刚从邪婴岛回来的秦烈,倏一在炎日岛现身,一道白蒙蒙光芒就从镇魂珠内飞了出来。

    尸之始祖身上无数细密的诡异线条渐渐隐没体内。

    这具尸骸,就在秦烈头顶静止不动,一缕冲天尸气如狼烟冲上云霄。

    “那是,那是……”

    苗风天震惊地看向他这边,结结巴巴,一时竟说不出来话来。

    反倒是姜铸哲,愣了一下,陡然反应过来,失声惊叫:“尸之始祖遗骸!”

    “呼!”

    苗风天已化为一道白芒冲掠而来。

    一闪后,他就在秦烈身旁现身,眼瞳内异光烁烁,死死盯着尸之始祖。

    “秦烈!”

    “岛主还活着!”

    “岛主回来了!”

    分散在炎日岛、灰岛和血岛的各方武者,听到这边的喧嚣声,都是神情激动,立即汇聚而来。

    一道道身影如闪电在秦烈身旁凝炼成人。

    李牧,段千劫,许然夫妇,唐北斗,邪婴童子,暝风老祖等魂坛强者率先现身。

    之后,宋婷玉和唐思琪等炎日岛武者,才眼睛泛红而来。

    “我早就说过,这小子福大命大,没那么容易死。”李牧长笑道。

    “没死就好。”唐北斗哈哈大笑。

    秦烈看向众人,脸上洋溢着笑容,道:“我在虚空乱流游荡了一番,不仅活得好好的,还顺势突破到破碎境中期了,你们这边情况如何?”

    此言一出,他看到众人脸上的笑容,都渐渐消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