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九百三十七章 扫清浊气

第九百三十七章 扫清浊气

    青鬼族的族老卢卡斯,刚刚从沉睡中醒来不久,还没有来得及展现雄风,就被鲁兹生生炼死。

    三年来,令整个暴乱之地人族惶惶不可终日的布托,被邪族寄予厚望,但在到来以后,竟被姜铸哲重创,也落荒而逃。

    两名巅峰强者的失利,注定了邪族针对落日群岛的行动,已彻底溃败。

    当艾迪,尤莉亚,这些暗影族的魂坛强者,从潜隐状态走出来。

    所有邪族族人都真正崩溃了。

    安德鲁和柏格森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退缩之意,他们略一犹豫,几乎同时下达命令。

    “走!”

    那些和尸妖,嗜血者,血煞宗、炎日岛武者纠缠的青鬼族和地鬼族族人,立即弃下对手,开始四散逃窜。

    八具神尸如擎天古神,追杀着邪族,将他们的躯体攥住,塞入口中用力咀嚼。

    尸妖,嗜血者,众多人族族人神情振奋。

    一时间,夜色下传来一声声惊天动地吼叫,被三鬼族压制了三年的人族,第一次获得重大胜利。

    “追杀!尽可能的杀死这些鬼族族人!”沫灵夜下令。

    “能杀多少杀多少!”秦烈也喝道。

    靳焘犹豫了一下,也悄悄下令:“收集三鬼族完整的尸骸,在无人注意的地方,可以吸食他们的鲜血来增强力量……”

    眼睛赤红的嗜血者,猛地兴奋起来。他们刻意选择和落日群岛不同的路径,盯着鬼族族人追击。

    随着卢卡斯的惨死。布托的不战而逃,加上暗影族族人的参战,这场战斗的局势突然就变得明朗了起来。

    夜色下,秦烈提着雷魄刀,身如流星闪电,也在追杀着青鬼族的族人。

    一道道炫目的电芒,如游龙从长刀内腾飞出来,将一个个青鬼族族人绞成粉碎。

    宋婷玉乘坐着一辆巨大的水晶战车。不急不缓跟在他身后,美眸熠熠地看着他。

    过了一会儿,宋婷玉笑吟吟说道:“你是不是应该把正事做了?”

    “正事?”秦烈停下了追杀,回头看向她,疑惑道:“什么正事?”

    “把这边的情况告知天剑山和寂灭宗那边。”宋婷玉说道。

    秦烈反应了过来,随后飞到这辆水晶战车上,冲保护宋婷玉的葛荣光等人点了点头。然后道:“你将消息通传过去不就行了?”

    “你才是炎日岛的岛主,你亲自传去的消息,才能让寂灭宗和天剑山两边动手。”宋婷玉说道。

    她很清楚,寂灭宗和天剑山这两边,对炎日岛诸多照顾都是因为秦烈。

    她也知道这两方在要对邪族动手之前,必须是从秦烈这里得到消息——那两方真正信任的也只是秦烈。

    “把音讯石给我。”秦烈伸手索要。

    宋婷玉将分别和天剑山、寂灭宗传递消息的音讯石给了他。

    寂灭宗。

    沈月一直都握着音讯石。在等候炎日岛这边的消息,好配合炎日岛对邪族下手。

    当她得到秦烈的消息,知道布托身负重创以后,马上告知雷阎和沈魁。

    “布托被姜铸哲重创?另外一个四层魂坛快要铸成的卢卡斯,被秦烈所邀的五层魂坛强者炼死?地鬼族和青鬼族已全面溃败?”

    雷阎一脸震惊。

    “秦烈亲自传来的讯息。”沈月肯定。

    沈魁深吸一口气。沉声道:“通知许然夫妇,我们立即扫荡三棱大陆!”

    “好!”

    同一时间。

    天剑山上的李牧。身子震了一下,说道:“布托被重创,邪族已经崩溃了,从今天起,我们人族将正式吹起反攻号角!”

    段千劫,燕白衣和洛楠,皆是两眼放光。

    “那还等什么?”洛楠催促道。

    李牧沉吟了一下,去了王恩哲、严冬和祖翔三人所在之地,将一枚金色的剑符取出来,道:“从现在起,天剑山暂时由我接管。”

    王恩哲冷哼一声,才欲反驳,突然身形一震。

    他深深看向那一枚金色剑符,脸色一下子变了,半响后,他颓败点了点头,说道:“一切由你做主。”

    严冬和祖翔两人看着那金色剑符也是勃然变色。

    他们都知道那剑符代表着什么……

    李牧想了一下,冲王恩哲说道:“布托被重创,另外一个名叫卢卡斯的青鬼族强者,四层魂坛即将筑造出来,也被秦烈邀请的强者灭杀。”

