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九百八十八章 双魂共生

第九百八十八章 双魂共生

    在这一刻,秦烈的眼中,已没有纳吉,没有庄静,没有那些修罗族的战士。

    他脑海中闪现出一幕幕没有色泽的昏暗画面。

    一段被潜藏的记忆,随着脑域一角禁制的破开,逐渐被他回想起来。

    他突然记得,很久以前他的世界没有色彩,没有光亮。

    他似处在一个很小很小的幽暗世界。

    那时,他只能感知到另外一个生命,常常向他述说,述说着无奈和种种郁闷。

    “爷爷和父亲,家族的所有人都对我寄予厚望,可我的血脉偏偏始终无法觉醒。”

    “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或许,你的存在,就是让我无法找到自我,让我无法觉醒血脉的一大原因。”

    “我不敢和父亲爷爷说起你,我怕……他们会抹杀你。”

    “父亲和母亲血脉的融合,也不知出现了什么变故,使得一具躯体竟诞生了两个灵魂。”

    “从我有意识起,你就存在,你我共生于世,你不该因我而亡。”

    “一具身体,偏偏有着两个灵魂,只有我……能感觉到你的存在。”

    “我活着,你就永远出不来。”

    “有一天,等我死了,你或许就能获得新生。”

    “……”

    一段段幽幽魂述,在秦烈脑海中响起,恍惚间,他觉得自己依然处在那没有色彩的黑暗世界。

    “我想起来了。”

    许久后,秦烈喃喃自语,“我没有死去,我一直活着,一直活在他的体内。死去的是……他。他的魂灭,让我从那个黑暗世界挣脱,让我终于拥有了对这具躯体的掌控权。从娘胎起,我和他就共有一体,只是……他一直都是这具躯体的主人。我却始终被潜藏着,活在这具躯体一处幽暗之地……”

    “直到他被九重天的韩茜所杀,直到他魂灭,我才能解脱出来。”

    “他……”

    一时间,秦烈的心间溢满种种情绪,有酸涩。有懊悔,有痛苦,有悲伤,如打翻了五味瓶。

    他终于记起属于他自己的过去。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他十岁之前的记忆,被封印着。

    直到今天。他才明白,在十岁之前……他的记忆其实一片空白。

    他觉得他失去的记忆,其实并不属于他,而是属于另外一个灵魂——死去的那个灵魂。

    那个灵魂被韩茜所害之后,他,才从那片幽暗之地挣脱。

    人族和神族血脉的结合,从一开始就不同寻常。在一具躯体诞生了两个灵魂。

    第一个灵魂,生活在灵域中央世界,被秦家寄予厚望,被各大黄金级势力当成未来最具威胁的秦家第三代的霸主。

    结果,因为种种原因,因为错乱的灵魂,他的血脉始终不曾觉醒。

    面对着家族的质疑,失望,恼怒,面对着各大黄金级势力强者的嘲笑。讥讽,冷笑,他活的很艰辛。

    他知道他自身问题所在,却并没有向人倾诉,也没有吐露体内的异常。

    他默默承受着一切。

    或许。在他心中,也存着某一天自身魂灭,就能从此解脱的想法。

    于是他自暴自弃,自甘堕落,只图一时享乐。

    他自己放弃了自己。

    他成为中央世界所有人眼中的笑话。

    承载着秦家族人希望的他,结果,却变成家族的一个耻辱。

    他最终还变成了家族覆灭的那一根导火索。

    然而,他的魂灭,却让自己从永无光明的幽暗之地挣脱,他以自己的死亡成全了自己。

    他的死,让自己灵魂涅槃,让自己能见识外界的瑰丽风景。

    虚空乱流深处,秦烈站在八根雷亟木之中,脸色木然,眼中却泪水泛滥。

    “我的存在,令你迟迟无法觉醒血脉,让你短暂的一生变成了众人笑柄。你若真绝情绝义,应当灭杀我的魂魄,你便能彻底解脱。可你……却选择碌碌一生,选择坦然赴死,让我能以这具躯体的主人身份,来看看这个世界的美丽风光。”

    “你以魂灭成全了我……”

    秦烈失魂落魄,不知身处何处,眼中也看不见外界的局势变幻。

    “走!”

