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九百四十四章 炎魔牵线

第九百四十四章 炎魔牵线

    灰岛。

    一间间炼器室火焰流窜,许多稚嫩的炼器学徒,在唐思琪的吆喝下,熟悉着炼器的步骤。

    一身鲜红劲装的唐思琪,仿若一朵娇艳的牡丹,艳光四射。

    她在那些炼器室之间走动着,指点那些入门不久的学徒,该如何擅用火焰的力量。

    炎魔唐北斗坐在灰岛一栋高楼的窗台,从高处俯瞰着下方,视线停留在唐思琪的身上,怔怔出神。

    过了一会儿,他从高空轻喝一声:“思琪,你上来。”

    唐思琪抬头,仰望着唐北斗,询问:“有什么事么?”

    “嗯。”唐北斗点头。

    “那好。”唐思琪将这边的事情,交给莲柔来照看,自己往那一栋高楼而去。

    “唐师姐最近笑容不展,好像心事重重,不知道怎么回事。”以渊在旁边皱眉道。

    莲柔白了他一眼,哼了一声,道:“还不都是因为秦烈!”

    以渊神情一动,叹道:“这种事真的很难说。”

    “有什么难说的?”莲柔瞪着他,恶狠狠地说道:“他秦烈可以和宋婷玉走到一起,为什么不能和思琪一起?他明明知道思琪对他情根深种,非要假装看不见?这对思琪公平吗?”

    以渊摸了摸鼻子,干笑道:“他已经有了凌家小姐,后来又和宋小姐好上了,或许……不想伤害谁吧?”

    “有了凌家小姐,为什么还要招惹宋婷玉?他明明和宋婷玉勾搭在一起了!”莲柔鄙视道。

    以渊咳了几声,便自觉闭嘴。不再争辩。

    见他不敢吭声。莲柔也不再咄咄逼人。突然压低声音说道:“炎魔前辈先前悄悄让人传讯了秦烈……”

    以渊忽然反应了过来,道:“你是说……炎魔前辈要为唐师姐出头?”

    “不然为了什么事情?”莲柔理所当然道。

    “秦岛主!”

    “岛主来了!”

    突地,从远处传来嘈杂声,只见那些专心御动火焰的炼器学徒,也猛地振奋起来。

    他们纷纷走出了炼器室,都以崇拜的目光,看向渐渐走近的秦烈。

    在这些炼器学徒心中,秦烈已经是炎日岛的一个神话。也是拯救了整个暴乱之地人族势力的英雄。

    他们从心眼里敬佩秦烈。

    这些人,有一部分完全是因为崇拜秦烈,才特意从别的大陆赶到炎日岛,以炼器学徒的身份变成炎日岛的一份子。

    秦烈一路行来,笑着和这些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少男少女打着招呼,来到莲柔和以渊身旁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他看到莲柔摆了一张臭脸,看着他过来,也是佯装没有发现。

    倒是以渊耸了耸肩膀,一脸苦笑。示意莲柔正在生气,他也劝不住。

    “莲柔师姐。谁惹你生气了?”秦烈嘿嘿笑了两声,旋即望向以渊,一副了然的说道:“一定是以渊这个家伙吧?”

    不等以渊反驳,他便冲以渊喝道:“你小子怎么又得罪莲柔师姐?”

    以渊叫苦不迭。

    那些新加入的炼器学徒,见秦烈和以渊、莲柔开玩笑,吐了吐舌头,都乖乖回到自己的炼器室。

    他们都很识相,知道莲柔脾气可不好,敢看她的笑话,事后一定没有好果子吃。

    “秦烈,你现在成秦岛主了,成暴乱之地大人物了,是不是早已忘记我们这些器具宗的同门了?”在那些小家伙乖乖缩回去以后,莲柔才哼了一声,冲着他兴师问罪。

    “不敢。”秦烈笑道。

    “你跟我来!”莲柔扯着他的袖口,将他一路拉扯到唐北斗所在的那栋石楼墙角,又以眼神瞪了以渊一眼,让以渊将那些窥视者驱赶走,然后才说道:“你说,你知不知道思琪对你的心思?”

    秦烈想了一下,轻轻点头。

    “敢承认就好。”莲柔对他的态度还算是满意,随意又道:“那你把思琪放在何处?”

    秦烈沉默了起来。

    莲柔不依不饶地看向他。

    许久后,秦烈轻叹一声,说道:“我只是想多给她一点时间,让她好好考虑清楚,我对自己的身份都不清不楚,而且已经招惹了情债,我怕她将来会后悔。”

    “那宋婷玉呢?”莲柔瞪着他。

    “我和她比较复杂,在神葬场的时候,我们都以为我们无法活着走出去,所以才……”

    秦烈稍稍解释了一番,告诉她当时宋婷玉身中巫毒,已失去了求生的希望,在那种情况下,他和宋婷玉抱着有今天没明天的想法,才最终走到一起。

    “原来是这样。”莲柔脸色稍稍放缓。

    她并不知道秦烈和宋婷玉两人,在神葬场的经历如此的可怕,听秦烈这么一说,她对秦烈和宋婷玉之间的关系多了些理解。

    “思琪对你情深一片,我想她早已考虑清楚,她甚至已主动暗示过多次,你如果再躲躲闪闪,我怕她……会做傻事。”莲柔认真地说道:“她最近在炼器的时候,时常精神恍惚,好几次出错。这样下去,她在炼器一途的天分都会被你拖累,恐怕很难再有精进。”

    “我知道了。”秦烈道。

    “知道什么?”莲柔愕然。

    秦烈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径直走入唐北斗坐镇的这一栋石楼。

    ……

    “您找我何事?”