    “什么?”王恩哲大吃一惊。

    祖翔和严冬两人也是面无血色。

    “可是……神族强者到来了?”王恩哲声音有些颤抖。

    他只知道秦烈拥有神族血脉,一听三鬼族溃败,四层魂坛强者被杀,他瞬间联想起神族强者。

    “不是,是幽冥界的暗影族强者。”李牧解释了一下,随意以怜悯的目光看向他们,道:“你们……最好妥善处理好和秦烈间的关系,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以后如果再招惹秦烈,你们可能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丢下这番话,李牧便走出了大殿。

    殿内,王恩哲,祖翔和严冬三人,突然觉得心底发寒。

    “或许,我们三年前做出了错误的判断,我们就不该受天器宗挑唆。”许久后,严冬声音艰涩地说道。

    三年前,是天器宗的罗翰告知他们秦烈身怀神族血脉,要天剑山和其余七大势力一同联合起来,逼寂灭宗交人。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炎日岛崛起的速度实在太快,已让他们感觉到了威胁。

    他们不想暴乱之地再出现一个白银级势力。

    “我们本有机会交好秦烈,结果……”祖翔深深叹息。一脸的后悔,“看来我们以后都要小心行事了。”

    王恩哲表情也是苦涩起来。

    他们都知道李牧不会无的放矢。这意味着秦烈所在的炎日岛,实力之强远超他们的想象。

    能灭杀邪族的力量,想要毁去暴乱之地的白银级势力,根本轻而易举。

    邪族入侵落日群岛的行动,暴乱之地别的势力,同样在密切关注。

    当布托溃逃,卢卡斯被炼死以后,那些势力也在不久之后得到消息。

    天器宗。万兽山,黑巫教这些势力,通过他们的途径,也先后弄清楚消息。

    一时间整个暴乱之地都震动起来。

    天器宗那片一座座火山喷涌之地。

    天器宗的宗主冯毅,脸色阴沉,冷冷瞪着罗翰,罗可馨。还有贺沂等人,怒声道:“都是你们干的好事!”

    身为天器宗的第一炼器师,罗翰德高望重,在天器宗拥有着崇高地位。

    但此时,他也不得不垂下头,脸色黯然。

    罗可馨和贺沂、毕尤等人更是惭愧无比。

    联合嵇青鹏前往墟地。对秦烈、姜铸哲众人下手的主意,是罗翰他们私自进行的。

    身为宗主的冯毅并不知情。

    在他们已将秦烈,姜铸哲,落日群岛血煞宗得罪死的情况下,冯毅出于无奈之下。也只能尽可能维护他们的利益。

    他最终说动各方联手向寂灭老祖施压。

    这导致的结果,就是寂灭老祖愤然决定不再管暴乱之地纷争。他们也将秦烈得罪到死。

    随后,三大鬼族在暴乱之地开始肆虐,令幻魔宗破灭,三大家族迁移从天灭大陆,天器宗和万兽山也被天鬼族逼迫的只敢缩在宗门大阵。

    这已经是所有人族的耻辱。

    谁也没料到,三年之后,消失的秦烈突然回来,竟率领炎日岛重创了邪族。

    布托,被本来和他们交好的姜铸哲,以神秘异术轰成重伤。

    另外一个四层魂坛的青鬼族强者,更是直接被秦烈邀请的五层魂坛强者,给硬生生炼死。

    而姜铸哲和秦烈,在最初的时候,冯毅是有心结交联盟的。

    可惜因为罗翰等人的私欲,天器宗不但没有和这两方交好,还变成了死敌。

    冯毅如何不暴怒?

    “事已至此,宗主就算是再不满,我们也无力改变了。”贺沂深深叹息,“谁能想到姜铸哲竟如此可怕,连四层魂坛的布托都能重创?谁又能想到,没有任何根基背景的秦烈,竟然可以邀请到五层魂坛的暗影族强者参战?我们若是能预料到今日的结果,当时怎么也不会和姜铸哲、秦烈翻脸。我们当时,也是为了天器宗的利益着想,让炎日岛飞快的崛起,我们天器宗以后在暴乱之地如何生存?”

    “那你告诉我,我们现在该如何生存?”冯毅厉声道。

    “这……”贺沂哑口无言。

    “很多主意都是我出的,我会跪在秦烈面前,请求他的谅解。”一直没吭声的罗可馨,突然说道。

    “跪在他面前?”冯毅冷笑,“这样会有用?”

    罗可馨脸色一白,垂头说道:“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还能怎样帮天器宗解围。”

    “你如果有本事爬上他的床或许还有点用。”冯毅冷哼。

    “宗主!”罗翰怒喝。

    罗可馨咬着嘴唇,身子轻轻颤抖了一下,说道:“如果这样能帮到天器宗,我……可以试试。”

    “算了。”冯毅无力地挥挥手,说道:“事已至此,秦烈真要携带灭杀邪族之威,对各大势力开刀,谁也躲不过。”

    “天剑山已经主动对天鬼族动手了,我们该怎么办?”贺沂问。

    “配合他们尽可能地击杀天鬼族族人吧。”冯毅吩咐道。

    “明白了。”

    ……