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九百四十二章 庆贺

第九百四十二章 庆贺

    炎日岛。

    许许多多兴奋的面孔,在岛上各个区域饮酒作乐,每一个宫殿都是欢声笑语。

    三大鬼族溃败,闻滨等始终针对炎日岛的幻魔宗门人,也被一并击杀。

    曾经侵入过这块土地的三大家族,族长全部惨死,将岸败逃进宗门秘地不敢露头……

    一连串振奋人心的消息,让那些最初加入炎日岛,还有后来加入的武者,都激动不已。

    成立不久的炎日岛,已稳稳变成暴乱之地最顶尖的势力之一。

    在三大家族覆灭,幻魔宗实力锐减之后,炎日岛成为能够和寂灭宗,天剑山,天器宗、万兽山相提并论的大势力。

    对这些炎日岛武者而言,没有什么比这个事实,更加让他们庆幸自己做出的决定——成为炎日岛的一份子!

    宽敞的大殿中,秦烈,宋婷玉,唐思琪,墨海,等等炎日岛的核心成员,也在欢声交谈。

    十几米长的方形桌台上,摆满了新鲜水果,静心制作的美食,还有不同种类的美酒。

    李牧、段千劫两人进来时,发现秦烈众人已面带几丝醉意,两人相视一笑,便将王恩哲等人的求和条件给出。

    “什么?”宋婷玉美眸如星辰亮了起来,“天剑山要将赤澜大陆,天运大陆和流云大陆割让给我们?”

    秦烈也是神情一震。

    “这三块大陆乃是天剑山的求和条件。”李牧笑着点头。

    “万兽山和天器宗那边,将离墟地较近的五块大陆。也给割让出来。”段千劫补充。

    众多炎日岛的武者,愣了一下。纷纷怪笑起来。

    “他们不希望再起战端。”李牧看向秦烈,认真地说道。

    “我本来就没有打算继续大动干戈。”秦烈耸了耸肩,神色轻松,“不过能有意外之喜,那自然最好。”

    一旦鲁兹等暗影族族人,通过塔特迁移向幽冥大陆,他这边魂坛强者就立即变得不够看。

    那时,他便没有向天剑山。万兽山和天器宗开战的实力。

    他本来就是想从长计议。

    “你在幻魔宗搞出来的动静太大了,闻滨等人惨死,三大家族族长魂坛爆碎,这睚眦必报的狠劲,令他们真的害怕了。”李牧微微一笑。

    知道秦烈本就无心向那三大势力马上下手,他也暗暗松口气,觉得并没有看错秦烈。

    “各位都在啊?”

    许然夫妇。带着沈魁,雷阎,还有沈月也从外面过来。

    一行寂灭宗武者也都走入大殿。

    “这些是寂灭宗的朋友。”秦烈起身,向墨海、姚泰、冯蓉这些热介绍。

    “欢迎各位远道而来。”墨海等人忙起身行礼。

    “既然大家都在,不妨将一些事情摊开来明说。”许然一笑,潇洒地说道:“以目前的形势来看。三大鬼族已折腾不出风浪,被灭族也是早晚的事。”

    众人纷纷点头。

    “经过三大鬼族一番肆虐,人族各方势力都元气大伤,幻魔宗……更是一蹶不振,三百年都不一定能恢复过来。”许然看向众人。

    “三大家族的族长。被你们斩杀,他们的族人在之前就被地鬼族灭掉不少。没意外的话。从今往后,三大家族都休想重新在暴乱之地站起来。”

    “天剑山,万兽山和天器宗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魂坛强者也都陨灭不少。”

    许然停顿了一下。

    所有人都流露出深思的表情。

    “暴乱之地需要稍稍平静一段时间。”许然诚恳地说道。

    一时间,李牧,寂灭宗众人,都下意识看向秦烈。

    不知不觉间,秦烈已变成能改变暴乱之地局势的最关键人物,他心态的变化,可能会让这块天地再燃战火,也可能让这块天地恢复平静。

    不论是寂灭宗,亦或者李牧,都希望人族能休养一段时间。

    他们也都想秦烈收手。

    “炎日岛不会再动干戈。”秦烈承诺。

    寂灭宗来人暗松一口气。

    在秦烈身后,站着五层魂坛的鲁兹,还有十几个暗影族魂坛强者,这一股力量足以横扫暴乱之地任何白银级势力。

    寂灭宗都无法抗衡。

    所以秦烈的态度,对整个暴乱之地而言,都是最至关重要的。

    “血煞宗那边……是什么一个情况?”许然又问。

    “当年血煞宗的覆灭,乃黑巫教牵头,三大家族为内应,不过……其余势力也都有所参与。”沈魁眉头深锁,表情凝重起来,“今日的血煞宗,分成姜铸哲和血厉两脉,这师兄弟抛弃前嫌之后,令血煞宗又变成暴乱之地最强势力之一。尤其是姜铸哲,他连布托都能重创,实力已深不可测,谁也不知道他还有多少底牌。”