    另一边,唐思琪来到炎魔身旁,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我约了秦烈。”炎魔淡淡地说道。

    唐思琪显得有些慌张,忙道:“你约他作甚?”

    “谈谈你和她间的事情。”炎魔哼道。

    “这不用您劳神的。”唐思琪有些着急,脸蛋也红了起来,“我。我先走了。你也不要和他多说什么。我。我……”

    她急急忙忙就要走开。

    “不许走!”炎魔吹胡子瞪眼,喝道:“有什么事情就敞开来说,不要憋在心里!我看你最近一直精神恍惚,做什么事情都没有精神,还不是因为那小子?”

    冷哼一声,他又道:“我非要这小子给个说法不成!我唐家的姑娘,那一点不如别人?灰岛能蒸蒸日上,难道是她宋婷玉的功劳?还不是你一直在打点着?”

    不等唐思琪多说。他又嚷嚷道:“不错,他身边是有不少能人,那又如何?他今天要是不给个说法,我就带你离开炎日岛,永远不回来!”

    “我,我不想这样!”唐思琪急切道。

    也在此时,秦烈从外面走了进来。

    唐北斗揪了揪鸟窝般的乱糟糟头发,凶狠地瞪向秦烈,道:“小子,你都听见了?”

    秦烈笑着点头:“听见了。”

    “你怎么说?”唐北斗喝道。

    此时。唐思琪已被炎魔拽着,想走也走不了。

    她低着头。脖颈都红透了,不敢去看秦烈。

    当着炎魔的面,秦烈一路走到唐思琪身旁,将炎魔拽着她的手掰开来,然后由自己握住,道:“这就是我的态度了。”

    唐思琪猛地抬头,惊喜地看向他。

    炎魔愣了一下,嘿嘿怪笑起来,点了点头,道:“算你小子识相!”

    他旋即便飞身离去。

    “这几年辛苦你了。”秦烈轻声道。

    “没,没有辛苦,我一点都不觉得苦。”唐思琪抿嘴轻声道。

    她紧皱的眉梢,忽然间就舒展开来。

    ……

    “秦岛主被炎魔邀去了灰岛。”葛荣光恭恭敬敬站在宋婷玉身旁,垂着头,轻声说道。

    宋婷玉白皙的左手,按在石台上,似在思考着什么。

    葛荣光注意去看,发现她左手之下,还压着两封信。

    “宋小姐……”葛荣光出声提醒。

    宋婷玉仿佛这才反应过来,她抿嘴一笑,道:“你是觉得我会吃醋?还是认为,我应该阻止他和唐思琪之间的事情?”

    “属下不敢。”葛荣光忙道。

    “我这里有两封信,一封来自于寂灭宗,一封来自于血煞宗,都言明需要秦烈亲启。”宋婷玉古怪的笑了笑,“我不用拆开这两封信,就能大致猜测里面的内容。”

    葛荣光愕然。

    “寂灭宗的那边,一直希望沈月能和秦烈结合,血煞宗的沫灵夜,很久之前就想通过雪蓦炎和秦烈进行联姻,令血煞宗和炎日岛的之间更加紧密。”宋婷玉似笑非笑道。

    葛荣光猛地一震,急道:“小姐,这两人中的任何一个,对您都是重大威胁啊!”

    “不单单是这两人。”宋婷玉撇嘴,讥讽道:“天器宗的罗可馨,很久之前就试图通过联姻的方式,让炎日岛变成天器宗的一部分。三年前,他们就开出让秦烈出任天器宗的副宗主,并承诺秦烈和罗可馨的孩子,不论是是男是女,以后都会是天器宗新一代的宗主。”

    “秦烈在拒绝之后,他们才攻入墟地,事后将秦烈身怀神族之血的事情曝光出来,逼迫寂灭老祖交人。”

    “竟然还有这种事!”葛荣光骇然。

    宋婷玉轻轻一笑,道:“你根本不知道秦烈体内血脉的价值,你也无法想象以后会有多少比我优秀的女人,会不惜一切代价地想要爬上秦烈的那张床。”

    葛荣光呆愣住。

    “我如果一个个去阻止,以后恐怕就没有精力做别的事情了。”她摇了摇头,淡然道:“再怎么说唐思琪都是我们炎日岛的人,她能和那家伙走到一起,我只会高兴。”

    她笑盈盈看向葛荣光,道:“男女之间的事情,我比你懂,你就不要多搀和了。”

    葛荣光垂头,诚恳道:“属下以后会谨记。”

    ……

    ps:请各位兄弟,支援一张月票,昨天失眠了一整夜,今天实在精力不济,明天开始好好爆发回报各位,请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