    在秦烈精神恍惚的时候,修罗族的炼都,陡然长啸暴喝。

    这时候,五团被虚浑之灵御动的能量风暴,又将两个修罗族战士吞没。

    补全黑色骷髅头骨的纳吉,抓着那黑色骷髅头,放声狂笑。

    黑色骷髅头内,无数灵魂涌动着,如在厮杀厉叫。

    阵阵邪异的灵魂波动震荡八方。

    庄静捂着头,眼中神采溃散,嘴角有血迹流逸出来。

    秦烈身旁,一滴滴雷珠内电光闪烁,将来自于骷髅头内的邪恶灵魂动静,都给阻拦在外。

    秦烈因此能安然回忆过去。

    然而炼都等人,不但被虚浑之灵掌控的能量风暴侵蚀,又被纳吉手中黑色骷髅头骨内的邪恶灵魂能量影响,又付出两名战士后,终于放弃了重新夺回黑色骷髅头骨的想法。

    修罗族族人被迫惶恐逃走。

    “炼都!你害怕了?哈哈,你竟然也知道害怕!”

    纳吉狂笑,握着那一个黑色骷髅头骨,也不管秦烈和庄静,气焰滔天追杀过去。

    短短时间,他和那些修罗族的战士,一同从此地消失。

    他一离开,令人灵魂错乱的汹涌波动,一下子就没了。

    灵魂快要崩溃的庄静,两只手从头上松开,脸色苍白的将嘴角血迹擦拭干净,破口大骂:“该死的异族!就不应该管你们死活!”

    骂完后,她看向秦烈,说道:“主人,我们……”

    庄静愣了一下,惊异地看着秦烈,道:“主人,你怎么了?难道……你被那异族的精神冲击影响了?”

    在她眼中,此时秦烈失魂落魄,脸上满是泪痕,似精神崩溃,处于极度脆弱的时刻。

    她当秦烈的失态因纳吉手中骷髅头骨的灵魂冲荡导致。

    “主人,主人……”

    庄静一声声轻呼,想要将秦烈唤醒,要引起秦烈的注意。

    如此反复数次,秦烈飘忽的灵魂,仿佛慢慢归位。

    他眼中重新有了焦距。

    “唔,我没事,我没事……”

    醒转过来,他下意识地将脸上泪痕以衣袖擦拭了几下,眼神逐渐恢复清明。

    “纳吉呢?那些修罗族族人呢?”他随口问道。

    “纳吉刚刚手握的黑色骷髅头,释放出覆盖所有人的灵魂冲击,我差点被他害死!”庄静脸色一寒,“他现在去追那些修罗族的族人了。哼,他要是再敢回来,我一定要他好看!”

    “他做的很好,很好……”秦烈轻声道。

    没有暗魂兽头颅内的奇异邪力,深藏的记忆,未必就能被解开,他恐怕还没办法回忆起过去。

    “为什么这么说?主人,你也同样被他那黑色骷髅头内的邪恶力量影响了,你竟然不怪他?”庄静不明所以。

    “他无意间帮了我一个大忙。”

    随口解释了一句,秦烈便不再多言,而是将“月泪”释放出来。

    九滴晶莹剔透的水珠,从银月印记内飞逸出来,幽夜……也又一次凝现成形。

    “这个女人还活着!她怎么还活着?”幽夜倏一冒出,便凶神恶煞般瞪着庄静,仿佛下一刻就会扑杀过来。

    “器魂!”庄静悚然变色。

    她呆呆看着九滴充盈着最纯粹月光,流转出圣洁清凉气息的月泪,突然尖叫起来:“神器!这是一件神器!老天,我记得幽月族并没有神器的!”

    之前的战斗,秦烈一直命令幽夜采取月之晶核,没有允许幽夜灵魂展现。

    因此,庄静也当“月泪”只是幽月族的一件圣器。

    而且她也从未听过幽月族有神器存在。

    眼见幽夜和月泪一同飞出,且有着清晰的灵魂,她马上知道幽夜是月泪的器魂。

    拥有器魂的器物为神器!

    庄静突然又不淡定了。

    ……

    ps:呃,补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