    “我更加担心血厉。”李牧叹道。

    许然也轻轻点头,道:“血厉……已分明被血祖魂坛影响太深,将来他一旦失去自我,入了魔,他兴许比姜铸哲还要令人头疼。”

    “那座七层魂坛,他只要再有突破,多领悟一层魂坛之谜,他就会是暴乱之地最可怕的那个人。”李牧道。

    “血煞宗要是不肯罢休,非要追究下去,这片天地的动荡恐怕还会继续。”沈魁忧心道。

    “这对师兄弟,除了对你以外,好像谁的账都不卖。”李牧深深看向秦烈。

    秦烈沉吟了一会儿,道:“我会劝说他们。”

    李牧一笑,点了点头,欣慰道:“我这一生做的最正确的事情,就是当年在冰岩城的时候,让你成为我那小铺子的学徒。”

    秦烈一躬到底,“没有李叔,我早已死在冰岩城,也走不出赤澜大陆。”

    “这里很热闹啊。”就在此时,血厉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秦岛主,不会怪我不请自到吧?”姜铸哲也扬声道。

    这对师兄弟的声音一响起,殿内的很多人,都微微变色。

    秦烈洒然一笑,道:“美酒佳肴,特意用来庆贺我们的胜利,两位请自便。”

    血厉和姜铸哲一同走了进来。

    众目睽睽之下,两兄弟来到长桌上,一人拧起一个酒壶,先仰头猛灌了几口。

    他们身上有着很浓烈的血腥味,身上的衣衫,也是血迹斑斑。

    姜铸哲虽衣衫沾血,但仪态从容潇洒,如教书文士,风度翩翩,整个人都有一种妖异不凡的魅力。

    血厉的眼瞳恢复正常色泽,深幽不见得底,令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他们到来后,除李牧,段千劫,许然等寥寥几人外,其他人顿时有了压力。

    这对师兄弟,似乎已解开当年的心结,重新走到一起。

    当他们不是反目的敌人,能联手对外后,他们俨然成了整个暴乱之地最令人恐惧的存在。

    “结果如何?”秦烈笑着问。

    他是场内所有人中,从始至终都面带微笑的那一个,不论是血厉还是姜铸哲,在他的眼中都没有威胁。

    他也是整个暴乱之地,最能影响这对师兄弟的那个人。

    “将岸龟缩在万毒泽林深处,在黑巫教的护宗大阵当中,我们联手也无法冲破那座古阵。”姜铸哲摇了摇头,说道:“那座古阵比当年更加完善了,看样子第一巫虫已经将黑巫教的真正传承秘术,全部告知了将岸。”

    “那你们就是一无所获了?”秦烈道。

    “也杀了不少人。”血厉嘿嘿怪笑两声,“并不是所有黑巫教的教徒,都被他及时唤回那座大阵当中。我们在万毒泽林徘徊了一阵子,弄死了一个魂坛,六个涅槃境,还有几十个破碎境的黑巫教教徒。”

    他下意识舔了舔嘴角。

    秦烈看着他的小动作,脸色不变,心中却暗惊。

    “我和沫前辈之前说过,我们三方还是按照以前的协议,天灭大陆归你们平分,落日群岛还有周边势力,归我们炎日岛。”秦烈突然道。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欠你太多太多,不论你索要什么,在我来看都不过分。”血厉一口应承下来,随后又道:“本来,我是觉得你可以直接入驻天戮大陆,只要你让那位五层魂坛强者出面,黑巫教必亡。今日的幻魔宗,只有雨凌薇一人在魂坛境界,靠幻魔宗的力量,根本没办法震慑那片天地。不过,你自己舍弃了,我自然也不会多说。”

    “暂时,我不想再动干戈,不想往别的地方渗透。”秦烈看向这对师兄弟,说道:“天剑山,万兽山和天器宗那边,我也准备先收手,你们呢?”

    “你炎日岛不动,以我们的力量,还真不是那三方的对手。”姜铸哲潇洒一笑,似看穿了众人心思,道:“我们真正忌恨的人,只是黑巫教和三大家族,如今我们已经得到天灭大陆,自然不会继续疯狂下去。”

    “你不动,我们都不会动。”血厉看向秦烈,道:“我一家三口,我们这一脉的血煞宗,都欠你的。”

    两人一表态,殿内包括李牧、许然在内的所有人,都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们本来担心秦烈不能说服这对师兄弟,怕这对师兄弟会乘胜追击,将矛头刺向天剑山、天器宗和万兽山这三股势力。

    两人当着众人的面,亲口承诺,不会继续疯狂下去,无疑让他们悬在心头的那块大石放了下来。

    ……

    ps:预求下月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